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153章 被吃死的魔君
  “那若是孩儿的坚持,让在意的人失望伤心了呢?”宣开阳仰着小脸看着夜摇光,他敞开心扉的问。

  看着这张和温亭湛越来越相似的小脸,夜摇光的眼眸越发的柔和:“那我们就想办法,既不耽误我们的坚持,也不让我们在意之人失望。”

  宣开阳陷入了沉思。

  夜摇光也没有打扰他,而是由着他自己去想。

  好一会儿宣开阳才弱弱的开口:“娘亲,您的意思是让我给祖母她想看到的我,而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我还是做我自己对么?”

  “对。”夜摇光赞许道,“人活在世间,很多时候我们的原则和自我并没有错,但是却和我们亲人所期待的相驳。这个时候,如果你做得到两全其美,那就尽量两全其美。这并不是你对你祖母的欺骗,你为何要执着于你只能写出一种字,而不是两种呢?”

  宣开阳的目光一亮,两种都是他写的,虽然他喜好和祖母不同,可是他可以为祖母写一种,难道就不能为自己写一种么?

  “娘亲,谢谢你,孩儿明白了。”宣开阳豁然开朗,脸上绽开了阳光般的微笑:“爹爹希望我不磨灭本性,我也如此希望,可是祖母对我也是一片殷切期待之情,我也不想辜负祖母,我可以两全其美。”

  “娘亲的儿子就是聪明。”夜摇光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脸,想到了十年前,她也很希望这样蹂躏温亭湛的脸,心里不由乐了,

  “那是因为娘亲教得好,名师出高徒。”宣开阳不忘给母亲灌**汤。

  夜摇光很受用,但她来不仅是为了给宣开阳解开心结,更多的时为了温亭湛:“不论是你爹爹,还是你祖父,对你都不会如娘亲这般对你。因为娘亲是女人,女人的心要比男人软,考虑的角度也与他们不同。做娘的总希望自己的孩子平安健康快乐就好,可做父亲的更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有志向有本事有思想,因而他们对你定然会严苛些。这并不意味着,你爹爹和你祖父不疼你。”

  “爹爹待孩儿极好,娘亲你多虑了,孩儿不会因为爹爹指出了孩儿的不足,就怨怪爹爹对孩儿没有疼爱之心。”宣开阳连忙对夜摇光解释。

  “既然想明白了,我们就去吃晚膳。”夜摇光点了点头,拉起宣开阳的手就往外走。

  门外,温亭湛在屋檐下负手而立,背对着她们,他的身影被夕阳之光照射,将影子拉长投下一片黑影,仿佛山岳一般高大。

  宣开阳连忙想要挣开夜摇光的手,向温亭湛行礼,却被夜摇光紧紧的牵着,一时间有些忐忑。

  夜摇光牵着他走上前,用眼神示意温亭湛:“走吧,我们一家三口用膳去。”

  温亭湛哪里不懂夜摇光的意思,于是将另外一只手伸向宣开阳。

  宣开阳有些迟疑的看了看夜摇光,在夜摇光鼓励的目光下,就将他搭在了温亭湛的掌心,于是两人就这样一左一右的牵着宣开阳去了饭堂。阳光将他们的影子投射在地面,看着无比的亲密。

  宣开阳左边看看母亲,右边看看父亲,唇角都不由自主的扬起来,觉得这是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之一。

  用晚膳的时候,他们的饭桌上自然多了魔君伽羅,夜摇光没有开口介绍,温亭湛也没有开口问,全程无视他的存在。

  “喂喂喂,温亭湛,你的待客之道……”

  “食不言,寝不语,我们家的规矩,客随主便。”不等魔君伽羅嚷嚷完,温亭湛就淡淡的扔出一句话。

  魔君:……

  但是最后魔君还是忍了,他虽然是一个魔,但是身体还是凡人的身体,需要五谷杂粮来注射营养,在他没有完全和这具身体的灵根相融之前,他可不能把这具身体给折腾死。

  吃了晚饭魔君还没有开口,温亭湛就牵着自己的老婆和儿子去散步,已经跟了温亭湛好长一段时间的魔君知道,这是温亭湛每日必不可少要去做的事情,于是忍住暴躁的心,跟在一家三口的后面慢慢的踱步。

  等到温亭湛好不容易消食完,他将儿子送回了院子,才把魔君叫到了书房。

  “我仿佛记得,是千机师叔为你铸魂成功对么?”温亭湛坐在主位,先一步开口。

  魔君横着身子坐在椅子上,肩膀靠在一边的扶手,澳门赌博网站:双腿搭在另一边扶手,吊儿郎当的模样点了点头:“没错。”

  “那你我的恩情,应该两清了才是。”温亭湛淡声道。

  魔君一噎,但他虽然是魔,可却不会出尔反尔:“我这是来寻你夫人帮忙……”

  接着魔君就把他的事情又说了一遍。

  温亭湛端起茶杯,不动声色的浅饮了一口:“伽羅,你的那点小把戏还需要在我的面前耍么?”

  魔君:……

  “你若是别无所求,依你的个性,只怕是直接将这人的神魂吞噬,寻个所有人都找不到你的地儿,闭关修炼,待到你彻底的与这人的灵根相融之后再出关,有几个人能够奈何你?”温亭湛淡淡的看着魔君,“你可莫要对我说,你是被感化,不忍迫害一个无辜……”

  魔君瞬间好好的坐直身体:“好好好,算我班门弄斧,我玩不过你的心眼,你说的没错,我自然可以吞了他的神魂,寻隐秘之处修炼,但是那得修炼到何年何月?我已经被困了这么多年,你再让我被困着,我可不保证我不发疯,如果我能够得到阴阳二珠修炼,用不了一个月我就可以融合这具身体!”

  “可是我们夫妻为何要给你阴阳二珠呢?”温亭湛莞尔问道。

  魔君:……

  夜摇光看着和魔君谈判的温亭湛,看着魔君被憋出内伤的模样,不由心里偷乐,这世间除了她,从来没有人可以在温亭湛这里讨到便宜。

  “在玉皇殿可是我帮你挡了杀孽!”魔君咬牙切齿的挤出一个理由。

  温亭湛扬眉:“我不也助你寻回你被抽走的神魂么?”

  魔君:……

  终于败下阵来,魔君恶狠狠的说道:“你说,你要如何才愿意给我阴阳二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