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193章 无妄卦
  “我要随着阿湛外放啊。”夜摇光理所当然的笑道,“阿湛他总不能一辈子都留在帝都做京官吧。”

  “有何不可?”太子妃几乎是脱口而出。

  夜摇光侧首看着太子妃。

  太子妃的目光闪动:“史上也有不少这般先例。”

  “那都是王侯出身,阿湛是寒门出身。”夜摇光了然的笑了笑,旋即道,“而且我也想多出去走走,在帝都他每日都得按时按点在上朝当值,等到了外地,他就能够自由,以他的能耐定然可以半日就把一日的公务做完,到时候就可以陪我在当地走走玩玩,多好啊。”

  看着夜摇光一脸憧憬的模样,太子妃不由摇头笑了笑:“那该让明睿侯接替岳大人,做九州巡抚,你就真是可以走遍大江南北了。”

  “这个好啊,等到阿湛资历够了,我就怂恿他去谋这个位置。”夜摇光对着太子妃眨了眨眼。

  她当初听说的时候就格外的心动,这真的是一个既能够玩乐又可以把天下风景看透,还能够不耽误为官为民,多美的差事啊。

  看着夜摇光的眼睛闪动着光芒,太子妃都忍不住笑出声:“你啊,都二十好几嫁为人妇,却像个十一二岁没有定性的丫头。”

  “这都是让阿湛给宠出来。”夜摇光眉眼一弯,像月牙一般明亮,“阿湛说,无忧者心不老,青春长存。”

  “夫人三句话都离不开侯爷,老奴活了一辈子,就没有见过夫人与侯爷这般恩爱的夫妻。”郭妈妈听了都忍不住打趣夜摇光。

  夜摇光也不害羞,就理所当然的默认了。

  太子妃眼角的笑意加深,和夜摇光走了半个时辰的路也有些累,就折回房间,留了夜摇光在府邸用膳。并且派人去通知温亭湛,所以晚上的时候温亭湛和萧士睿一道来了王府。

  晚膳他们四个晚辈就陪着太子妃用,用了晚膳夜摇光和温亭湛只是略坐了坐,就和萧士睿去见毒王。

  毒王答应温亭湛炼制的解药炼制出来了,他现在心急的要去寻他的妻子,等夜摇光已经等得有些暴躁了。

  夜摇光和温亭湛去暗室的时候,毒王正坐在桌子旁手里拿着一个坠着绿宝石的头绳,他的饭菜都没有怎么动,正看着头绳出神,就连他们靠近都没有察觉,夜摇光想那定然是他妻子之物。

  “毒王。”好一会儿,温亭湛才出声。

  毒王立刻将东西收起来,澳门赌博网站:侧首看向二人:“你们来了?”

  “我们来了。”温亭湛和夜摇光坐在毒王的旁边。

  “我想知道我要去何处寻我的夫人。”毒王显得很急切。

  温亭湛看了看夜摇光,夜摇光从怀中取出三枚祥符通宝:“我给你起上一卦,你心中专注的想着你夫人便是。”

  待到毒王点头之后,夜摇光撒出铜钱,得出来的六爻分别是:三阳两阴一阳。

  夜摇光顿时脸色凝重。

  见此,毒王就坐不住了:“快告诉,到底在何处?”

  目光看了看温亭湛,夜摇光才沉声开口道:“这是已经六十四卦第二十五卦——无妄卦。无妄卦乾上震下,乾为天,震为雷,为天雷震响之象,主事与愿违,不利有所往。若是寻人,只有三个字。”

  “哪三个字?”毒王面色微沉。

  “不可寻。”夜摇光唇启轻声却有力的吐出三个字。

  毒王蓦然跌坐下去,他的眼珠不断的动着,显示着他内心的焦灼与挣扎,好久他才目光坚定的看着夜摇光:“若我非要去呢?”

  “凶多吉少,恐有无妄之灾。”夜摇光语气严肃。

  毒王面色一灰,他目光散乱了好久,才苦涩一笑:“罢了罢了,终究是我欠了她,若是此去是偿她一命,那也算是我还清了对她的亏欠。”

  说着毒王就站起身,他去暗室的博古架上取出一个铁盒,将之递给了温亭湛:“多谢你们夫妻,让我知晓原来我并没有仇人,不论我是否有去无回,只怕日后我也再难与你们夫妻见面,这里面是我所知晓的所有的毒方,每一剂毒药都备注了相应的解毒之法,有些更是我独门炼制。我一生的心血便在此,我知晓你通晓医理,这些都难不倒你,但我也有个请求。”

  这份礼物可谓珍贵无比,温亭湛双手恭敬的接过才问:“请讲。”

  “这东西不适合你袭承,世人都看不上炼毒制毒之人,却不知这世间毒可害人,却亦可救人,日后你若遇上真心喜爱制毒,且品行尚可之人,便让他拜在我的门下,将这东西传给他,不要让我毕生的心血就这样埋没。”毒王如同说着遗嘱一般交托温亭湛。

  温亭湛对着毒王尊敬一礼:“我定然不负所托。”

  毒王欣慰的点了点头,对着夜摇光和温亭湛一抱拳:“告辞了,二位。”

  说着,他就迅速的从暗室里闪身出去。

  夜摇光看着那极高的一个铁匣子,想必那手札也很厚,心里颇有些惋惜,不由轻叹了一口气,温亭湛伸手握着她的手,一手捧着帖匣子走出暗室,对着萧士睿道:“把这个暗室里的活物都清除,其他的保留下来吧。”

  也算是相识一场的留念。

  萧士睿点头:“我吩咐人去做。”

  夜摇光和温亭湛走着回府,踏在细碎的月光之上,夜摇光的心有些沉重,她看着温亭湛:“阿湛,你知晓毒王和他妻子的事儿么?”

  月光之下,温亭湛微微偏头,他的半张脸隐在阴影之中:“这是毒王自己种下的因……”

  毒王生在药谷,是药谷谷主的独子,可是他天性怪癖,不喜欢学医反而喜欢制毒,对毒药的喜爱到了一种疯狂的地步,就连成婚也是父母之命,仿佛娶谁都无所谓。

  可是他的爹娘偏偏给他娶了一个刚烈的女子,这个女子一心想要知晓毒物到底有多好,值得她的夫君对她不屑一顾,为此她开始深入的研究毒药。

  为了引起夫君的注意,她开始制毒,制出极其诡异复杂的毒,让毒王来解,终于毒王的目光由她炼制的毒渐渐的投在了她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