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40章 易主谈笑间
  夜摇光的话没有一点余地,甚至没有一点勉强。单久辞的心格外的复杂,她是不同的,他遇到极多的女子,但极少是有这样的剔透玲珑。但凡遇到一点不公,便会怨天尤人仿佛整个人世间处处是对她不起。

  却不知道问自己,这个世间非亲非故之人,为何要对得起你?

  冷静得近乎绝情的理智,让单久辞的心有一点点扎的痛。他也知道她的话还有另外一层意思,那便是让他明白,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交情。

  “既然温夫人如此通情达理,单某也不枉做好人,天色不早,多谢温夫人与侯爷盛情相待,单某先告辞,改日再回请侯爷与温夫人。”单久辞调整好情绪,对夜摇光拱了拱手。

  “单公子慢走,我身子不便,便不相送。”夜摇光站起身客气道。

  “正好我们也要回去,就由我们送一送单公子。”闻游从单久辞站起身走向夜摇光就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听到这话便起身道。

  “也好。”夜摇光含笑点头。

  而后其他人也一起告辞,夜摇光目送着他们离开之后,让宜宁寻人收拾院子,她带着宜薇往书房而去。刚刚走到院子门口,就见到了温亭湛带着卫荆走了出来。

  “人都散了?”温亭湛看到夜摇光便知道其他人肯定都走了。

  “嗯,都走了。”夜摇光点了点头,“是不是发生什么大事?”

  夜摇光觉得能够让温亭湛着急着亲自去处理的事情绝对不是小事情,故而格外的关心。

  温亭湛握了她的手,牵着她往花园走去:“我们去消消食。”

  宜薇和卫荆就没有跟上去。

  “是黄家的一点事儿。”拉着夜摇光走远了温亭湛才开口道,“这才查黄家,倒是查出了不少猫腻,黄坚竟然和南久王来往甚密。”

  若非这阵子他两方都关注,还真的险些没有看出来,一个在云南,一个在青海,隔着近五千里的路程,一个是皇弟,一个是土皇帝,两人竟然联手了,只怕是打着先把水搅浑之后,谁成皇就各凭本事的主意。

  “权利可真是个诱人的东西,两个都是半截身子埋到土里的人,竟然还有如此大的野心。”夜摇光不由摇头叹息。

  “有雄心壮志之人,从不会向岁月低头,哪怕是生命最后一刻才换来黄袍加身,他们也会觉得所有的牺牲都是值得。”温亭湛对夜摇光道,“这黄坚看着是个蛮横,已经沾染上蛮子粗狂之风的粗汉子,行事颇有些狂放无忌,若非他今年露了底,就连我都险些被他欺瞒过去。”

  “他今年做了什么?”直觉告诉夜摇光,这个举动才是让温亭湛已经等不及要亲自去西宁的原因。

  “他将今年青海的税收私自挪用去做了军饷。”温亭湛回道。

  “好大的胆子!”夜摇光不可思议,“朝廷今年没有下发军饷么?”

  “是我动了手脚。”温亭湛低声笑道,“我从当年我们去昆仑山时,路径西宁府,我就开始着手注意黄坚这条老狐狸,这几年我收效甚微,对于他这个人一时间到颇有些不知该如何定义。因而,去年借着琉球大战,我让青海的军饷推迟了一个月,我便是想要试探一番他的态度。”

  没有想到,这一试探还真的试探出来了。为了笼络军心,黄坚竟然挪用了税收,这一举动让陛下极其恼火,这个时候若是陛下重责了黄坚,那么青海驻扎的士兵将会彻底的认为黄坚才是一心为他们之人。

  “只不过一个月,黄坚驻守青海那么多年,他不可能没有办法安抚住军心。”夜摇光觉得这不像一个老奸巨猾之人的作风。

  “正如摇摇所言,他是半截身子已经入土的人,他已经等不起。”温亭湛让夜摇光坐在秋千之上,站在她的身后,轻轻的推着,“他在赌,赌陛下刚刚收服了琉球正是意气风华之际,容不得他这样的举动。而他驻守青海这么多年,陛下不会轻易换了他,这点罪名也罪不至此。且陛下要真是因此换了他,只怕青海十万大军就真的成了黄家军。而,他想要的也是这个结果。”

  “他这是在故意激怒陛下,为的就是更近一步得到青海十万大军的拥护。”夜摇光这才明白过来,“要让陛下咽下这口气也是极难。”

  本就是最高兴的时候,偏偏挑在这个时候给陛下泼了一盆冷水,而且陛下还是天下至尊,不得不说黄坚这个如意算盘打得很好。可奈何他遇上了温亭湛:“是你让士睿劝着陛下退了一步。”

  这个时候温亭湛不可能亲自出面劝说,因为陛下不会听他的话。只有萧士睿,等到萧士睿将利弊分析出来之后,反而会让陛下更加欣慰,因为萧士睿已经有了帝王的目光。

  “别把士睿想成了傀儡。”温亭湛哭笑不得,“不用我提点,士睿在得知此事之后,就进宫劝了陛下,甚至让陛下下了一道圣旨当着青海十万大军的面儿褒奖了黄坚,圣旨上着重点出将士乃是国之剑盾,国之城墙。”

  “你真是太坏了。”夜摇光已经可以想象到黄坚在听着天使念着这道圣旨的时候,那变幻无穷的脸色。

  明明气得想要杀人,却不得不感激涕零的叩谢皇恩。而一道圣旨,就能够让士卒都明白陛下将他们看得多么重要,不过是晚了他们一个月的军饷,便特意下旨安抚他们,他们所有的感激和忠心一瞬间都会移到陛下的身上。

  黄坚这是为陛下做了嫁衣,没有讨到半点好处。这个时代的忠君思想是极其的根深蒂固,除非是天子不仁昏庸,否则在基层的士兵眼里,陛下就是他们的神。比起兴华帝,黄坚算得了什么?

  “我此举,意在点醒他,让他亲眼看明白君臣之间的差距。”温亭湛轻叹一声,“可惜……”

  “他不但没有看明白你的好意,反而更加激起了心中的不满,故而迫不及待的联系了南久王,这下把南久王也暴露在了你的手中。”夜摇光抬眼看向温亭湛。

  这个男人,这个将风云乾坤握在手中的男人,只要他想也许萧家的江山真的只是谈笑间就能够易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