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33章 幸福
  宜宁看着夜摇光期待的眼眸,立刻将温亭湛做的包子夹了一个在碟子里,将碟子递到夜摇光的面前。

  温亭湛从中间将之挑开,散开了热气:“尝尝,是否你喜欢的味道。”

  “你做的,一定是我喜欢的味道。”夜摇光都没有吃,就先开口道。

  想到昨夜他陪着她折腾了一整夜,今日一大早就是为了让她多吃点,而费了这么多的心思,夜摇光的整个人已经感觉不到饥饿,全部被他的情意所撑满。

  她低头就着温亭湛的筷子,咬了一口,虽然闻着和前世的味道一样,可夜摇光却吃出了其实不一样,但对于她而言,这才是她吃过最好吃的狗不理包子,并且她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昨夜吐了好多,吃什么一口下去都反胃,可今日却一点反胃的感觉都没有。

  弯了眉眼:“好吃,是我吃过最美的味道。”

  “那就多吃一点。”温亭湛轻声道。

  夜摇光点着头,就吃了五个,还就着喝了一碗小米粥,实在是吃不下才停了下来:“你不尝尝你自己做的包子是什么味道么?”

  “手酸……”温亭湛委屈的看着自己的手腕。

  一早夜摇光都是温亭湛在喂她,夜摇光怎会不明白他哪里是手酸,于是拿起筷子,就如同他喂她一般喂着他。

  两人就这样腻腻歪歪到了正午,恰好这个时候宣开阳抱着一小盆薄荷走进来:“孩儿给爹爹,娘亲请安。”

  “你怎么满头大汗?”夜摇光取出手绢给宣开阳擦了擦额头。

  “孩儿去街上挑选了一盆薄荷送给娘亲。”宣开阳将盆栽递上来,“早上来给娘亲请安,听宜宁姐姐说,昨夜娘亲腹中的弟弟闹了娘亲一夜,孩儿胸闷胃上不适之时,只要闻了薄荷的清香就会好。”

  夜摇光瞬间感动的无以复加,她觉得就算是下一刻她就死去,也死而无憾,她真的拥有了这世间最完美的幸福。

  “谢谢开阳。”夜摇光将之珍视的接过来,然后摸着他的脸,“你吃了午膳没?”

  “孩儿吃了。”宣开阳腼腆的笑道,“孩儿回来时路过百味斋,就在百味斋用了午膳。”

  “好,那就快去沐浴吧。”夜摇光笑着点头。

  “孩儿告退。”宣开阳行了礼就退下。

  “是谁陪着开阳外出?”等到宣开阳走了之后,夜摇光问幼离。

  幼离行了礼,就下去,很快她就带着一个脸生约莫十岁的男童,那孩子有些拘谨,整个身子都绷直了:“奴小篆叩见侯爷,叩见夫人。”

  “起来吧。”夜摇光尽量放柔声音,“你陪着少爷出去,将少爷出去的事儿都细细讲来。”

  “是,少爷是巳时出门,奴陪着少爷先去了花鸟市场……”小篆刚刚开始有些忐忑,但是越说越顺畅,“少爷怎么也没有寻到薄荷,奴原本想劝少爷回府,让少爷吩咐管家去购置,但少爷执意要去郊外亲自摘取野薄荷,少爷在郊外遇上了人拐子,不过都被少爷打跑,回来时天色已经不早,少爷说若是他未曾用膳,夫人会心疼,路过百味斋急忙用了午膳,就带着奴赶回府。”

  “你退下吧。”夜摇光听完颔首道。

  “你是如何看出开阳遇到事儿了?”温亭湛自认目光如炬,却也只觉得宣开阳浑身一种匆匆忙忙的姿态,澳门赌博网站:倒是没有看到宣开阳还和人动了手。

  “他还小,身上五行之气没有完全把握,释放之后周身还萦绕着残留的气息。”夜摇光一靠近就感觉到,只不过仔细打量了他没有受伤,这才没有问。孩子一片心意,夜摇光不想因为旁的事情让他心里不舒服。

  她是担心宣开阳遇上了麻烦,亦或者下手没有轻重将人给弄重伤最后熬不过而死,凭白沾染上杀孽,既然是拐子,那就另当别论,死了也无妨,毕竟是人家先对他起了歹意。

  “开阳虽然小,但他的心智比一般的孩子要成熟,他做事素来有分寸。”温亭湛低声道,“你别担心他。”

  “我记得你八岁之时,可比开阳还要心眼多。”经历了温亭湛,夜摇光觉得其他孩子都是孩子,再聪明也放不下心。

  “你我生在逆境,自然是不可相提并论。”温亭湛知晓夜摇光是想到了他当时就想将楚家的小子借刀杀人给弄死的事情。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他们这一路行来,真是充满来新刺激,惊心动魄。

  “夫人,雷姑娘回来了。”夜摇光正要开口说什么,幼离对夜摇光道,“她想先给夫人请安。”

  这是问她有没有午休的意思,夜摇光点头:“让她过来吧。”

  一年不见,雷婷婷长高了不少,已经及笄的少女,身姿摇曳,娉娉婷婷的迎风走来,仿佛那迎春花一般朝气。

  “侯爷,夫人。”雷婷婷对温亭湛和夜摇光行礼。

  她行了一半,就被夜摇光给扶住:“一家人,用不着行大礼,你回来就好。”

  “让夫人担忧,是婷姐儿的不是。”雷婷婷有些歉疚的说道。

  “我倒是不担忧你。”夜摇光笑道。

  雷婷婷没有想到夜摇光竟然这样说,顿时傻愣愣的不知道该如何回话。

  “你若是有事儿,我倒是担心我家阿湛的怒火。”夜摇光接着道。

  吓得雷婷婷脸色一白,她连忙解释:“夫人明鉴,婷姐儿对侯爷绝无见不得人的心思!”

  夜摇光一怔,旋即伸手一拍脑门:“是我没有说清楚,阿湛派了他训练的暗卫护着你,你若是出事,他只怕要质疑自己的能力。”

  雷婷婷这才松了一口气:“是婷姐儿不好,让侯爷和夫人费心了。”

  “我都说了,我们一家人,不用这般,你肯定累了一路,快去洗漱好生歇息,有什么事儿,等你歇息够了我们再说。”夜摇光看着雷婷婷心有余悸的模样,只能先将她给打发。

  等到雷婷婷走了之后,夜摇光才回过头看着温亭湛:“你都成为洪水猛兽了。”

  “也是个心中透亮的姑娘。”温亭湛却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