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39章 无需交待
  “你在说服我。”单久辞立刻察觉单凝绾的意图。

  “是,我在说服小叔,因为只要小叔愿意,我便是嫁给路边的贩夫走卒,父亲也不敢多言半个字。”单凝绾承认。

  “你的理由不够。”单久辞冷漠道。

  “那侄女便接着说。”单凝绾大有孤注一掷的气势,“前面已经说了王爷取胜的局面,我想小叔应当无法反驳。侄女现在就说说,明睿侯的存在,小叔和福王殿下若是败了,小叔可有想过单家?”

  “呵,你不遵你爹娘的安排,还是为了整个单家么?”单久辞冷嘲道。

  “侄女不敢,也没有如此大的本事。”单凝绾低眉顺眼道,“帝王之路,从来不是成王败寇,而是胜者猖败者亡,单家从小叔与福王殿下知己相交开始,就注定上了福王殿下的船。但,侄女不想走上这条非生即死之路,侄女想好好的活着。”

  “所以,你靠向了温亭湛?”单久辞目光渐冷。

  “不,侄女没有靠向任何人,只是选择了置身事外。”单凝绾垂眼,“灼华姐姐是个光明磊落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的女子,她没有因为我是单家的姑娘,明明和小叔敌对便提防于我排斥于我,她待我与颖姐儿一般,这是一番难能可贵的真心,不容我利用与辜负。我常来寻灼华姐姐,也仅仅是心中真心近亲于她。故而,在我知晓你们打算将我嫁给福王殿下为侧妃之际,我才会想也不想的便来寻她。因为我知晓,一旦我嫁给了福王殿下,我就再也不能和她亲近。”

  “你那般喜欢她……”单久辞的目光突然变得深邃与暗淡。

  “喜欢,自己也不知为何喜欢。”单凝绾失笑道,“明睿侯和小叔一样,是个手段极致狠辣果断之人,但和小叔又不一样,明睿侯的身侧有一个灼华姐姐,他的心中因着灼华姐姐少了上位者的绝决,多了一席柔软之地。我只要不嫁给福王殿下,日后福王殿下荣登大宝,有小叔在我永远单家的姑娘。日后若是福王殿下败了,有灼华姐姐在,便是我姓单,我依然只是出嫁女。侄女没有大智慧,没有野心。该享受的荣华富贵侄女也享受得差不多,那九重宫阙之上的盛极,不适合侄女,侄女也不想参与。我曾经对我自己说过,如果有朝一日,有一个男子可以为了我不顾性命,我定然要嫁为妻,哪怕他只是现下对我有情有心,哪怕日后他会离我而去,我也义无反顾,只为了不辜负这片刻拥有的至真至情。”

  单久辞眼眸平静的看着这个被他一手养大的姑娘,从来柔柔顺顺的姑娘,却原来有着这样深远的心思,他竟然从未察觉。伸手抚上她的头发:“绾绾,你长大了。”

  “绾绾是小叔养大。”单凝绾对单久辞比对亲生父亲更多孺慕之情。

  “你可知晓,温亭湛不久便会外放西宁府为知府。”单久辞低声道,“黄彦柏的祖父乃是青海都统,掌握着整个青海的军政大权,不但有兵马还有大权,而他此去就是要改变黄家一家独大的局面。若是他成功,黄家很快就会从权阀沦落为阶下囚,便是如此,你也要嫁给黄彦柏么?”

  “我嫁。”单凝绾没有犹豫,“我觉得着他好极了,也许在小叔眼里,他文不成武不就,但他心思单纯,和他在一块我只有欢声笑语。日后,便是黄家落魄了,只要他不负我,粗茶淡饭我也愿意一世相随。”

  “记住了你今日的话。”单久辞留下这一句话,便转身离去,他墨绿色的长袍在风中款摆飘扬。

  单凝绾看着他颀长远去的身影,眼中闪烁着泪光,她仿佛被抽干了力气般靠在廊柱之上,她长这么大第一次为自己争取,她知道她成功了。

  夜摇光和温亭湛自然不知晓这对叔侄的谈话,夜摇光的粥刚刚煲好,单久辞就走到了他们烧烤的院子里,夜摇光以为他是要告辞,却没有想到他在院子里扫了一圈之后道:“侯爷这野味吃的法子倒是挺新鲜。”

  “比起单公子纵马草原之时的惬意潇洒可差的太远。”温亭湛温和的笑着,“单公子若是不弃,不如留下来吃一顿便饭。”

  “侯爷盛情相邀,单某哪敢拒绝。”单久辞自然是顺势应下来。

  一下子陆永恬和何定远就有些拘谨,就连闻游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几分公式化。气氛有那么一瞬间不协调,好在单凝绾这个时候走出来,虽然他们防备着单久辞,但对单凝绾还是没有区别,于是单凝绾和单久辞在一道,褚绯颖也很有义气的去陪着单凝绾,气氛也算是活跃下来,也没有显得孤立了单久辞。

  晚膳吃到一半的时候,卫荆突然来寻温亭湛,低声对温亭湛说了几句话,温亭湛便站起身对所有人说了声失陪,和卫荆去了书房。

  大家也没有太在意,因为在他们的眼里,就没有温亭湛解决不了的事情,还是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闹得闹。

  倒是夜摇光一个人坐在那里单手撑着下巴,颇有些百无聊赖,单久辞突然站起身走到夜摇光的身侧:“温夫人。”

  “单公子有事?”夜摇光抬眼看着他。

  “虽然事情已经过了许久,但单某还是要对温夫人说一句,食婴蛊之事单某会给夫人一个交待。”单久辞沉声道。

  夜摇光摇着头道:“我知道食婴蛊之事与单公子无关。且,便是有关,单公子也无需给我交待,若是有人欠了我,我家阿湛定然会替我讨回公道。单公子与阿湛立场不同,若有朝一日我在单公子的手上吃了暗亏,这不是单公子的过错,怪只能怪我们技不如人,反之亦然。”

  既然走上了这条路,既然有了敌人,夜摇光从来不是那种自己被敌人所害就去怨怪敌人之人。摆明了是敌对,自然是有利益冲突,你对旁人心狠手辣是理所当然,旁人对你便是天理不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