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27章 喜得一女
  喻清袭到底因为方才那一下子受了惊吓,脸色一白,她感觉到一股热流从她的身体流下去,低头一看已经有了血迹。

  “还不快叫稳婆,去把外面的丫鬟给我抓住,再去把萧士睿给我叫来!”夜摇光一把搀扶着喻清袭,对着已经吓呆的丫鬟们厉喝。

  丫鬟们顿时回过神,在喻清袭大丫鬟的指挥下很快就又井然有序。

  “灼华姐姐,我的孩子……”喻清袭疼的脸色发白,哀求着夜摇光。

  夜摇光五行之气涌入她的身体,安慰着喻清袭:“素微,你放心,有姐姐在,不会让你和孩子有事。”

  夜摇光用五行之气止住喻清袭流血,才一把将她抱到床榻上,然后运针替她行气,很快就让她的疼痛缓解下来,这个时候喻清袭去看着婚礼的奶娘,萧士睿和稳婆都已经赶来。

  “摇姐姐。”萧士睿脸色很不好,他紧张的看着夜摇光,“他们母子可还好?”

  “暂时没事,但是必须催产。”夜摇光面色严肃,“让阿湛给素薇开一剂催产药,若是今日不将孩子生下来,母子都会有危险。”

  温亭湛也是随后一步赶来,他也讲究不了多少,直接上前给喻清袭诊脉。得出的结果和夜摇光一样:“我去开药。”

  温亭湛亲自开的药,亲自抓的药,亲自监督人熬,就是害怕出现万一,让闻游和小六他们去应对宾客,萧士睿也是立刻把这件事给封了口,不让任何消息传出正院。

  “我好痛,灼华姐姐,你别走,你别走……”喻清袭喝了催生的药,已经被移到产房,稳婆和太医都已经就位,可是她抓着夜摇光不放手,她眼中有着深深的恐惧。

  “别怕,我会在这里陪着你,有我在,你们母女一定不会有事。”夜摇光反握着喻清袭的手,给她力量,侧首对萧士睿和温亭湛道,“你们先去做更重要的事情,凶手绝不能姑息。”

  “嗯。”温亭湛点了点头,就和萧士睿一前一后离开。

  喻清袭因为有夜摇光在,她也没有那么害怕,她按照稳婆的吩咐做,夜摇光为了避免她生产的痛苦,运气涌入她的腹中推动孩子,但饶是如此,依然疼得她撕心裂肺,抓着夜摇光的手都不由自主的将手指嵌入了夜摇光的肌肤之中。

  喻清袭大约一个时辰生下了一个女儿,提前一个多月来到人世的小家伙竟然一点也不像早产,壮壮实实,哭得十分有劲儿。

  “给我……给我看看……”喻清袭已经浑身无力,但是不看一眼女儿,她放不下心。

  稳婆略作清理之后,就将孩子抱到喻清袭的面前:“王妃放心,小郡主的身子骨结实。”

  喻清袭也只是看了一眼,就对夜摇光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就止不住的疲倦睡过去,夜摇光又渡了一股五行之气,防止她产后血崩,这才疲惫的离开了产房,亲自抱着小丫头走了出去。

  “快看看你的女儿。”夜摇光将小孩子抱到萧士睿的面前。

  萧士睿也不在乎男还是女,第一次当父亲,他的脸上全是柔光,手僵硬的比划了好几次,发现这样也不是那样也不对,不知道从何处下手。

  “一只手要托住她的后颈,一只手要托住她的腰……”夜摇光很有耐心的教着萧士睿,然后笑着开心的说道,“你别看她这么小,我抱过不少孩子,刚刚出生的就属她最沉。”

  萧士睿上手之后,看着怀中软软一团的小家伙,目光也是柔得能够滴水,他便问道:“素微她可好?”

  “怎么?现在想到问你夫人了?”夜摇光不由刺上一句。

  “我这不是看着夜摇光面色好,知晓素微肯定没事儿。”这倒不是萧士睿的推托之词,他一见夜摇光出来,就看夜摇光面带喜色,便知道肯定是母女均安。

  “就算你知道她好,可她为你生孩子多么辛苦,你也应该第一个问她的情况。”夜摇光教训道。

  “你摇姐姐说的是,女人不易,产子更不易。”这时候恰好走进来的太子妃道,她原本已经歇下,发生这样的大事儿,她竟然是最后被通知,不由瞪了她的儿子一眼,这都是他吩咐,下人才敢不惊动她。

  夜摇光给太子妃行礼,太子妃先一步用了力扶住她,恰好就抓住了被喻清袭掐出来的伤口,夜摇光面不改色,但目光却是闪了闪,太子妃竟然似有所感,一把就将夜摇光垂下的衣袖掀起来,深深的指甲印子,还有干渴的血迹。

  顿时太子妃和萧士睿的脸色都有些不好,他们明白这伤口是怎么而来,但这也不能责备喻清袭,澳门赌博网站:不是喻清袭的错,所以太子妃只能吩咐下面的人去拿药。

  “不必。”温亭湛的脸色冷沉,他喝住要去取药的下人。

  从身上取出一个极小的瓷瓶,走到夜摇光的面前,沉着脸凝着眉给夜摇光上伤药,其实夜摇光早就运气让伤口愈合,只不过看起来有些骇人而已,她倒是也没有多痛。

  看到温亭湛这幅浑身冷气浮动的样子,未免让萧士睿他们尴尬,夜摇光道:“天色也不早,素微和孩子也无碍,这里有太子妃娘娘坐镇,我和阿湛就先告辞。”

  “我送摇姐姐和允禾。”萧士睿将孩子递给准备好的奶娘,就亲自送夜摇光和温亭湛出门,到了门口萧士睿才夜摇光恭恭敬敬的一行礼,“让摇姐姐受累了。”

  “说什么胡话,这点小伤就你姐夫小题大做,你别往心里去,我什么伤没有受过,也别告诉素微,让她好生养着。”夜摇光对萧士睿叮嘱,末了她才开口道,“这件事只怕是冲着你来,素微和侧妃那边,你自己衡量着办,齐人之福并非这般好享受。”

  “摇姐姐放心,我省的。”萧士睿点头。

  夜摇光也就不再多言,一把拽着没有好脸色的温亭湛就上了马车,才忍不住道:“我知晓你是心疼我,可这是意外,你这般太子妃和士睿心里得多过意不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