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42章 师傅在上
  “阿湛,澳门赌博网站:你当真要收伽羅为徒?”不止伽羅,就连夜摇光都震惊。

  “自然是当真。”温亭湛对夜摇光颔首。

  “为何?”夜摇光不明白。

  “原因有三。”温亭湛对着夜摇光一一道来,“其一,我要他彻底的斩断过去,从此忘记魔君伽羅,只有青海都统之孙黄彦柏;其二,摇摇他是千年之魔,他的魔性已经深入灵魂,现下他没有遇到大变故,自然是可以随意压制住自己,但日后若是他遇到挫折比任何人都容易坠入魔道,伽羅这个人我比谁都了解,他若是不愿便罢,一旦他当真拜我为师,便会敬我为父,我需要压制得住他的身份。自然,我做了他的师傅,我便会为他谋划,尽到为人之师的责任。”

  “第三呢?”夜摇光隐隐觉得第三个原因,恐怕不寻常。

  “第三,我想我知晓该如何让青海彻底的安宁。”温亭湛的目光投向夜空,仿佛透过千里落在青海之上一般深远。

  黄彦柏是黄坚的亲孙儿,这个身份很好用。

  “他,他会答应么”夜摇光有些不确定。

  曾经傲世群魔的魔君,被困千年之后拜在一个凡人门下。

  “若是他足够聪明的话。”温亭湛牵着夜摇光趁着夜色未深消食。

  直到深夜,伽羅也没有折回来寻温亭湛,温亭湛反而一点也没有情绪,依然淡然如故,第二日照样是神清气爽的去上早朝当值。

  伽羅一连三日都没有任何反应,也见不到人影,夜摇光却不知道这三日,他每一日都和单凝绾在一起,他们走遍了帝都的大街小巷,对什么好奇都要去上手玩一玩。

  日落黄昏之际,伽羅带着单凝绾去了郊外,坐在绿柳飘飞的河边,看着夕阳之光一寸寸的洒满河面,他们静默而坐,许久都不曾有人开口。

  过了不知多久单凝绾才开口:“彦柏,你看天空上的鸟儿多自在。”

  伽羅抬起头看着一群鸟儿掠过天空,盘旋着飞往不同的方向。

  日落的光芒溅落在河水之上,折射的粼粼金光映照着她的容颜,她侧首眼眸如湖面一般晃动着浅浅涟漪看着他:“彦柏,飞吧,飞到你想去的地方,若是我成了你的负累,我宁可看着你远走高飞,”

  伽羅的身子一震,他有些吃惊的看着单凝绾,他的确已经生了离意,他觉得他也许能够坚持得了一时,但坚持不了一世,他害怕他坚持不住的时候,让她对他心生惧意。他自认为他已经掩饰的很好,可她竟然能够看出来。

  “你……你既然知晓,这几日为何……”为何还愿意随他一起。

  “人生苦短,美好的记忆总是太少,我想多留一点。”她笑容恬静的解释,她的眼睛清澈,没有一点的怨怪与指责。

  那一瞬间,伽羅觉得自己真是世间最不可原谅的混蛋,他的目光凝重,侧首看向单凝绾:“绾绾,我不是人。”

  单凝绾的面色滞了滞,但也仅仅是滞了滞,旋即便平静的问道:“是妖是鬼?”

  伽羅没有想到单凝绾的承受能力这样的大。

  看着吃惊的伽羅,单凝绾笑了:“我虽不曾与灼华姐姐一道经历那些妖魔鬼怪,但我听了好些灼华姐姐的事迹,其实我早就知道和灼华姐姐扯上关系的,极少是人。小叔曾对我说你中了一种无解之毒,你从西宁到帝都只用了两日不到的功夫。”

  这些都表明,你不是人。

  “你知道,你还……”伽羅的震惊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我知道,可你不曾伤害我,还为了我险些丧命,我为何要惧怕,又为何不能对你动情呢?”单凝绾轻声的笑着,“我想,那日午后我去寻灼华姐姐之时,也许就注定了我和你的缘,不论是否有缘无份,我都谢谢上苍,让我认识你。”

  “我既不是妖也不是鬼,我是魔……”伽羅定定的看着单凝绾,将他的过往全部告诉单凝绾,整个过程之中他都一瞬不瞬的盯着她,他自虐的想要从她的眼中看到一丝害怕与厌恶,如此他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挥手而去,可他终究是没有看到。

  伽羅说完之后,单凝绾呆滞了好一会儿,她有些消化不掉这么大的信息,天色渐渐暗下来,直到夜幕降临,冷风拂过,伽羅将他的外袍披在她的身上,她才回过神,她关切的看着他:“那你日后是真的重获新生了么?”

  “是。”伽羅颔首,“绾绾,我是一个活了千年的魔,我现在虽然是凡人,可我想我无法放弃入魔。”

  “人魔不能相守么?”她有些忐忑的问道。

  “人魔可以结合,也可以相守。可是绾绾,魔不被世俗所容,你若是要与我结合,也许就要抛弃你所熟悉的一切,去一个你无法想象甚至无法融入的地方。”伽羅闭眼将这个他不愿接受的事实说出来。

  单凝绾沉默了,时间在她的沉默一点点的划过:“伽羅,我可以魔修么?”

  “你……”伽羅不可置信。

  “伽羅若是我魔修之后,你可愿等我一生”单凝绾又问道,“我有父母恩未还,我不能为着自己而辜负他们的养育之恩,若是我入魔修,我是不是寿命就会延长,待到我尽够了孝道,侍奉他们一生之后,我便自由了。”

  伽羅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颤抖,他一把将单凝绾抱入怀中:“绾绾,我从不曾为善,可是上苍竟然还将你送到我的身侧,我若是再不懂珍惜,我想便是老天爷也要收了我,对不住,绾绾,我不该退却,我答应你。日后无论发生何事,我都再也不会抛下你。”

  傻姑娘,你可知道你若入了魔修,就再也不能侍奉在父母的身侧,而你随时都可能成了修炼之人的刀下亡魂。

  伽羅将单凝绾送回了单府,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单府才折身飞奔回到侯府,回去之后他直入温亭湛的书房,一进门,他便掀袍跪在温亭湛的面前,对着温亭湛结结实实的磕了三个头:“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你愿为我入魔,我愿为你收心。

  自此,这世间再没有魔君伽羅。

  他姓黄,名彦柏,青海都统之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