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02章 制作本命灯
  次日夜摇光他们等到了下午,毒王才从房间里出来寻他们,看着他沮丧的神情,夜摇光就知道他根本想不起来。

  果然,毒王开口道:“实在抱歉,我完全记不起。”

  “无妨。”这种情况温亭湛和夜摇光早就已经猜到,好在毒王听了温亭湛的劝告,没有将自己往狠里逼迫,温亭湛看了看夜摇光,才对毒王道,“昨夜,我与夫人也商议了一番,我们现在有两个主意,一个是你随我们回去,我夫人有一套五行太乙神针可助你清毒,也许你体内毒素清除之后,能够恢复记忆。另一个则是我夫人为你造一盏本命灯,以此来将你的夫人引来。”

  “以本命灯引来我夫人?”毒王眼中带着希冀的光看向夜摇光。

  “按照我的推断……”夜摇光将她的想法说出来给毒王听,而后道,“所以保险稳妥的方法就是用本命灯,不过你得全心信奈我,在我利用本命灯控制你的生机之时,你万不可以兴起反抗的念头,否则对我对你都会有损伤。”

  面对死亡任何人都会本能的反抗,除非是完全没有求生意志的人,可显然毒王还不是那种想死的人。故而,夜摇光不得不先提醒毒王,一旦毒王升起了反抗之念,她的善举都立刻成了恶行,是性质的变化。

  “有劳夫人,我会谨记于心。”他的命本来就是温亭湛和夜摇光救回来,夜摇光没有必要费这么大的劲儿去杀他,他自然是相信夜摇光和温亭湛是一心帮着他。

  “不知你可记得你的生辰八字?”商议好后,夜摇光试探性的问道。

  毒王面色一滞,旋即无声的摇着头。

  夜摇光伸手扶额:“若是你不知你的生辰八字,那我就得取你一滴心尖精血。”

  原本只需要随便一根头发就行,可毒王不知道生辰八字,那就只能取心尖血,心尖血很是耗损元气,一滴心尖血的元气要半年的精心调养才能够养回来,如果普通人连续消耗了三滴心尖血,距离丧命也不远。

  “好,夫人尽管来取。”毒王没有半分犹豫。

  既然毒王主意已定,坚持用本命灯引其夫人现身,夜摇光立刻将需要的东西写下来,让温亭湛着人下去买,卫荆他们虽然被他们甩在了后面,但此刻也刚好赶来,需要的东西其实就是基本做灯的材料。

  这灯不能是现成的,匠人的手有匠气,对本命灯影响极大,从头到尾只能是夜摇光自己来,在制作的过程之中,还得全程用五行之气将其他的气息完全隔绝。

  “毒王,你记不得你的生辰八字,你可还记得你的生肖?”夜摇光突然开口问道。

  “这个我记得,我属虎。”毒王从脖子里掏出一个挂件,“这是我夫人送给我的第一件生辰礼。”

  是一个象牙牌,上面雕琢着一个栩栩如生的虎头。

  原来毒王虚岁今年已经五十岁,夜摇光点了点头就转身叮嘱卫荆:“灯台灯柄都要避开上面雕刻了蛇、猴图纹以及相关之物,澳门赌博网站:最好选择有马、狗图纹。”

  卫荆领命退下,夜摇光见毒王不解,便对他解释道:“生肖也是相生相克,虎与蛇、猴相克,与马、狗相合。本命灯与寻常我们用的灯盏不一样,切不可大意。”

  “让温夫人费心了。”毒王觉得夜摇光的学问门道极多。

  夜摇光笑了笑:“毒王先去用膳吧,吃些滋补的东西,待到我将灯盏制好再来取血。”

  材料买回来之后,夜摇光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来不及接无根之水来洗净,就只能取出紫灵珠将普通的水过滤一遍,然后将所有能够侵泡的东西全部浸泡,将上面属于旁人的气息全部洗干净。继而是开始将灯组装,然后是用毒王的发丝掺和着灯芯从新拎出一根灯芯,还有灯油,必须是新鲜的油,夜摇光都是采用现有的用紫灵珠将融合的杂乱气息全部驱除,即便有金子的帮忙,弄好也已经深夜。

  用符纸将之封存,夜摇光觉得很是疲惫,她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知道自己怀孕的缘故,还是真的是因为那一个小生命已经开始吸纳她营养成长,以她现在的修为,换做平常绝对不会这样累。

  累得她都不想去取毒王的血,等到明日再言,出了房门看着站在走廊上等待的温亭湛,因为她开门的声音而转过身,夜摇光直接扑入他的怀里:“阿湛,我好累啊,我不想走路,你抱我。”

  温亭湛二话不说将她打横抱起来,抱着她回房,已经给她准备好沐浴的水,夜摇光懒得都不想动,挂在温亭湛的身上:“我不想动,你给我洗。”

  “摇摇。”温亭湛的目光一暗。

  夜摇光下巴微扬:“怎么,不能占我便宜,就不伺候我了么?”

  听了这话,温亭湛哪里还不知道,他的妻子就是故意要折腾他,他敢说不么?于是只能乖乖的,极力的压制着心中的躁动与澎湃,亲自给她沐浴,偏偏在这个过程之中,夜摇光还要玩火,有意无意的引诱着他。

  当那一双温热带着水汽的手从他斜襟的衣衫滑入他的胸膛,与他肌肤相贴之后,温亭湛终于忍无可忍的按住作怪的小手:“摇摇,你知道的我有很多办法,在不伤了你的情况下,让自己舒服,别逼我勉强你。”

  温亭湛那一双压抑着喷薄火焰的双眸,意味深长的落在她的红唇上。夜摇光顿时双眸瞪大,啐了他一口:“你休想!”

  说着,就乖乖的将手抽了出来,温亭湛拉住她的手,一把将她拉得飞起来,另一手将搭在旁边的宽大柔软丝滑的绸缎迅速扯过来,抱着夜摇光一个旋身之间,万分长的绸缎已经将夜摇光裹得严严实实。

  看着被自己裹成一个蚕宝宝一样的妻子,温亭湛唇角不由一扬,这样她总不能热火了,也冻不着,伸手拿过擦头发的帕子,将夜摇光放在床榻上,耐心的给她擦起头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