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199章 最知阿湛者摇摇也
  “嗯。”只要是夜摇光想做的,温亭湛基本是没有不应允。

  而且毒王是他们的恩人,没有毒王太子妃就该命陨了。太子妃命陨,不说带给他们的情感打击,就说萧士睿按照制度得守孝三年。这三年,许多事情萧士睿都不好参与,对于他们而言就失了先机。

  想到这里,夜摇光不由问道:“太子妃毒发,牵涉到朝堂?”

  原本以为是毒害太子的真凶,这会儿才想起来竟然是朝堂之争的可能性最大,只怕现在不少人想要给萧士睿使绊子,只不过夜摇光可以毫不骄傲的说,温亭湛在帝都一日,就没有人能动得了萧士睿一分,哪怕是掌握生杀大权的兴华帝。

  “嗯,是单久辞所为。”温亭湛从不主动对夜摇光说这些,但是也从来不隐瞒这些,只要夜摇光问了,他都会知无不言。

  “你如何回敬他的?”其实夜摇光猜也是猜的单久辞。

  整个朝堂之中,能够在温亭湛的眼皮底下险些陷害住萧士睿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单久辞,另外一个是元奕。但元奕对于权力这些东西并不看重,他的目标是颠覆元朝,斩断护国龙脉,解脱他的父亲。

  这种争权夺利的手段更侧重单久辞,虽然单久辞动了太子妃,但夜摇光只是情感上的愤怒,并没有道德上的谴责。双方是敌对,关乎家族兴衰,关乎生死存亡,自然是穷极手段。温亭湛对付单久辞也不会心慈手软,少不得也会牵连到单家的家人。

  各凭手段罢了,单久辞在夜摇光这里只是一个敌对的陌生人。对付他都不需要她费心思,虽然她也未必有那个手段,。

  “储君之位够不够?”温亭湛隐含笑意的看着夜摇光。

  夜摇光顿时双眸一睁:“你……”

  “哈哈哈哈。”看着夜摇光错愕的模样,温亭湛不由笑出了声,他发现她每一个生动的表情都能够让他开怀不已,“他想擒贼先擒王,把士睿给逼退。陛下若是要再扶持士睿,就不得不壮大士睿的班底,首当其冲的自然是我,我才刚刚封侯,若是再加官,只怕真的就成了众矢之的。但这也是陛下想要看到,陛下想知道我有没有那个力挽狂澜的本事。受不受得住惊涛骇浪,其次就是闻游他们,到时候闻游他们就得早早外放出去,然后他会选择各个击破,此计不可谓不高,而且他还弄了一个替死鬼,即便是到此刻我也抓不到一点证据,证明此事与他们有关。”

  “从那年顺天府开始,我就知道他会是你的劲敌。”从第一眼见到单久辞起,夜摇光就知道温亭湛和单久辞,必然是不死不休。

  这个世间能够称之为温亭湛对手的人不多,澳门赌博网站:但单久辞绝对是第一个。

  “的确是劲敌。”温亭湛也颇为感叹,“此次若非有你去长青县,提前将赤云灵芝取回来,我还当真陷入了一个困局。”

  单久辞已经沉寂了许久,自从上次暗中让人举报琉球有和氏璧之后,他整个人都好似不问世事一般,纵使他一直派人暗中盯着他,可却一直没有察觉单久辞的举动,若非太子妃突然毒发。他都快要忽略了单久辞,但即便他及时惊醒,也依然晚了单久辞一步。

  “我们夫妻齐心,这世间自然是风雨无阻。”夜摇光对温亭湛弯了眉眼。

  温亭湛握住夜摇光的手,黑夜之中,他们缓缓十指紧扣,让那冷风都穿不透他们之间,他们的心就像他们紧握的双手亲密相连。

  “既然他迫切的想要将士睿逼退,那我便让士睿彻底的走上台前。”温亭湛的声音依然清润,“士睿是不是储君,都已经随着我封侯,而成了眼中钉,那些心中抱着最后一点奢望的人也彻底绝望。既如此,不如早些让士睿立储,名正言顺的承受他们的狂风暴雨,自然也可以正大光明的行使储君之权。我将单久辞的计转了个圈,让陛下知晓这是针对士睿而来,现在只等喻氏产子,陛下在等一个契机,一个立太孙的契机。”

  “如果素微生了一个女孩该如何?”夜摇光不由皱眉,她没有去看喻清袭的胎像,到现在也不曾知晓喻清袭怀的是男是女。

  “陛下想要立储君,有的是理由,无关喻氏生男生女。”温亭湛笑的意味深长,“这次陛下带士睿去国忌行香,就是表明了心思,有些朝臣该怎么做已经开始行动,剩余之事我们坐观便是。”

  “你其实也是想借此考验一下士睿的能耐吧?”夜摇光突然道。

  温亭湛忽而目光幽深,他深深的凝望着夜摇光:“其实这世间,知我最深者,唯摇摇也。”

  “因为我们是夫妻啊,而且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夫妻。”夜摇光偏头靠在温亭湛的肩膀上,“你必然是要外放,而单久辞很聪明,他不为官,就是不想被束缚,他想去何处就能够去何处。你和他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他是国公家的公子,而你是布衣寒门。他就算不用汲汲为营,不用出仕依然有大把的人可用,大把的官僚臣服,听从指挥。而你不得不去靠自己一步步将这些拽在手里,你们的起点不一样。单久辞可以时时刻刻的留在福安王的身边,但你不能时时刻刻的替士睿保驾护航。”

  “是,所以我也想试一试士睿的真水准,这不就随你一道离京了。”温亭湛坦然的承认,“我让许多人知晓我不在京中,就是给他们一个绝佳的机会,莫要让士睿国忌行香之事大成,否则陛下可是多了一条连列祖列宗都认可的理由。”

  “还说最放心不下的是我一人,其实你每次哄我开心的举动都有深意。”夜摇光轻声哼道。

  “这不好么?”温亭湛眼中晕染着宠溺的笑意,“为夫不荒废正业,也不耽搁讨好夫人。”

  “好什么好,这证明你对我不是一心一意!”夜摇光瞪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