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24章 功法坑到手
  夜摇光想了想,觉得温亭湛说的也对,于是就冷声警告一句:“你最好不要对凝绾有非分之想。”

  “我为何不能对她有非分之想?”伽羅本能的反驳。

  “你!”夜摇光又要动手,被温亭湛给阻拦下来,气势汹汹的说道,“你也不看看你多少年岁。”

  “我才年方十八!”伽羅很不要脸的顶着他的娃娃脸开口,这具身体的主人还真的才十八岁。

  夜摇光:……

  魔君干了些什么好事情,夜摇光都已经知晓,先是云夫人后是岳湘龄,夜摇光只要想一想就觉得膈应,单凝绾是个好姑娘,还是凡俗姑娘,人魔相结合虽然没有人妖那么严重,但也相去不远,夜摇光可不想让单凝绾跟着魔君坠入魔道。

  “咳!”温亭湛轻咳了一声,给伽羅投去一个暗含警告的眼神。

  伽羅最怵温亭湛,立刻收起一副故意惹怒夜摇光的姿态:“我知道了,我堂堂魔君会对凡俗的一个小丫头动情?”

  “你最好说到做到。”夜摇光扫了他一眼,就转身离开。

  “哎哎哎,你等等,我的事儿,你何事帮我办……”魔君连忙追上去,眼睛一转,“你也不想我多和小姑娘接触,那你就早点将我给打发了,岂不是两全其美。”

  “你以为我不嫌你碍眼么?”夜摇光冷冷的看着他,她现在要以孩子为重,她已经决定好了,若非紧急之事,她要好好的养胎,不离开温亭湛半步,直到孩子生下来,以免温亭湛为他们母子牵肠挂肚。

  “你先知晓是个什么事儿,也许不需要你亲自出马,就能够摆平呢?”魔君趁势道。

  夜摇光顿下脚步看了他一眼:“跟我来。”

  和温亭湛将魔君带到了花园的小凉亭,夜摇光问了宜宁宣开阳可醒了,得到肯定答案,就让宜宁去陪着宣开阳,暂时不用过来请安问好。

  “说吧。”打发了宜宁,夜摇光才开口问魔君。

  “我这个人是西宁府人氏……”

  魔君之所以那么快就找到寄体,是因为他被千机从缘生观赶下来,就直接进入了西宁府,在西宁府就恰好碰到了这具身体,这具身体的主人姓黄,名彦柏。黄彦柏的身份还不一般,他是青海都统的孙儿。

  青海都统从二品,青海军政大权一把手,因为青海的特殊,蒙古族的天下,虽然太祖陛下强势的收服了青海,但其实那边格外的乱,到现在都只是勉强保持着一个明面上的和平,私底下摩擦就特别大。

  本来就不好管制,太祖陛下自然不能像其他地方军政分家,互相掣肘,以防两方被蒙古利用,边境不稳。所以只能特设都统一职,为的就是方便管理,其实这样有利有弊,好处就是如此一来,对蒙古族的管理更加的方便,坏处就是都统的权利过大,在青海一亩三分地可谓一手遮天。不过好在还有甘陕总督盯着,这么多年磕磕绊绊也没有出大纰漏。

  黄彦柏其实并不是很得宠在家中,因为他尚文,而黄家大多数人尚武,加上黄彦柏又不是长子嫡孙,就更加容易忽视。但黄彦柏也不争胜好强,一直在家中默默无闻,苦心读书。

  却没有想到二月的时候,他亲生母亲竟然给他下了毒,将他毒得半死之后,亲自将他的尸身帯出去扔到荒郊野外,这才便宜了魔君。

  “生母?”夜摇光不确定的问,“你确定不是他的继母?”

  “生母,所以他想要死的明白,想知道他娘好端端的为何要给他下毒。”魔君最初也是问了好几遍,虎毒不食子呢,哪有平日里也没有仇怨的母子,突然就给养了十八年的儿子下毒呢?

  “你怎么看”夜摇光看向温亭湛。

  既然黄彦柏毒发的时候,亲眼看到她母亲带着他出去,将他遗弃在荒山任由他自生自灭,那就绝对不是误会。

  “这件事交给我吧,我让卫荆去把青海黄家好好查一查。”温亭湛对夜摇光轻轻一笑,才看向魔君,“我记得你曾经提到过一套以阴阳二珠修炼的正统功法,可助摇摇修炼。”

  “你不是不要么?”魔君顿觉得不妙,仿佛被踩到了尾巴一般跳起来。

  “摇摇现在有了身子,不能早起修炼,你若是不愿给也无妨。”温亭湛一副我不勉强的模样,“不过你的事儿,既然是委托我夫人,自然要等摇摇身子健朗以后再说。”

  魔君瞪着温亭湛,真的好像指着温亭湛的鼻子破口大骂他无耻。

  他不给,是不是夜摇光就健朗不起来?

  忍了又忍,魔君终究还是压制住了自己的怒气,迅速的去将心法口诀写下来,递给夜摇光:“给你!”

  夜摇光接过来展开一看,全是篆体,篆体好多字她都不认识好吧,不由将之递给温亭湛,然后嫌弃的看着伽羅:“现如今已经不是两千年前了,你既然再生为人,那就学点文化。”

  魔君又被鄙视的气哼哼的甩袖走了。温亭湛笑了笑站起身,带着夜摇光去看宣开阳,就把魔君写的功法递给宣开阳:“今儿的功课,将这字体写成小楷给你母亲。”

  宣开阳接过来,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确定他都认得才点头:“知道了,爹爹。”

  “我儿子真棒!”夜摇光见此凑上前就在宣开阳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嗯哼。”温亭湛轻哼一声。

  夜摇光横了他一眼,老是跟儿子争风吃醋,真是没新意,但是碍于某男的脸色越来越不好,还是没有厚此薄彼的亲了一口:“夫君最棒。”

  显然最棒和真棒之间的差距,取悦了温亭湛,他的脸顿时多云转晴。两口子就在书房看着宣开阳将功法写成了夜摇光认识的字体,温亭湛仔细检查了一遍没有错误才交给夜摇光。

  夜摇光认真的看了一遍,越看目光越亮:“阿湛,把阳珠给我,你在这里陪着开阳做功课。”

  扔下这一句话,夜摇光就迫不及待的从温亭湛手中夺走阳珠,丢下父子两跑回房间,试一试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