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36章 女儿香,情思囊
  “你是魔,不是佛。即便是佛也有六根不净的佛,你有七情六欲,遇上情劫只是早晚之事。”温亭湛给伽羅从新用药包扎好伤口,“你动情了。”

  “动情?”伽羅眼巴巴的望着温亭湛。

  他动情了?对一个小姑娘。他觉得多么的不可思议,他怎么会对这个小姑娘动情呢?这个小姑娘的确很美,但他活了千年,什么样的天姿绝色没有见过?真算起来,这个小姑娘还不及夜摇光的七分颜色。

  所以,他不是为这个小姑娘的颜色动心,那他是为什么?就因为他那日看到了她的忧伤,看到了她的故作坚强,看到了她明媚背后的悲凉?似乎除了这个,他真的没有过多的和这个小姑娘接触。

  这个时候,伽羅才明白。

  动情,只是一个不需要理由的不经意间。在那一刹那遇上了,看到了不一样的美,将会随着那一刻的时光镌刻到心底,永远挥之不去。

  “单姑娘是单国公府的嫡出姑娘,在世俗她的身份尊贵的连皇后都做得。”温亭湛不得不提醒伽羅一声。

  “哼,国公府的姑娘怎么了?他们要是敢嫌弃我出身低,我就掳了她去逍遥天下。”伽羅粗暴的说道,说着唇角就扬了起来,颇有些深思的模样,似乎暗搓搓的已经在心里谋划。

  “你愿意,你也要问问绾绾愿不愿。”夜摇光掀了珠帘走了进来,“你孤身一人,无情无挂,你可有想过她。她有爹娘,有亲人,你要她为了你抛弃了锦衣玉食,然后再抛弃所有的至亲么?待到有朝一日你玩腻了,若是再抛弃了她,她就将真的一无所有。”

  “我们魔族的人从来一心一意,要么不娶,要么就是终生。”伽羅反驳。

  “伽羅,绾绾她是人。”夜摇光强调一遍,“除非她自愿,否则你没有权利因为你的私心,将她拉入魔道。而你若是做不到为她放弃再度入魔,那就趁早别再招惹她,你们殊途且不能同归。”

  “和我入魔有何不好?魔功千万,我们可以永生永世不灭!”

  “这世间当真有永生不灭的魔么?”夜摇光反问。

  伽羅张开却说不出当然有三个字。若是真的有,他为何再生为人;若是有,他的师傅此刻又在何处?若是有,这个人世间为何没有被魔统御?

  “伽羅,不论是修炼亦或是妖魔,你都知道没有所谓的永恒。”夜摇光淡声的说着,“不要将你的一厢情愿加注在她的身上,你若是真心待她好,你就该站在凡人的立场替她着想。”

  伽羅用他没有受伤的手烦燥的抓了抓他的头发:“那你说我该如何?我要如何做才是你们这些凡人口中的对?”

  夜摇光沉默了片刻才道:“这世间从未有两全,你要得到一些,就必须舍去一些。”

  “你当真要我放弃我的修为才不阻拦我们?”伽羅眼中突然浮现一点戾气,“你身为满口仁义的修炼之人,自然是如那佛修一般,整日都想着度化苍生,你如此劝我便没有私心。”

  “有无私心,与你何干”夜摇光不再和伽羅争辩,“我不会再阻挠你们,但我不得不提醒你,莫要日后追悔莫及。”

  在男女之情之上,从来是谁先动情谁便输,伽羅和单凝绾之间,很明显伽羅先动了心。只不过魔道是伽羅毕生的追求,可以说是他的习惯,是他一种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放弃的执念。所以,他的反应才会这样激烈。夜摇光相信,总有一日,他会甘愿为一人,解掉这毒瘾。

  说完,夜摇光就带着温亭湛离开,徒留伽羅一个人在房间里面纠结。

  让他放弃入魔?

  让他放弃入魔!

  那就是放弃了他的灵魂,他的性格,他的尊严!

  可是若是他不放弃入魔,她知晓他的身份之后会不会害怕他?他一旦入魔,就不可能游走于世俗,否则每日都会和那些臭道士烂和尚争斗不休,这样的日子她如何适应?但他若将她带入魔界,她那样娇滴滴的大家姑娘,如何能够在魔界存活?他仿佛已经能够看到她在陌生的环境,终日惶惶不安而凋零。

  伽羅一把将被褥扯过来,将自己给捂住,已经恣意惯了的他早就忘了什么是两难之境,谁敢让他不顺心,他会让对方一家子都不顺心。

  可今日……

  说到底,是他动情了,在乎了那小姑娘,否则……

  就在伽羅抓狂的时候,礼貌的敲门声之后,就是那让他此刻纠结不已的悦耳声音传来:“我听闻你醒了,我是否方便进来看看你?”

  伽羅这个时候真的最不想见到的就是单凝绾,但拒绝他的话到了嘴边竟然自动变了:“并无不便。”

  说完,他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却在懊恼之际,珠帘响动,小姑娘独特的清香已经随风绕到他的鼻息。

  单凝绾进来,就见伽羅类似愁眉不展的模样,便担心的问道:“你是不是哪里不适?”

  “没有,我方才只是想到一件为难的事儿。”伽羅连忙自动变化成为笑脸,变得比他大脑的反应都快。

  见他笑了笑,单凝绾也跟着笑了:“我是来亲口对你说声多谢,若非有你,我只怕今日难以幸免。”

  “为你做什么我都愿意。”伽羅几乎是脱口而出。

  说完,顿时气氛一凝。

  然后伽羅干巴巴的挤出几个字:“故、故而不用道谢……”

  单凝绾的脸微微一热,她有些不敢去看他,所以没有看到伽羅恨不得一头撞死的表情,她看着自己指尖搅动的手绢,声音轻柔而又婉转动人:“我还是要谢谢你,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日,有人会为我连命都不顾。”

  说着,她解下了挂在腰间的香囊,抬起头那一双水盈盈的眼睛,犹如夏日的午后,阳光溅落在水面泛着璀璨的银光。

  对上这双眼睛,伽羅就知道,他完了。

  “我、我身无长物,这是我自己做的香囊,送给你!”单凝绾将香囊塞入伽羅的怀里,看了他一眼就跑了。

  女儿香,情思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