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00章 侧妃谋士
  “摇摇啊,澳门赌博网站:已经是初夏了,这夏日若是飞雪,该是多大的冤屈。”温亭湛抬眼看着疏朗的夜空感叹道。

  “有本事你让它飞啊!”夜摇光白了他一眼,也没有继续和他扯下去而是问道,“若是士睿没有达到你的要求,你该如何?”

  其实萧士睿并不是那种有大智慧的人,他自然是不笨,但比起温亭湛和单久辞,那就不是一个级别。智慧这种东西,真不是可以弥补的东西,很多都是天定,读再多的书见过再多的世面,但真的要举一反三,并不是人人都会。并不是有个聪明的老师,就能够成为聪明的人。

  这世间如温亭湛这一类的人毕竟是少数。不然,世间岂不是乱了套?所以,夜摇光还是很担心萧士睿,她已经看出来了,温亭湛这个架势,就是真的撒开手完全不管的意思。

  “摇摇在担心什么?担心我放弃他?”温亭湛挑眉,“我在他身上耗费了十年的筹谋,永远不会放弃他。为君者,不需要有大智慧,只需要懂得如何用人,有大胸襟就成,而我也从来不曾教导士睿谋略,我交给他的更多是如何看人识人用人。”

  “那你为何……”要试探他。

  “正如摇摇所言,我不得不外放,我外放之前得把他安排好。自然是看一看他的本事,才知道如何给他铺好路,才能够放心的离去。”温亭湛解释道,“不过,他的身边即将多一个极好的谋士。”

  夜摇光顿时反应过来:“你说尚玉嫣?”

  温亭湛颔首。

  夜摇光的眉头微微一皱:“她嫁给士睿,是你故意为之?”

  “是她亲口所求。”温亭湛捏了捏夜摇光的手,“她也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女人。”

  尚玉嫣入了帝都,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再回去,她心里明白,她想要保全尚氏在琉球光鲜富足不被人践踏的生活,她必须要有一个仪仗。这个仪仗不能是其他王爷,那是成为温亭湛的敌人,而她深深恐惧温亭湛。

  自然,尚玉嫣那么聪明她不会选择陛下,陛下的年岁已高,且前不久才出了昔日的万昭仪现如今的宁妃一事,她要博得陛下的关怀不可能。因此,她做出了一个最聪明的决定。

  明面上成为萧士睿的侧妃,实则成为萧士睿的谋士。她是算准了温亭湛不可能不外放,算准了温亭湛离开之后,萧士睿缺一个就近的智囊。

  “士睿也知晓?”夜摇光听了温亭湛的话,不由感叹尚玉嫣,真的是一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可惜她生在了琉球,她如果生在了大元朝,兴华帝只怕舍不得将她给嫁出去。

  “自然是知晓。”温亭湛点头,“这世间没有人比尚玉嫣会更尽心的辅佐萧士睿。”

  因为尚玉嫣是亡国郡主,尚氏一族的兴衰都在她一人身上,只要萧士睿成为皇帝,她成为贵妃,那她就永远可以保住尚氏一族在琉球的地位。

  “你不怕把她的胃口养大了么?”夜摇光的目光有些复杂。

  如果尚玉嫣不满足于成为一个贵妃,如果她想做皇后,如果她想做皇太后,只怕以她的能耐,喻清袭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她求我成全之时,险些当着我的面服下绝育之药。”温亭湛的语气之中都有些佩服。

  夜摇光的心里震惊无比:“她竟然能够做到这一步……”

  “聪明的女人。”温亭湛再一次赞扬,“除非有朝一日我死了,否则她不敢有非分之想。”

  想做皇后做皇太后,那也得看他答不答应。

  “她只怕是真的不想生下士睿的孩子……”夜摇光也是轻叹,她的孩子永远出不了头,如果琉球已经平定了几十年还好,琉球才刚刚平定,多少心没有收回来,这个时候如果他们的郡主生下了储君的儿子,只怕琉球那些老臣的心也会活络,到时候她自己会陷入两难的境地。

  那些人会逼迫她,她是杀了这些已经对不住过一次,让他们沦为亡国之臣的追随者,还是成为他们口中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一心顾着萧家呢?

  “摇摇,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命。”温亭湛伸手抚平了夜摇光眉宇间的愁绪,低声道,“你何时也变得多愁善感了?”

  “我并没有多愁善感,只是难得遇上一个从头到脚让我欣赏甚至有些钦佩的女子,却没有想到她的命运如此多舛,有些感叹罢了。”

  “师傅师傅,快快快!”

  就在这时,金子的高喊声传来,夜摇光迅速的一个纵身而起,她一个旋身之间,袖中黄表纸飞出,朝着从毒王身体里被逼飞出来的蛊虫拍过去。

  黄表纸一黏上蛊虫,夜摇光指尖翻飞,黄表纸迅速的叠起来。夜摇光咬破手指头,迅速的用血代替朱砂将符纸封上。

  “摇摇!”温亭湛奔上来。

  夜摇光已经从芥子里取出一瓶伤药递给温亭湛,略带着点撒娇的语气:“好痛,阿湛,快给我上药。”

  温亭湛心中的气不上不下,到底是先紧着她,认认真真的给她上了上药:“这会儿知道痛了,咬的时候怎不知痛?”

  “你又数落我。”夜摇光撇嘴,“哪个地师没有这个习惯。就算要改,也不可能一朝一夕!”

  其实她可以用五行之气将之先封住,然后从芥子里面取朱砂,但是从上辈子都带出来的习惯,已经成了本能反应,她又不是故意咬自己。

  “你若是下次再咬自己一口,我便在我手上划两刀,准能够让你改掉。”温亭湛极其认真的对夜摇光道。

  “你威胁我!”夜摇光瞪着他。

  “不是威胁,是看准了你心疼我胜过心疼你自己。”温亭湛摸着她已经没有流血的伤口,“我亦然。”

  我亦然。

  三个字,顿时让夜摇光没了脾气,温亭湛划自己两刀,她光是想想就觉得心疼的不行,这会儿深刻的明白,她咬自己一口,自己是觉得没什么,但温亭湛的心里肯定是难受不已。

  “你总有法子对付我。”夜摇光嘟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