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12章 为君不易
  原来萧士睿将陛下引出去,澳门赌博网站:他并没有算到在皇家寺庙,护卫重重之下竟然有人敢来行刺他,他的目的不过是让陛下不在时火烧正殿,如果陛下在佛殿,他根本不敢烧了正殿。至于烧正殿的原因,只是为了揭露佛像落泪是人为。

  皇家寺庙之中早就已经有了几位王爷的人,而那正殿佛像有机关,也有那么几个人知晓,萧士睿最初倒是不知道,是发生了佛像落泪的事情之后他才知道。平日里,谁敢轻易的冒犯佛像,接近佛像,质疑佛像?

  再查清之后,萧士睿就打算来一个将计就计,让陛下知晓香炉和佛像的秘密,因而才会故意在陛下的面前说了一通质疑自己的话之后就负气离开,待到陛下在他只向陛下泄露过情绪的地方寻到他的时候,就让人火烧佛殿。

  不过萧士睿的几位叔叔显然是没有统一阵线,所以各干各的,才会有了这一出,兵行险着在皇家寺院的范围内诛杀萧士睿。原本就被这么明目张胆的刺杀气得不轻的兴华帝,一回去就听说了佛像的事情,更是气得连夜将几个儿子叫过来,通通跪在了佛殿前,跪了足足两天两夜。

  “陛下难道不会怀疑,从始至终都是士睿所为,包括那些行刺的刺客?”夜摇光皱眉,既然大批侍卫都寻不到萧士睿,那么萧士睿藏匿的地方肯定只有他知道,而他应该是提前在陛下的面前透露过,所以陛下能够这么快的寻上他。

  但是这么隐蔽的地方,刺客竟然寻到,且好巧不巧是陛下到了之后。

  “我才说,士睿让我欣慰。”温亭湛笑着端起一杯水,“士睿在替陛下挡下致命一击时,昏迷之前就坦白了火烧佛殿之举乃他所为。”

  夜摇光的目光一亮:“果然是和你呆久了。”

  萧士睿在生死关头忏悔自责,那绝对是真的忏悔自责,因为他的私心将陛下引出来,反而让陛下受困。完全没有任何演戏的情分,陛下看得懂。至于萧士睿将他引出来之举,不但不会让陛下恼怒,反而会让陛下更疼惜他。

  他不过是被逼的没有办法,才反击之举,其实明明陛下如果在正殿之中,亲眼看到佛像的机关效果更好,可他依然有一片赤子之心,不想让陛下涉险受惊。既然在佛殿他都没有利用陛下,那就更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弄一批杀手来行刺,这里只有他和陛下两个人。

  陛下是他最大的仪仗,而这些人明显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死士。萧士睿是蠢到什么地步?才会在明明知晓陛下要立他为太孙的情况下,还来上演这么拙劣的苦肉计?若这真是萧士睿所为,陛下的失望应该大于痛心。

  “寺庙内的主谋,行刺之人的主谋陛下可查出来了?”夜摇光点着头问。

  “这是士睿第二个聪明的地方。”温亭湛含笑道,“待他醒来之后,陛下问让何人去查这件事时,他建议将几位王爷一同去查。”

  “这不是等于放过他们么?”谁都不干净,彼此给对方擦屁股,这件事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不放过能如何?摇摇,为君不易。”温亭湛将愤怒的妻子抱入怀中,“这事儿明显不是一位王爷涉事,陛下才刚刚死了一个三皇子,难道当真要在一年内再杀二三个儿子?这件事查出来不处置不公。处置了,天下人该如何非议陛下?百姓未必明白其中的是是非非,他们看到的只有陛下心狠手辣的杀了亲子。”

  别说时下普遍百姓都没有文化,就说夜摇光前世那个谁都识字读书的年代,不问就里只看结果的人都比比皆是,弑君这样的大罪,如果因为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就从宽,那么如何服众?众大臣心里恐怕也不服,可若是当真杀了,陛下嗜杀之名是跑都跑不掉。君王若是没有仁义之名,百姓心中会恐慌,这样那些天高皇帝远的人就更好借着这样的名头欺压百姓,百姓完全不会怀疑这并非君王的本意。

  “就这样便宜他们?”夜摇光不信。

  “自然不会这样便宜他们,他们心里明白,这件事他们必须要做出让步,才能够消去陛下心中的怒气。陛下想要什么?这件事最大的受害者是谁?”温亭湛问着夜摇光,一步步引着她去想。

  “是太孙之位。”夜摇光顿时了悟了。

  萧士睿的太孙之位经此一事板上钉钉,这是他们做叔叔亏欠萧士睿的,若是没有这些事情之前。陛下越过了儿子立嫡孙,虽然有着嫡系血脉为理由,但是他们做叔叔的不服气,闹点脾气,搞点破坏,只要不太过,陛下也是能够容忍。

  但发生了萧士睿被刺杀的事情,他们的命都相当于是萧士睿放过的。做侄儿的已经退让到了这个地步,如果哪个叔叔还敢搞事情,那真的是在挑战陛下的极限了。

  蓦然间,夜摇光脑子里电光火石一闪,她顿时一拍手:“我明白了你说的士睿第二个聪明之处在哪儿了?”

  温亭湛挑了挑他好看得剑眉,用温柔的目光鼓励夜摇光说下去。

  “几位王爷是谁干的,他们彼此都明白,可士睿被立储,没有干坏事的人肯定不甘,这些干了坏事的人为了让他们不戳穿这件事,只能私下补偿他们。”夜摇光分析道,“士睿这是在陛下的面前得了便宜还卖乖,然后又狠狠的坑了几个叔叔一把,做了坏事的人得打掉牙合着血往肚子里咽,没有做坏事的人在陛下态度明确的情况下,既然储君之位已经无力更改,那自然是要从兄弟那里狠狠的咬下一口肉,才能够平复心中的不平。如此一来,这几位王爷之间又多了些龃龉。”

  说完,夜摇光不由狐疑的看着温亭湛:“你确定这一招不是你教给士睿的么?”

  这明明是温亭湛惯用的伎俩,把所有好处都占完了,还得让吃亏的人明面上对着他感激涕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