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35章 缘深
  虽然温亭湛告了一日的假,但第二天依然是他的休沐日,他们如约去了南园小山头打猎,夜摇光揣着两个月的包子自然是不能做这种事,尽管她一再强调她可以,她和一般的孕妇不一样,但在温亭湛的强势之下,也只能看着陆永恬带着卓敏妍他们满山的跑。

  温亭湛为了盯着夜摇光,也不去打猎,而是让何定远带着宣开阳一道。除了萧士睿和还在月子的喻清袭没有来,其他人都在,包括席蝶和单凝绾,单凝绾自然是和褚绯颖一块儿来。

  单凝绾一出现,魔君的眼珠子就黏在她的身上,不等夜摇光开口揭穿他,伽羅就很会来事儿的去坦白,虽然单凝绾有些尴尬,但是看着伽羅顶着一张娃娃脸,干净可爱又诚恳的模样,她到底没有生气。

  “臭不要脸。”夜摇光冷哼,而后瞪着温亭湛,“你是不是故意不让我去打猎,就是给伽羅大开方便之门?”

  “摇摇不妨看一看伽羅和单姑娘是否有姻缘。”温亭湛倒是真的看出了伽羅这不是在闹着玩,而是前所未有的认真。如果一段姻缘,能够让一个人弃恶从善,并且成全一对有情人,这难道不是功德么?

  “他那种情况,我根本无法看他的面相。”要是可以看面相,夜摇光早就看了,伽羅是占了旁人的身子,神魂与躯体不一致,根本无法看。

  “顺其自然吧。”温亭湛轻声劝说道,“若他们两当真有缘分,你阻止得了今日,也阻止不了日后;若是他们两无缘,不用你阻止。”

  这一点夜摇光何尝不知道,她收敛了怒气,正色的看着温亭湛:“我只是不希望,这不是在我能够来得及阻止之时,却没有阻止的孽缘。”

  看着缓步走到河边的妻子,温亭湛也迈步走到她的身边,他能够理解她现在的心情,伽羅的前科实在是不光彩,而且伽羅还是魔,更是因着他们的缘故才与单凝绾相识,若是伽羅不是伽羅,而是真的青海都统黄家之子,和单凝绾也算的上是门当户对。在夜摇光能够看透黄彦柏的面相,知道他为人的情况下,夜摇光定然会该劝的劝,该成全的成全。

  伽羅是一个没人能够掌握的因素,若是因此而牵连了单凝绾的一生,让单凝绾终身不幸,夜摇光会内疚自责。

  “你寻个机会,将伽羅的身世向单姑娘挑明。”温亭湛想了想道。

  单凝绾也不是个孩子,若是她知晓了一切,还陷入了伽羅的情网之中,那就证明这是单凝绾躲不掉的宿命,与他们也无关,他们该做的都已经做尽。

  “现如今,除了如此,还能如何……”

  “允禾,你快来——”夜摇光的话音未落,山坡之上远远的就传来了陆永恬的高喊声,声音急切带着点慌乱。

  温亭湛和夜摇光对视了一眼,温亭湛按住担忧的夜摇光:“我先上去,你慢着点。”

  说着,温亭湛就几个纵身朝着陆永恬而去,夜摇光本也想跟上去,但陆永恬既然是叫得温亭湛,自然是温亭湛能够解决之事,为了不让温亭湛还要担心她,夜摇光到底让宜宁陪着她,走着小路到树林里。

  等到夜摇光到达的时候,就看单凝绾哭得像个泪人在一旁,而伽羅面色青灰的躺在何定远的怀里,不远处一条毒蛇的尸体。

  看了看几人的位置,夜摇光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儿,不由轻声一叹:果然是躲不过。

  温亭湛已经寻来了药草碾碎了敷在伽羅被毒蛇所咬的伤口上,等到温亭湛给伽羅包扎好伤口,单凝绾才紧张的问道:“侯爷,他、他没事吧?”

  “小六及时将他的毒血放出来,又封住了他的穴道,毒气没有攻心,我暂时给他上了药,单姑娘放心,他没有性命危险。”温亭湛对单凝绾说道。

  单凝绾眉头这才舒展开了不少。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大家也没有心情狩猎,全部回了南园夜府,夜摇光也没有心情亲自动手做什么,就让下人们做,陆永恬他们还是打了不少猎物。

  回到南园,褚绯颖就叽叽喳喳的将事情的经过与夜摇光说了一遍。正如夜摇光的所想,伽羅一直和单凝绾在一块,当然褚绯颖总不能让好姐妹和一个男子独处,因而她拉着席蝶,又带上了何定远,他们是在一块。

  单凝绾看到了一只野兔子,已经瞄准正准备射箭之时,她身后的树枝上垂下了一条毒蛇,只有一直关注着她的伽羅才看到,伽羅已经忘了他不是那个呼风唤雨的魔君,他现在这具身体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他本能的一掌朝着那正准备攻击单凝绾的毒蛇抓去。

  毒蛇是抓住了,可是他毫无内力和魔气,等他意识到的时候毒蛇已经翻过身体咬了他一口,这个时候靠的近的褚绯颖才发现,当即拔出佩剑,一剑将毒蛇的脑袋斩断下来。

  陆永恬他们隔得不远,听到伽羅被毒蛇所咬,迅速的扔掉猎物就围了上来,陆永恬和温亭湛学过很久的医理。虽然不能灵活运用,但死记硬背还是没有问题,故而做了一些应急处理,这才来喊温亭湛,伽羅也因此保住了一条命。

  “我好似有点明白了你当日在阴阳谷割肉换肤之举。”伽羅被抬到南园客房的时候就醒了,澳门赌博网站:他睁开眼身旁只有为他再度处理伤口的温亭湛,和两个下人。

  他的目光有些茫然,他活了这么久,从来没有想到一天他竟然会在一个女人的面前忘了自己,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即便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没有了法力,在毒发神识薄弱之际,他竟然不但不后悔。

  反而看着她好端端的站着,心里生出了一丝庆幸,庆幸这么毒的蛇咬的不是她。以前他总是对温亭湛处处护着夜摇光的举动嗤之以鼻,可现如今他自己似乎也成了这样的傻子。

  原来真的是每个人命中都有一个克星,让之甘愿为其愚蠢的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