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41章 传道授业者
  自那日之后,单凝绾上门更加的勤,每次都拉着褚绯颖,褚绯颖也乐得过来,时不时的在乾阳的面前提一提陌钦,倒是真的把二愣子给刺得开了窍,越发的在意褚绯颖在他的面前提到陌钦,为了这件事还特意跑到夜摇光的面前,问他和陌钦想必是不是没有可比性。

  夜摇光只对他说:“这世间每个人都独一无二,无需比较,你有的陌大哥没有,陌大哥有的你未必有。”

  “可是……”乾阳皱着脸,可是半晌才可是出个所以然,“可是那丫头开口闭口都是陌师伯如何如何好!”

  “你为何要在意颖姐儿觉着谁好呢?”夜摇光蓦然反问道。

  乾阳一怔,他为何要在乎她觉着谁好呢?很多人都觉得陌钦比他好,这个他早就知晓,不论是修为还是身份亦或是能力,他都及不上陌钦,他自己也承认,旁人说他都觉得理所当然,可为何听了她说,他心里好难受,难受的连他最爱的糕点都如同嚼蜡一般没有了滋味。

  “你回去好生想一想这个问题,等你想明白了,你便知晓该如何做。”夜摇光也没有点破,这种事情若非当事人自己想明白,旁人点出来,反而会适得其反。

  乾阳苦恼的离开。一整日都在想这个问题,晚膳都只吃了小半碗。不但他只吃了小半碗,就连已经康复大半的伽羅也是食不下咽,两个饭桶突然不能吃了,夜摇光都会怀疑是不是他们家厨子出了问题,于是每道菜都尝了一遍,事实证明不是厨子的问题。

  夜摇光乐得节约粮食,少吃一顿也饿不死。

  “我……”就在夜摇光和温亭湛吃完准备去消食之际,伽羅突然很是为难的开口,“温允禾,你能否教我?”

  “教你?教你什么?”温亭湛停下问道。

  “今日单久辞又将我叫了去,他说已经帮我在国子监报了名,让我养好身子就去国子监就读,来年考取了举人到单家提亲……”伽羅支支吾吾的说道,“我听得出,他的意思若是我考不上举人,就别想去。”

  科考,魔君出生的那个时代还没有,但是他今日回来之后,真的去翻阅了一些本朝历届的科考试题,只能大眼瞪小眼。于是他在榻上躺尸了一整日,他明白他不是黄彦柏,他若是去了国子监肯定是两眼一摸黑,还容易暴露,唯有私下让温亭湛教他。

  温亭湛可是状元郎,是现如今整个大元朝文人之巅。他相信有温亭湛的指点,他才有可能在一年的时间参加秋闱并且拿下举人。

  “伽羅,你是诚心的么?”温亭湛闻言,拉着夜摇光复又坐下。

  “我自然是诚心。”伽羅很肯定的回答。

  “你已经决定放弃入魔了么?”温亭湛又问。

  “我……”伽羅有那么一丝的犹豫和挣扎,但是他的记忆回到今日上午,他从单久辞那里出来,单凝绾特意来寻他对他说的话。

  她说:“彦柏,你别过于执着于功名,我小叔不过是为了脸面。不论你考不考得上,我都非君不嫁,我生在富贵乡,我父兄都在宦海之中汲汲为营,小叔更是为了权利倾注了一生。其实若是可以选择,我宁愿和你做一对平常的夫妻,我们有余粮,不用锦衣玉食,便足矣。”

  她真是他见过的最与众不同的女子,虽然她不在乎,但他却觉得如果他真的一事无成,他拿什么脸面去迎娶她?可是他的脑子里除了魔功,什么都没有。

  目光由摇摆不定变得格外的坚定,伽羅郑重的对温亭湛道:“我想做一个凡人。”

  这一句话,花了伽羅近乎毕生的勇气和力气。

  这一句话,意味着伽羅真的新生,自此这世间再也没有魔君伽羅。

  “伽羅,我能够教你,也能够让你取得举人的功名。”温亭湛云淡风轻的说道,仿佛这件事于他而言轻而易举,“但你可有想过取得举人功名之后呢?”

  “之后……”伽羅有些茫然。

  “对,之后。”温亭湛淡淡的看着伽羅,“你取得了举人功名,你有了去单府提亲的资格,但你却没有迎娶她的资格,国公府的嫡出姑娘,便是嫁给状元郎,那都是低嫁。你是否要为了她去考取更高的功名?恕我直言,你不是这块料。便是你侥幸进士及第,你要入仕,你的性子连小六尚且不如,他至少是世家出生,再差他也懂些世俗的人情世故,但你完全不懂,你要做一个凡人,你就要从今日起去学会这个世俗的生存之道,其中艰辛远比你所想要艰难。”

  听了温亭湛的话,伽羅才知道很多事情他想得太简单。可是他完全不知道前路该如何走,他不是没有动摇过放弃单凝绾的心思,然而每当他下定决心,她就会出现在他的面前,每见到她一次,他的心就深陷一次,到如今只要想到她被他抛下之后含泪的双眸,他的心就生疼。

  “我是堂堂男子汉,我不去迁就她,难道还要她迁就我么?”下定决心伽羅道,“魔我也做了这么多年,既然连老天爷都要我再世为人,那我便顺从天意,老老实实的做人。”说着,他抬起头看着温亭湛,“你会帮我对么?”

  “我为何要帮你?”温亭湛很清冷的说道。

  伽羅一噎,他看着温亭湛,这才想起温亭湛可比夜摇光冷心绝情得多,可不是看着有情人或者心中不忍就会帮把手。

  他深吸一口气:“你说吧,你要如何才愿意助我?”

  “传道授业解惑者,为何?”温亭湛反问道。

  传道授业解惑者,师也!

  温亭湛这是要他拜他为师!

  伽羅有那么一刻万分的排斥,他甚至霍然站起身,拂袖就往门外走,他心中憋着一口气,觉得这是温亭湛对他刻意的羞辱。

  然而他走出屋子,走在长廊,清风徐来,阵阵沁人心脾的芬芳随着晚风吹来,他的大脑一瞬间便清醒了,他既然决定再世为人,那就不再是魔君伽羅,他是黄彦柏,他想真正的黄彦柏若是知晓能够拜温亭湛为师,只怕高兴得做梦都会笑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