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34章 雷婷婷的记忆
  这世间恐怕只有夜摇光一个人不知晓,除了她以外,想要和他扯上关系,哪怕是对他动了心思的女人,于温亭湛而言,都是一种罪。

  夜摇光没有去细思温亭湛的话,而是拉着他:“你昨夜都没有歇息,今早又熬到现在,眼睛都要青黑了,快不美了!”

  温亭湛还真的煞有介事的摸了摸他的眼睛,然后凑到菱花镜前去看,果然看到眼下有点青青的痕迹,顿时脸色就不好了。

  “哈哈哈哈……”站在他身后的夜摇光笑的花枝招展,“我家阿湛,平日里也不见你多自恋,却没有想到你竟然这般在乎自己容颜。”

  被妻子取笑,温亭湛也不恼,上前一把将她揽入怀中:“我这是为了我自己么?”

  “难道还是为了我?”夜摇光面露嫌弃之色。

  “自然。”温亭湛将夜摇光放在床榻之上,双手撑在她的两边,身子悬在她的身子上,“若非我娶了个好颜色的妻子,害怕有朝一日年老色衰惨遭抛弃,我如何会这般在乎自己的皮囊?”

  夜摇光想了想貌似也没错,于是深以为然的颔首:“嗯,你果然有自知之明,要不是长得这么秀色可餐,我指不定就移情别恋了。”

  温亭湛翻身躺在夜摇光的身边,将她圈在怀里:“真是感谢爹娘将我生的昳丽无双,否则我恐怕是娶不到夫人为妻。”

  “嗯嗯嗯。”夜摇光正经脸点头。

  温亭湛终于演不下去,气得狠狠在夜摇光的肩头咬了一口。

  “乖,我俊美的夫君,快睡觉吧。”虽然温亭湛看着很用力,其实力道根本没有施在夜摇光的身上,她伸手顺了顺毛,对温亭湛道。

  温亭湛也确实有些疲惫,也就不再闹下去,两人相依偎着睡过去。这一觉温亭湛睡得特别沉,但也只睡了一个时辰,就起了身。

  “你为何不再睡会儿?”夜摇光睁着惺忪的眼睛。

  温亭湛低头亲了亲她的小脸:“已经一个时辰,你也莫再贪睡,起来去陪陪开阳。”

  他今日不朝,但事情却未必没有,趁着天色还早得先把这些事情处理完,就不能陪着妻子和儿子。

  夜摇光也懒懒散散的爬起来,和温亭湛一道出了房门,温亭湛去了书房,她则是去宣开阳的院子,可是路过小花园的时候,却见雷婷婷一个坐在荷花池边看着池塘之中盛开的荷花发呆,将丫鬟都勒令退的极远。

  见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夜摇光想到之前她的话,是不是让小姑娘心里落下了心理阴影,于是就上前,为了不吓到小姑娘,她故意行走间让衣衫摩擦出声,可小姑娘愣是兀自出神,就连她的丫鬟给夜摇光行礼,小姑娘都没有反应。

  “在想什么?”夜摇光不得已伸手搭在雷婷婷的肩膀上。

  雷婷婷吓了一跳,险些掉入荷花池,好在夜摇光有先见之明将她拽住,晃了晃身子稳住的雷婷婷下准备站起身行礼。

  “坐着吧,这里也没有外人。”夜摇光说着也在荷花池边坐下来。池边寒凉,未免寒气入体,夜摇光运气。

  她的五行之气扩散,让雷婷婷莫名也觉得一股极其舒适的感觉,看着夜摇光也顿时心里放松,竟然生出了倾吐之心:“夫人,我似乎想起了些过往的事情。”

  “你想起来了”夜摇光皱眉,雷婷婷的记忆应该是随着她被吓散的魂魄而彻底消失才对。

  “没有多少,很模糊,我想仔细的想却又什么也想不到。”雷婷婷有些苦恼的说道。

  “你想到了些什么?和关昭有关?”夜摇光觉得她既然躲着关昭,定然是想起一些和关昭有关的记忆。

  雷婷婷有些失神的点头:“我想到他以前不是这般模样,我爹娘的死因隐约也与他有关。”

  夜摇光闻言,轻声一叹,有些事她其实并不想雷婷婷知晓,尤其是雷婷婷爹娘的死因,当初没有告知,但现在夜摇光觉得她的心应该不如当初那般脆弱,于是开口道:“你爹娘的死的确与他有些关系……”

  夜摇光将雷婷婷爹娘的死因尽数道来,但却隐去了雷婷婷爹娘死的惨状,只说他们是被全跃所杀,她害怕雷婷婷接受不了,更怕她会因此想到了她亲眼所见的噩梦。

  夜摇光说完,见雷婷婷脸色苍白,唇瓣微微颤抖,她握住雷婷婷的手:“婷姐儿,关昭是被利用,他对你爹娘从始至终没有杀心,也许是年少气盛他想恶整你爹一番,才会被利用,就连这番恶整也有全跃的推波助澜,我知晓我并非你,无法身临其境的去体味你的感受。但婷姐儿,若是你今日没有这般苦恼,也许我不会来劝你。”

  雷婷婷目光含着痛色,有些回不过神的看着夜摇光。

  “你若是对关昭无情,你不会这般苦恼。你是对他动了心,才会难过。”夜摇光点出雷婷婷的心思,“他不曾想过对你爹娘不利,而我相信他最初的确是想要尽责任才娶你为妻,可这会儿不是。婷姐儿,雷将军与夫人已经去世,你是他们唯一的骨血,我想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让你过得平安喜乐,若是你过得不好,才会让他们九泉之下也难以安心。”

  蓄着水汽的眼睛一眨,晶莹的泪珠滚落,雷婷婷摇着头:“可我如何能够过得去心里这道坎?”

  她心系之人虽然不是杀她爹娘的主谋和帮凶,但却也的确因他而死。她只要想到这一点,就无法原谅自己竟然对这样一个人动了情。

  夜摇光看着雷婷婷痛苦的表情,她也有些心疼,若是雷婷婷不曾想起,她倒是愿意隐瞒她一辈子,可她已经想起一些,谁知道能够想起多少,夜摇光不能再剥夺她的知情权。除了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以外,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她,该说的夜摇光都已经说了,不是当事人没有能够体会那种无法言语的痛楚。

  夜摇光让雷婷婷的丫鬟陪着她回房,并叮嘱让她们多看着点,她的确担心雷婷婷会在经不起两难的压力之下选择了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