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188章 秦敦的志向
  美美的睡了一觉,夜摇光第二日一大早用了早膳并没有立刻辞行,而是去看了梦寻,她伸手探上梦寻的脉门,五行之气流入梦寻的身体,她依然虚弱得不行。

  “陌大哥可有说过,梦寻如何进食?”夜摇光看着梦寻仿佛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她已经不是妖体必须的如凡人一样三餐进食摄入营养。

  “神医已经开了一个药方,每日熬了补元气的汤药,给寻儿喝。调养五日,寻儿自然就可以吃流食。”辜濛回答。

  夜摇光点了点头:“如此便好。”

  说着,夜摇光就站起身:“我今日也打算离开长青县,若是梦寻身子没有如陌大哥所言那般康复,你可以传信到帝都与我。”

  “夫人,这边请。”辜濛听了,给梦寻掖了掖被角,才站起身恭敬的侧身,摊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夜摇光扬了扬眉还是在辜濛的指引下,去了书房辜濛取出一个精致的小匣子,打开之后里面是一块令牌一般的玉牌,玉牌上有一个辜字。

  辜濛将匣子双手举到夜摇光的面前:“夫人,这是小人的投诚。”

  这是一个信物,夜摇光旋即就明白,她本来想推拒,但是伸出的手顿了顿还是接下来。谁也不嫌弃有用的人多。再则梦寻的美貌,她没有了法力只怕日后麻烦会不少,他们夫妻也可以成为辜家的依靠。

  “好,那我收下,若是需要你们去办的事情,自然会吩咐你们。”

  夜摇光在辜府用了午膳,又休息了一个下午,在午后算着时间,秦敦应该不忙了,于是就直接去了县衙之内亲自向秦敦辞行。

  “小枢怎么也得让我再做一回东再走才是。”秦敦闻言,就立刻开口。

  夜摇光原本就想拖到晚上,等小魔头入套,也就没有推拒,但是夜摇光又不想再见到唐氏,于是开口道:“我来了长青县也两趟,可却不知道这里有没有特别美味的酒楼,还记得我们读书那会儿,可是源味楼的常客。”

  提到书院的时光,秦敦想到也是笑得格外的开怀:“有,我这就让师爷去订,我们这小县城有个再临阁,不但有凤翔府的特色酒菜,还囊括了整个陕西的不少名点,我早就想带你去尝尝。正好今日公务也已经处理完,待到申时正过之后,我们便一道去。”

  “好。”夜摇光觉得秦敦是听出了她的意思,于是爽快的答应。见秦敦的确是这会儿没有事情,周围也没有人,便开口问道:“敦子,你可有对你仕途有所规划?”

  秦敦没有想到夜摇光会这样问,于是认真的想了想,才开口道:“小枢,我一人之力有限,但我想多去几个地方,多看看多走走,尽我毕生之力,帮扶更多需要帮扶之人。其实,若是可以,我最大的愿望,便是有生之年当遍所有县城的父母官。”

  “咳咳。”正在喝茶水的夜摇光被秦敦的话给呛着,“你可知我大元土地辽阔,共计近两千个县城,你就算一年换一个地儿,那也得两千年!你要做老不死么?”

  “不过是一个念想。”秦敦忠厚的笑了笑,“所以我只能退而求次,做不了全部县城的父母官,那就做一辈子的外放官,我也没有多大的志向,只要能够熬到布政使就心满意足,手握一省大权,尽我最大的力去影响下面的知府,希望他们能够将我的治方影响到县城。”

  夜摇光听了有些感动,布政使是正三品,相当于省长。听着是不低了,有些人一辈子都熬不上去,但是对于那些一门心思想要往帝都挤,眼睛始终盯着六部尚书更甚者中书令的人,秦敦是真的只想做个为民之官。

  “你不想去帝都么?”夜摇光问道,恐怕没有几个读书人不想去见一见帝都的恢弘,不想站一站金銮殿的位置,不想时时刻刻和帝王相见。

  秦敦很果断的摇头。

  “为何?”

  不好意思笑了笑,秦敦开口道:“小枢,我是个没有多少心眼的人,帝都水深火热,我在一方所接触的同僚有限,我尚且还能够应付,实在是应付不了,我也可以求助允禾。但在帝都,小六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孔氏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我和小六虽则文武不同,但心思其实都不是极深的人。再则,我们这一群人总不能都挤在帝都,在一个地方扎堆久了,我们的眼睛就极难再看到外面的天地。不论是允禾还是淳王殿下都需要一双在外面的眼睛,我想做这一双眼睛,因为我智不如蚊子,武不及小六,但我胜在永远有一双清明的眼睛。将来,无论发生何事,我都不会让它蒙尘。”

  “你可知我会把你今日的话告诉阿湛和士睿,我想他们很愿意成全你,到时候你就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夜摇光极其慎重的对秦敦道。

  秦敦的目光一亮,他迅速的转身,去取出一份手稿,递给夜摇光:“小枢,你把这个交给允禾,让他指点指点我。”

  “这是……”厚厚一份,夜摇光礼貌的没有去翻阅。

  “这是我这几年为官的心德,还有些我有想法,但却执行不了的策论,以及我对未来自己的畅想。”秦敦也没有隐瞒夜摇光。

  “好,我带回去交给阿湛。”夜摇光慎重的收好。

  “老爷。”这时候外面有人喊了一声。

  “何事?”秦敦扬声问道。

  “夫人带着少爷来了。”外面的人回答。

  秦敦的眉头皱了起来:“你告诉她,我要会客,让她带着珩哥儿回去。”

  “是。”

  “等等。”秦敦就叫住躬身站在门外的人,“你告诉他,小枢已经离开。”

  “是。”

  等到通传的衙役退下去,秦敦才转身对夜摇光道:“小枢你等等,我去换一身便袍,我们就去再临阁用膳。”

  夜摇光点了点头,没有多说其他。虽然唐氏有些小心思,但是只要秦敦一直是保持着清醒的就好,就出不了大纰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