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156章 二度去凤翔府
  找到了赤云灵芝的下落,澳门赌博网站:并且对方对他们有所求,接下来的事情就很好办,大家一颗紧张的心也就有了着落,唯独温亭湛兴致不高。

  只因,他才和妻子大婚十天都不到,就要分离!

  在一旁收拾细软的夜摇光,看着坐在床榻上面无表情,却浑身流转着落寞气息的温亭湛,心里也有些内疚,毕竟他们真的是新婚期,要放在前世,那是蜜月都没有过完,于是伸手将宜宁等人都挥退。

  “别不开心了。”夜摇光站到温亭湛的旁边,伸手捏着他触感依然很好的脸,单手抬起他的下巴,一口轻佻的语气:“来,爷,给妞笑一个。”

  温亭湛双手一搂就抱住夜摇光的腰肢,然后将头靠在她的胸前,沉默不言,但是夜摇光就是知道他心里郁闷的不知道怎么形容。

  “四月十一是小六和妍妍大婚,现在已经三月中旬,五月的时候又是士睿迎娶侧妃,幼离五月的时候该临盆了,府中的事情我总要看顾着不是?我若此刻不启程,那就得耽搁到六月,这不是纯心让士睿他们心里不安么?”夜摇光柔声的对温亭湛道,“再则,虽然娶侧妃不如正妃重要,可我想太子妃怎么也不想错过儿子的任何一场婚礼。还有便是不提我们与士睿的情谊,就说太子妃素来待我也极好,我也不能让她就这样拖着在榻上躺着,早日解毒,也能够早日去除我们一块心病不是?”

  “唔。”温亭湛听不出情绪的应了一声。

  夜摇光双手捧着他的脸:“我会早去早回,梦寻之事我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再说我们都已经是夫妻了,还有一辈子那么长,别计较这几日。”

  “只想朝朝暮暮,时时刻刻与你相伴。”温亭湛的声音轻柔。

  “小嘴可真甜!”夜摇光摸了摸他的嘴一般。

  温亭湛漆黑幽深的眼眸光亮异常:“摇摇可要尝尝到底有多甜?”

  “好啊!”说着夜摇光就俯下身,狠狠的亲了上去,难得主动的双手环着他的脖子。

  夜摇光如何不知道某人这是饱暖思yin欲,但是他们这一分开恐怕又要少则五六日,多则半月。总不能将他给饿坏了,回来之后吃不消的还是自己。所以,这一晚夜摇光特别的温顺,不断的配着他的折腾。

  次日,交代好了宣开阳,夜摇光趁着温亭湛不在的时候,和金子一道出发,再一次去凤翔府,由于温亭湛早就将信传给了秦敦,所以夜摇光直接到了长青县的县衙,唐氏带着儿子秦珩知道了夜摇光要来,所以一直在等着他们。

  夜摇光将给秦珩准备的礼物递上:“快让我看看,一年不见,这孩子长得可真快。”

  秦珩已经三岁,开始学走路,能够吐出几个词汇,看着夜摇光就伸着手:“姨,姨……”

  可把夜摇光的心都萌化了,一下子就把小家伙抱到怀里,秦珩和秦敦模样不像,倒是像唐氏,很清秀。但他的体型倒是像极了秦敦,很是胖实,夜摇光抱在怀里清楚的感觉到他的分量。

  “灼华姐姐抱抱就好,这孩子沉着呢。”唐氏笑的眉眼温柔,“我听说之前灼华姐姐伤了身子,现在可好了?别累着,灼华姐姐,我们先进屋子里去。”

  夜摇光抱着小家伙,伸手逗着他:“我没事,现在已经好全了,别担心我,抱着个小家伙还是不成问题。”说着就伸手抓着秦珩的手,摇晃着,“你说是不是啊,我们家的小珩哥儿?”

  “咯咯咯……”唤来的是秦珩的清脆的笑声。

  小孩子的欢乐来的很莫名,但是却逗乐了所有人,唐氏道:“灼华姐姐和侯爷也大婚了,想来很快就会有好消息,灼华姐姐这般喜欢孩子,不如多生几个。我听闻灼华姐姐和侯爷已经没有几个近亲在世,多几个孩子,以后枝繁叶茂也热闹。”

  “我是有这个打算。”夜摇光一边揉着秦珩肉嘟嘟的小手,一边点头道,“我极是喜欢小孩子。”

  “灼华姐姐温柔贤淑,侯爷才华横溢,你们的孩子一定差不了。”唐氏顺势夸赞道。

  夜摇光笑了笑就没有再说话,而是逗了秦珩一会儿,就在唐氏的安排之下去歇息,等到了黄昏的时候秦敦下衙,一道用了晚膳。对于夜摇光的到来,秦敦很是高兴。

  “小枢和允禾大婚,可惜我没有办法去观礼,实乃一大憾事。”秦敦有些惋惜的说道,“可恨蚊子他们都在,前几日还给我写信,特意讲诉了一番小枢和允禾的婚礼,直说得我越发的遗憾。”

  “今年正是三年考绩,如此关键的时候,你可千万不要出了岔子。”夜摇光笑着摇头,“待到日后你们都回了帝都,我们自然能够团聚。”

  “不知是多少年后。”秦敦惆怅一叹,“明年蚊子该外放了吧?”

  “若是不出意外,明年阿湛和蚊子都要外放。”夜摇光也不隐瞒秦敦,“不过你在这凤翔府都四年了吧。”

  秦敦是十四年的进士,如今已经十八年,他比温亭湛他们早一届。

  “嗯,不过我从县丞做起,这才做县令三年呢,今年恐怕要升任是不行,再过三年应当能够熬到知府。”秦敦是做了县丞,然后接手了长青县的县令,“而且这凤翔府我也呆惯了,许多事儿还未做完。”

  “阿湛便说过,你比蚊子他们踏实。”夜摇光点头,“你能这般想我就放心了。”

  其实她也是一种试探,试探秦敦的口风,三年考绩在即,秦敦和温亭湛的情分不同,温亭湛刚刚被封侯,只要温亭湛动动手脚,让秦敦连着升任一个知府绝对不是难事。她想知道秦敦和他们分离的这四年,有没有被官场熏染的忘了自己的本心。

  如今看来,秦敦还是那个秦敦。不浮躁脚踏实地,没有忘记一心为百姓的秦敦。

  “时辰也不早了,小枢你早些歇息,我已经约好了长宇兄,明日他会带着赤云灵芝上门。”秦敦笑的依然敦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