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29章 明白事理之人
  好不容易得到了温亭湛松口,澳门赌博网站:夜摇光回去的当天夜里,沐浴的时候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宜宁,宜宁喜得差点没有跳起来,扑倒浴池之中,紧紧的将夜摇光抱住。

  看到她如此的亟不可待,夜摇光也就不耽搁,根据二人的生辰八字,给选了一个好日子,在七月。距离现在还有两个月,正好幼离已经出了月子,夜摇光就全权交给她来操办,夜摇光就一心的养胎。

  无事的时候,就关心一下萧士睿的内宅,当然她自然不会插手干预,她只是关心萧士睿这个人,所以顺带多注视两眼。他们内宅的事情,夜摇光不会多言,若是外人对他们造成了伤害,夜摇光自然不会不管。

  不过一连两天都是风平浪静,夜摇光觉得太平静了,她十分想知道尚玉嫣和喻清袭到底是怎么样了,很是担心她们两真的中了计掐起来。温亭湛也不是那种去打听内宅事情的人,所以夜摇光压根就没有问。

  不过喻清袭的女儿洗三那一日,夜摇光还是必须得去参加。毕竟是萧士睿的第一个孩子,虽然不是个儿子,陛下有些失望,但到底格外的看重,洗三的时候就封了郡主,并且赐了名,叫君悦,萧君悦。

  圣旨上都有朕心悦甚之几个字,是洗三礼上的一个**。夜摇光知道这是陛下知晓了萧士睿娶尚玉嫣那日发生的事情,以此来彰显喻清袭的地位,同时也是对喻家的安抚。

  “灼华姐姐,君悦这个名字可好?”等到房间里只剩下夜摇光和喻清袭之后,喻清袭开口问道。

  “陛下赐的名,哪有不好?”夜摇光笑道。

  “灼华姐姐明知道我指的并非此意。”喻清袭养了三天,脸色也有些红光,看着恢复的不错。

  “你担心什么呢?”夜摇光好笑的摇头,“陛下定然是招了钦天监的人,算了悦姐儿的生辰八字,才会定下这个名字。”

  “我就是更信灼华姐姐。”喻清袭自然是知晓陛下取名字不会随意为之,更不可是根据自己的喜好来。

  “这个名字极好,你放心吧。”萧君悦是她看着出生,生辰八字她自己最清楚,回去的时候她就算过,兴华帝赐的这个名字算不上上佳,但也是极好,关键是寓意好。

  在夜摇光看来名字这东西只要不克就成。人的造化一半天定,一半后天努力。

  “既然灼华姐姐说好,那便是好。”喻清袭又道,“那灼华姐姐给我们悦姐儿娶个小名吧。”

  夜摇光低着头看着熟睡的小孩子,从怀中将给她的礼物取出来,是一个白玉雕琢的小牛,很是小巧,约莫只有一颗胡豆大小,薄薄的一片,用红绳串起来,夜摇光将之挂在她的襁褓上:“乳名叫沁儿吧,这片玉坠乃是阿湛亲手所雕,我亲自开光,三岁前就让她戴着,切不可遗失。”

  “我这个做娘的替沁儿谢谢灼华姐姐。”喻清袭眉眼含笑,柔和的看了看女儿。

  这时候喻清袭的大丫鬟面色不好的走进来,看在夜摇光在欲言又止。

  “有什么你直说便是,灼华姐姐不是外人。”喻清袭看着丫头这副模样,不由开口轻斥。

  “回禀王妃,西苑侧妃又来求见。”丫鬟连忙开口道。

  “告诉她,我身子不好,不见。”喻清袭面色平淡的说道。

  “是。”丫鬟便连忙退下。

  “又来?”夜摇光看向喻清袭。

  “从前日我醒来,她每天都会来请安求见敬茶,我到现在也不曾见她。”喻清袭也没有隐瞒夜摇光,“不过她每天也就在外面站上一刻钟,然后就回去了。”皱了皱眉,喻清袭顿了顿道,“我是真看不明白她这个人,她没有口口声声喊冤,也不曾失了礼数,更不曾为了见我解释清楚而跪在正院求见,每日都是这样来,这样走。”

  “你总不能一辈子不见她。”夜摇光无奈的说道。

  “自然是不能,我是正妃,我现在可以推说刚刚产子,但到底是月子也要出,她的茶我早晚也要喝。”喻清袭淡声道,“只不过是现在不想见她罢了。”

  “为何不想见她?”夜摇光觉得喻清袭的反应有些不对,看起来对尚玉嫣也没有多少厌恶和仇恨,只有一派冷漠。

  “那日之事我想了很多,应当不是她所为。”喻清袭的双眼有些不确定的看向床帐,“她便是要害我,也不该选在她自个儿的大婚上,她有这样的本事,待到成婚之后敬茶之时岂不是更妥当。没有灼华姐姐在,我定然难逃厄运。”

  夜摇光错愕,她从来没有想到喻清袭还能够理智的想这些。

  对上夜摇光的目光,喻清袭道:“我是一个母亲,不想有人害了我孩子,我还让他们阴谋诡计得逞。也许是因为我和沁儿都平安,我才理智尚存的缘故。”

  “既然你认为不是她,为何又不见她?”夜摇光更不解。

  “我想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且我到底是因着她的缘故遭遇了一场惊险,就是不想见她。”喻清袭很任性的说道,“左不过现在我占着理,该使小性子我自然是要使小性子。”

  这个理由让夜摇光哭笑不得:“既然你心中有了计较,我也就不再多言。”

  夜摇光的话音刚落,喻清袭却蓦然抬起头看向她问:“灼华姐姐,若是我自己没有想明白,你是否会对我说她不是凶手?”

  夜摇光被这一问,问的有些愣怔,旋即笑着摇头:“不会,你想得明白那是你明理聪慧,想不明白那也是人之常情。我不会来劝你,因为那是火上浇油,是在往你的心口上捅刀子。”

  纵然她担心喻清袭和尚玉嫣从此斗得你死我活,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在喻清袭面前为尚玉嫣说话,即便那是真相。然而没有经历过那种疼痛,和害怕的人,没有资格去要求别人为了所为的真相而大度宽容。

  “我以为,灼华姐姐今日会劝我。”喻清袭低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