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28章 食婴蛊
  “他们过意的去与否,澳门赌博网站:与我何干?”温亭湛有点强势的扯过夜摇光的手,用手绢沾了马车上的冷水,给夜摇光将手臂上的血迹给清理掉,“我只要看到你身上有伤,我就恨不能将罪魁祸首碎尸万段,不论这伤因何而来,因谁而来。”

  夜摇光听了,到了嘴边的话就咽了下去,比起太子妃和萧士睿的感受,她最在意的还是温亭湛的感受,她轻声道:“我保证,日后我再也让人轻易伤了我可好?你别这般,不然吓到我腹中的孩子可如何是好”

  “食婴蛊都吓不到他,我还能够比食婴蛊更可怕么?”温亭湛给夜摇光清洗完血迹,又给她重新抹了一种药膏。

  “食婴蛊?”夜摇光顿时明白温亭湛指的是那香囊里面飞出来的虫子。原来是蛊,难怪那么靠近她,没有发作之前她都没有感应到。

  “嗯,那丫鬟招了。”温亭湛轻轻的给夜摇光放下衣袖道。

  “是谁?”夜摇光立刻问道。

  “她死咬着侧妃不放。”温亭湛的目光微沉。

  “那真的是尚玉嫣的丫鬟么?”夜摇光一怔,她相信在她给喻清袭接生的那一段时间,温亭湛肯定是用了不少手段对付那并没有立刻自尽的丫鬟,她是故意活下来,活下来招供尚玉嫣。

  “是,不但是,还是尚玉嫣极其信任,从琉球带过来的四个丫鬟之一。”温亭湛对夜摇光道,“这丫头被人洗脑,认为尚玉嫣自甘堕落,已经忘记了自己是琉球的郡主,和萧士睿有着灭国之仇,她要以死明志,来让尚玉嫣记起来。她估摸着是想借此,让尚玉嫣在淳王府受到无数的不公与排挤,激发尚玉嫣的斗志。”

  “猪队友。”夜摇光轻叹一口气,经此一事,只怕喻清袭想要和尚玉嫣和平相处是不可能,好在喻清袭母女平安。食婴蛊一听这个名字,夜摇光就觉得对大人肯定没有害处,专门是针对孩子而来。

  若不是她今日恰好留在喻清袭那里,只怕喻清袭不但孩子不保,身子骨也会有损,日后还能不能生子都是未必,这样的大仇恨,喻清袭和尚玉嫣必然是不死不休。

  只怕是有人明白了尚玉嫣于萧士睿的重要性,才会借此斩断萧士睿这一个臂膀,让尚玉嫣成为废棋。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萧士睿若是日后还对尚玉嫣信任有加,只怕喻清袭会和萧士睿离心。萧士睿不弃了尚玉嫣都不行,否则喻清袭闹出来,一个宠妻灭妾的名声,足够一堆朝臣弹劾他不配为储君。

  “是单久辞吧?”夜摇光觉得能够看得出尚玉嫣的用处在何处的人只怕只有单久辞。

  “不是。”出奇的,温亭湛却否定了,对上夜摇光诧异的目光,温亭湛道,“是他的人,但却不是他的意。”

  “你为何如此笃定。”夜摇光不解,“你已经查出来了?”

  不应该这么快啊。

  温亭湛笑了笑没有说话,他的目光变得有些深远。单久辞知晓夜摇光有了身孕,这个消息还是他特意透露出去,今日单久辞很明显知晓夜摇光和喻清袭在一起。单久辞未必不是那种可以对一个婴孩下不去手之人,但温亭湛却知道,单久辞不会用这样的方式来离间尚玉嫣和喻清袭的内斗。

  尚玉嫣和喻清袭一个身系名门士族,一个身系琉球的一方安定,不论是哪一个,萧士睿都不能让其在他的门庭之下有所闪失。这一步棋,的确是单久辞想走的,但却不是这样走。

  温亭湛倒不是认为单久辞对夜摇光有多深的情意,而是知晓单久辞了解他也了解夜摇光,一旦夜摇光腹中的孩子因为食婴蛊有个闪失,他和整个单家都要承受温亭湛和夜摇光不顾一切的疯狂报复。

  这个报复,单久辞现在还承受不起。所以,温亭湛知晓不是单久辞。

  见温亭湛没有说,夜摇光也不追问,她皱眉道:“这下最为难的是士睿了。”

  好好的婚礼变成了这样也就算了,现在他站那一边都不对,他清楚的知晓尚玉嫣是无辜,但他却不能这样去和喻清袭解释。甚至他不得不给喻清袭一个交代。

  “尚玉嫣自己的人自己没有管好,她受到惩戒也不无辜。”对于除了夜摇光以外的女人,温亭湛一直都是理智冷漠到绝情的地步,“若是她自己还化解不了这个局,那就让士睿弃了她便是,日后她便安分守己的安居在淳王府一隅。”

  “这样的局,要如何去破”他们都是局外人,所以相信尚玉嫣是无辜,但是喻清袭是当局者,尤其是一个母亲任何牵扯到她孩子的阴谋诡计都是不可原谅的罪行。再冷静明理的女人,在扯上骨肉之后都会变得毫无理智,这是人之常情。

  “这是尚玉嫣的事儿,就用不着你我操心。”温亭湛含笑道。

  “你仿佛一点也不担心,你就这么确定尚玉嫣能够破局?”夜摇光觉得温亭湛不会像嘴上说的那样,真的弃了尚玉嫣,毕竟他安排了这么久,而且她和温亭湛也快离开帝都,这么短的时间,温亭湛去哪里给萧士睿培养一个能够和萧士睿光明正大形影不离的谋士?

  “答案过几日,你便会知晓。”温亭湛眼底闪烁着神秘的光芒。见夜摇光白了他一眼,一副他很扫兴的模样,不由解释道,“女人的手段,我作为男子如何能够参透?我和摇摇一样期待,尚玉嫣如何化解眼前的困局。”

  “你当真不知道?”夜摇光狐疑的看着温亭湛,这厮惯会装腔作势,明明很多事情他都了若指掌,偏偏喜欢在她面前故作高深。

  “自然是不知。”温亭湛目光很诚恳很真挚。

  夜摇光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而是道:“我们何时给宜宁与卫荆主婚,我看他们两人年岁也差不多了,趁着我们没有去西宁府之前,把这事儿定下来,去了西宁府到底不方便。”

  “夫人高兴何时便是何时。”温亭湛自己已经吃了肉,当了爹,自然也不再让下属素着。

  夜摇光抽了抽,她早提了好几次,也不知道是谁一直压着,现在这话倒是说的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