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175章 宁璎之死
  可他已经修为全废,魔族的人还不将给他活生生的拆了么?

  然而,如果他们连魔族都回不去,天大地大便真的无一容身之处,尤其是沐梓邪的伤必须要精心的调养,没有魔族的抵挡,应付着那些冲杀而来的复仇宗门之人,她根本没有办法安稳的救他。

  所以,她带着他杀回了魔族,谁不听话那就去死!

  魔族不会甘心被一个突然杀出来的人统御,为了赢得更快给他治疗的时间,也为了不引起整个魔族的人顽强抵抗。

  她说,她是他的妻。

  魔皇之妻,自然是魔后!

  仅凭这一个身份,那些惧于她诡异功法的人也不得不咽下这口气。

  就这样,他们成了夫妻,宗门的人都是由魔族的人领人去抵御,而她成了坐镇指挥之人,她全部的精力都在给他疗伤之上。

  魔族和宗门长达十年的厮杀就这样开始,她的修为越来越恐怖,不到十年的时间,整个修炼界,不论是妖魔鬼神都无一人是她的对手。十年的时间,她呕心沥血,终于将他被震碎的筋脉给一点点修复,她拉着他一步步的重新学会如何行走。

  这十年,她彻底的看清了自己的心,她对他已经不再是师徒之情,应该是在沐仙宗的时候她就明白,她说的大义凛然,其实就是舍不得伤了他,为了他宁可自伤,若这都不是情,那么什么才是情,什么才是爱?

  “梓邪,我有话与你说……”既然动了心,那她就应该毫无隐瞒的将一切告诉他,她在他的身体恢复如常人一般之后,将她与羽承傲之间的事情一五一十,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

  他怒得青筋直跳,差一点就要冲出去将羽承傲给宰了,他捧在心尖上的女人,他竟然这样的对待!

  敞开了心扉,沐梓邪和宁璎在魔族举行了婚礼,他们正式成亲,成了真正的夫妻,宁璎不知为何没有落红,宁璎和沐梓邪都以为是因为她的第一次给了羽承傲,对于这个他们修炼之人其实并不看重。

  沐梓邪纵然有恼,也是恼自己没有在她最需要的时候陪在她的身侧。但沐梓邪心中却有了一个执念,那就是他一定要亲手宰了羽承傲。

  若非羽承傲的事情,扰乱了宁璎的心绪,宁璎闭关不出,他一心记挂着宁璎疏于防备,怎会让人钻了空子,在他祖父渡劫的时候遭了道?那是这世间仅有的几个正眼看待他的人。

  所以,沐梓邪修炼起来更加的勤奋,哪怕是被废了两次修为,一次比一次惨,可他的生命力就是那么的顽强,魔修要比正统的修炼快很多,即便宁璎和沐梓邪都不曾用无辜生灵的生命鲜血和神魂修炼,但是沐梓邪依然与宁璎在双修之下,八年的世间超越了宁璎。

  恰逢这个时候,宁璎有孕在身。

  而魔族与宗门之间的杀伐也已经到了越演越烈的地步,宗门是不死不休,那么为了结束这一场战乱,就必须要有一方被强势打压的再无反抗之力。沐梓邪亲自带领魔族大军,第一次就拿下了神丹宗。

  当年的神丹宗的少宗主,如今神丹宗的宗主,和宁璎是故人成了魔族的阶下囚。

  在沐梓邪第二次出征,打算一举杀上天羽宗的时候,神丹宗的宗主以当年的恩情要求见了宁璎一面,他将当年的真相如数告诉了宁璎。

  “你欠承傲之情,便是赔上一命都还不清。他为了让你重燃活下去的斗志,付出如此之多,可你不但杀了他的祖父,你的丈夫现在还要屠尽他一族!”

  宁璎从来没有想到这中间还有这样的隐情,她的心情很复杂,对待羽承傲,她是动过心,但那是任何一个女人都会有的人之常情。现如今,她清楚的知晓对羽承傲那是一时的感动,动了心却从未动过情。

  可她却是真的欠了羽承傲太多太多,若是她不知晓她可以无动于衷,可现如今知晓了,她若仍然装作不知,她永远过不了心里的砍。纵然她杀了羽承傲的祖父,可她不悔,羽承傲的祖父对她下了杀手,亲手将沐梓邪的每一根经脉当着她的面捏碎!

  但她却不得不保下羽承傲的性命,这是她欠他的,不论他要不要。而且,她深深的知道,沐梓邪这一去就是要羽承傲的性命。

  当她赶到天羽宗的时候,羽承傲和沐梓邪的交战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头,两人的结界绞缠,神魂交战,她的声音他们的神魂根本听不见,羽承傲终究不是沐梓邪的对手。

  在沐梓邪对羽承傲致命一击的时候,宁璎强势的突破了他们两人的结界,从沐梓邪的身后抱住了他,沐梓邪的气息一散,而这个时候羽承傲竟然反击回来。

  宁璎当即一个旋身,替沐梓邪挡下了那致命的一击。即将临盆的她,纵然已经运足了全身的气,依然抵挡不了羽承傲那全力一击,重伤的宁璎,生了一天一夜的才将她的女儿生下来。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的不是她孩子的父亲,而是羽承傲。

  “我的孩子,我的丈夫呢?”宁璎目光冷沉的看着羽承傲。

  “他带着你们的女儿走了,让你不要去寻他,你们夫妻缘分已尽。”羽承傲语气淡漠的对她道。

  “你胡说!”宁璎一个字都不相信,“你最好杀了我,若是待到我养好伤势,我若是知晓你伤了他们,我定然不会放过你。”

  她欠羽承傲的,她自认还清了,从此,他们再无恩情。

  “统御魔界的皇,我如何伤得了他,若非有你,我只怕已经在他手下魂灰魄散。”羽承傲淡声留下这句话,便离开。

  宁璎再也没有见到过羽承傲,直到她养好身子她回了魔族,可是等待她的竟然是沐梓邪另娶新欢的盛大婚礼。她不相信这一切,她质问,她甚至在他的冷漠之下,与他在魔族大战了三天三夜,最后她败了。

  “你我夫妻情断,从此一别两宽。”

  这是沐梓邪在宁璎的世界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宁璎带着血婴剑失魂落魄的离开了魔族,却遭到了不知名的势力袭击,最后她被逼迫得爆体保存一缕神魂在血婴剑之中,深埋地底千尺,才躲过魂飞魄散的下场。然而,没有多久就有人给她下了封印,从此她的神魂陷入了沉眠。

  再次醒来,是被闵罗宗的人惊醒,而她的血婴剑之上多了她自己的武器印魂锁,印魂锁是当年沐梓邪赠她血婴剑,她送给沐梓邪的定情信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