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189章 小魔头的身份
  秦敦没有回内院换衣裳,他随时可能要出门去体察,所以衙门后面的小憩之地也有他的便袍,很快就换了回来。和夜摇光一道出了衙门的大门,却没有想到唐氏竟然等在门口。

  这一见面,瞬间就尴尬了。夜摇光心里莫名一沉,秦敦既然说了她已经离开,唐氏还在这里等,那是笃定她还在,这说明唐氏在衙门内安排了眼线,虽然夜摇光不排斥女人管男人的公事,但那也得是有能耐,心思正的女人,唐氏明显不是那一类。

  秦敦也不傻,他立刻就想到这一点,脸色就更加的难堪。

  倒是唐氏看到夜摇光,立刻抱着秦珩走上前:“灼华姐姐,我听闻你来寻老爷辞行,特意在家中备了些薄酒,时辰也不早,灼华姐姐不如用了膳,再歇息一宿,明早再启程?”

  只字不提秦敦说夜摇光已经走的话。

  “我想尝一尝长青县的再临阁到底比不比得上我们当年在书院读书时的源味楼。”夜摇光直接拒绝,“已经订了桌子,我有些话也得单独私下吩咐敦子,嫂夫人一番好意就心领了,来日方长,日后总能再聚。”

  “再临阁啊,是个好地方。”岂料唐氏完全听不出夜摇光不愿和她一道用膳的意图,目光微亮,“我也许久未去,灼华姐姐有所不知,我们老爷得罪了不少人,正想着抓他的事儿做文章,灼华姐姐孤身与老爷去闲谈,我们老爷倒是无所谓,妾身恐那些不明就里之人传些闲言碎语,妨害了灼华姐姐的名声。妾身带着珩哥儿随老爷和灼华姐姐一道,灼华姐姐有何话只管对老爷说,妾身和珩哥儿自然不会泄露。”

  穿着一身男装的夜摇光顿时一阵无语。

  若是之前她还想给唐氏留一点颜面,那么这会儿就真是的有些反胃,她最厌恶的就是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的人。

  “嫂夫人能看得出我是女儿身么?”夜摇光直白的问道。

  唐氏因为夜摇光这样不给她脸面有些不愉,但情绪也只是眼底一闪而过,她正待开口,秦敦当先一步:“来人,天色不早。将夫人和少爷送回内衙,别让少爷着凉,这身子骨才好不久。莫要因为照料不经心,反而怨怪其他。”

  唐氏脸色一白,秦敦就和夜摇光离开。原本秦敦的好心情就因为这个插曲而变得极其糟糕,和夜摇光到了再临阁,也是不知道说些什么,一个劲的喝闷酒。

  等他三杯下肚,再举杯的时候,夜摇光用筷子按住了他的杯沿:“只有无能之人,才会借酒消愁。你连青山村就能够改变,还惧改变不了其他?”

  “我还真改变不了她。”秦敦握着杯子苦笑,“她以前不是这样……”

  说着秦敦的目光有一丝犹疑一丝怅然一丝恍惚。唐氏生在太原,是他们同书院所有人的妻子里,她唯一算是没有把关,甚至秦敦大婚前都没有见过的人,就算是秦敦大婚,因着当时她和温亭湛打算远游,也只是来去匆匆,却没有想到唐氏的为人实在是……

  如果她当真是为了秦敦委屈,夜摇光还不会这么反感,很明显夜摇光看出来她是起了攀比之心,为了这个甚至连儿子都利用。

  “未成婚之前,她很是温柔贤惠善解人意……”秦敦声音有些黯然。

  “人心隔肚皮,你未必看得清。”夜摇光叹了一声,“既然改变不了,那就别勉强自己去改变她,在她面前多保持些清醒。”

  秦敦的痛苦,反射出来他对唐氏的深情。

  “放心吧,小枢,我会警惕。”秦敦对夜摇光道。

  警惕两个字,用在夫妻之间,是多么沉重的字眼。明显在秦敦还对唐氏有情的情况下,就能够用出这两个字,夜摇光估计唐氏肯定还做了其他的事情,才会让秦敦心冷至此。

  唐氏在消费秦敦的情意,待到将秦敦对她的情分耗尽,只怕就是他们夫妻形如陌路之时。

  “敦子,只要你不变,你永远是我们的兄弟,无论何时何地,无论旁人做了什么,都不会改变你在我们心中的地位。”夜摇光诚恳的对秦敦道。

  秦敦这才一扫愁云:“我记得,我还有你们。”

  “对,澳门赌博网站:你还有我们。”夜摇光举起酒杯,这是这里一种特殊的果酒,味道格外的清甜,夜摇光还蛮喜欢。

  夜摇光不由暗想,若是喻清袭遇上的是秦敦该多好。喻清袭想要的秦敦都给得起,而秦敦最适合喻清袭那样精明而圆滑的妻子,只可惜这世间的姻缘谁也说不准。

  而后,夜摇光和秦敦又聊了很多话题,又回到了当初在书院那样的肆无忌惮,秦敦依然挺能吃的,他们两个人点了十个菜,加上了金子,两人一猴愣是吃的干干净净……

  吃完了晚膳,终究还是要别离,秦敦和他的侍卫回了家。她已经感觉到了暗中一双监视的眼睛,唇角不由轻轻一扬,直奔青山村,往长青山宁璎所在之地而去,闵罗宗的人尸体已经被清理。

  夜摇光纵身落在了血婴剑出来的地方:“跟了我这么久,你到底意欲何为?”

  既然被识破,小魔头也就不隐藏,他一个闪身落在和夜摇光不到五步距离的地方:“你不是要我唤你娘么?这哪有做娘的将儿子扔下的道理?”

  “你这是要赖上我咯?”夜摇光挑眉,“好啊,不过你这个做儿子的修为可比我高,我这个做娘的自行惭愧,教不了你东西,那我便给你找一个能够教导你的师傅吧!”

  夜摇光话音一落,小魔头的脸色一变,他倏地一个纵身而起想要离开,但是四周血色的红芒笼罩下来,他就好似撞上了铁墙一般被反弹回来,跌落在地上。

  “咦?”血婴剑出现,宁璎的发出一声轻诧,“万魔心诀!”

  “你是何人?”小魔头拧眉问道。

  “宁璎。”

  小魔头顿时态度一变,再也没有往常的嚣张跋扈,站起身恭恭敬敬的行礼:“修绝见过魔后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