|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45章 不一样的诅咒
  其实看到菜色的时候,古灸就很是感动,六年前离家,他已经六年没有吃到家乡的饭菜,当第一口吃到嘴里,古灸险些失态的红了眼眶,这久别的味道,一如他家中的记忆。

  “之南,这是摇摇亲手所做,你若喜欢,日后管够。”温亭湛也难得在饭桌上开口。

  之南,是古灸的字。

  “弟妹有孕在身,我来的不是时候,哪里能够让弟妹操劳。来日方才,我恐怕叨扰你们很长一段时日。”古灸收敛了情绪道。

  他是来协助温亭湛拿下青海之事,恐怕这是三年五载的事情。

  温亭湛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专心的盯着夜摇光用膳,乾阳和黄彦柏两个吃货又恢复了本来面目,他们两的食量把古灸看得一愣一愣。

  夜摇光没有将古灸当做外人,也就没有觉得丢人,就由着他们吃。

  吃完晚膳之后,夜摇光原本以为古灸和温亭湛会有事情需要谈,打算带着宣开阳消消食,散散步,却没有想到古灸竟然对她开口道:“弟妹,我此次前来,其实还有一事,还望弟妹为我解惑。”

  “何事?”能够寻她的事儿,那就不是凡人的事儿。

  “允禾与弟妹随我来。”古灸将夜摇光和温亭湛带到他落脚的院子,知道古灸喜欢画画,夜摇光特意在院子里布置了一个完整的书房,这也是古灸特别窝心的地方,他直接推开了书房的房门。

  “师傅,有怨气!”同样知道不是一般的事儿,跟着来凑热闹的乾阳站到门口就感觉到气息不对,“好古怪的怨气。”

  这股怨气之中没有掺杂着阴气,也就不是来自于鬼魂。但它也没有死气,但凡生灵的怨气都不可能没有死气,因为活着的生灵怨念不可能凝聚为气,至少不可能形成扰乱五行之气的气。

  所以,乾阳才会觉得好古怪。

  听了乾阳的话,古灸露出了然的神色,他将一幅画取出来,这幅画被他握在手中,有黑布蒙着,不知道画中的内容,古灸道:“这是我在吐蕃带回来的一幅画,这幅画画技极其精湛,曾经前后被不少爱画之人收藏,但每一个收藏这画之人家中必有火灾,无一幸免,每一次都是这画所放之处着火,但无论多大的火,哪怕是整个屋子都烧塌了,可这幅画依然安然无恙。我进入吐蕃之后,原本听了这话是置之一笑,可后来我亲眼所见,这幅画被从烧成废墟的宅子里取出来。”

  古灸将画放在案几之上:“官府想要将之销毁,可这幅画古怪之际,水火不侵,刀枪不入,这幅画成了吐蕃的禁忌。官府想要将之送到佛庙之中,却没有想到佛庙也着了火,最后宣政院使打算将之送到海塔寺益西长老手中,可惜他们却连押送都会起火。后来一位喇叭大师路过,让宣政院之人寻上了我,倒也奇怪,这幅画落在我手中,倒是不曾起火。那大师说,只有我能够将之送到能够化解之人手中。恰逢此时,澳门赌博网站:允禾给我传信,我想到了当年在书院弟妹画中诛妖之事,因而就将它带来。”

  说完经过,古灸就将蒙着的黑布拉开,夜摇光看到画的一瞬间就惊了一下,这幅画中是个忧伤的女孩子,她坐在椅子上,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噙着泪水,充满了怨气的看着每一个看画之人。这股子怨气只有他们这些修炼之人才能够看到,平常之人只能看到她眼中的神韵。

  这幅画没有多华丽,却太过于生动,难怪就连古灸都说画得精湛。

  “师傅,她的眼中好深的怨之念。”乾阳也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事情,这幅画之中明明没有任何生气,妖魔鬼怪都没有,但就是充斥着一股怨气。

  “这幅画的由来,之南可有查清楚?”夜摇光皱眉问道。

  “我查过。”古灸拿到手就派人去彻查过,“这幅画乃是一位郁郁不得志的画师所作,这位画师少年意气风发,但是他的画在当时并不被人所理解与追捧,后来沦落到青楼,为青楼女子画像为生,他娶了一位青楼乐师,但这位乐师难产而死,留下一女,这画中的小姑娘便是他之女。小姑娘每一年生辰,他都会为其画一幅画烧给九泉之下的妻子。”

  “除此之外,便没有旁的么?”夜摇光听完之后问道。

  “我倒是听了些小道消息。”古灸犹豫了片刻才道,“据说,这位画师在其女五六岁之时,带着她去祭奠母亲,看到她哭态格外的动人,后来他回去之后将女儿的哭态画下来,立刻吸引一位富商的兴趣,用了两百两银子买走,这算是这位画师的画第一次买出如此高价,其后他又重拾了画画的信心,但是他画的旁物依然是无人问津,后来他就只画女儿的眼泪……”

  一个小孩子哪儿来的那么多的眼泪?于是他开始吓她,在得知女儿怕火之后,他便每每要画她之际,将她捆绑住,在旁边点燃很多的火焰,这一幅画是遗作,因为在画这幅画之时,画师那日饮了酒,画完之后,不慎踢翻了火盆,他们父女都活生生的被烧死。

  夜摇光听完之后,沉默片刻后才开口道:“这不是坊间传言,而应该是事实。”

  “弟妹为何如此笃定?”古灸觉得每一件事的背后,世人总喜欢杜撰传奇,对于这个传闻他从来没有相信过。

  “因为这幅画上,浓烈的怨气来自于诅咒。”夜摇光轻叹一口气,她的目光怜悯的看着画中的小姑娘,“这小女孩是被火活生生烧死,在这个过程她或许可以求救,但她放弃了,她不想在这样痛苦而又绝望的活下去,她临死之前心中有极重的怨,这股怨附着在了画上,形成了一股气力,便是诅咒。”

  诅咒,有人为诅咒,便是那种专门学习通过秘术施展的诅咒。譬如当初含若为她所下,便是这种。还有天然诅咒,便如同这个小女孩,她其实不懂这些术法,但她的怨已经到了一种程度,才会形成天然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