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147章 我要和你分房
  夜摇光不知道被温亭湛折腾了多久而在极致的欢乐之中晕了过去,等她再睁开眼睛,浑身酸软,腰肢隐隐作痛,微微一动就感觉到有一只手臂搭在她的身上,视线往下,顿时脸一红。

  回忆起昨晚疯狂的夜摇光,迅速一怒,侧首正准备好好修理罪魁祸首之时,却看到他沉静而又安详的睡颜,他的五官精致得让女子都羡慕,长翘的睫毛此刻如栖息在花朵上的蝴蝶,静然的投下一片阴影。

  情不自禁的夜摇光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摸了摸他轮廓分明的脸,澳门赌博网站:从剪裁精致的浓眉,紧闭的眼脸,高挺笔直的鼻梁,缓缓的随着晨光打在温亭湛脸上的光亮线条滑到他艳丽润泽的唇瓣。

  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他们经历的风风雨雨,现在回想起来,原来他们真的经历好多好多,多的每一件事拿出来都能够让她心潮澎湃。

  蓦地,落在润泽唇瓣上的指尖被温热湿润包裹,顿时吓了夜摇光一跳。

  看着眼前桃花般明丽比以往更添了一份魅惑的如玉小脸,极其难得的蒙上了一点呆滞,温亭湛顿时心情大好,探起身子将她揽入怀中,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我家摇摇,是否觉得为夫秀色可餐?”

  “是啊是啊,你最好看,看着就有食欲。”夜摇光顺口就接了话。

  温亭湛等的就是这句话:“既然如此,摇摇还在等什么?”

  夜摇光心里暗叫不好,可惜她还没有来得及逃离,温亭湛迅速的将她拉到怀里,一个翻身就将她压在了身下。

  “阿湛!”

  “我在……”不等夜摇光发怒,他单手就遏制住了夜摇光纤细的双腕,俯下身堵住她的唇瓣同时,将她的双手高举过头顶,然后缠绵的吻又强势的撬开她的檀口,霸道的攻入进去,勾着她与他共舞……

  外面守着的宜宁等人,刚好端着洗漱的热水准备敲门,就听到了屋内传来的低低的呻吟之声,顿时小脸一红,赶快把其他下人都打发。

  旋即迅速的去寻了幼离商议:“幼离姐姐,这都已经巳时(上午九点)了,少爷和姑娘还不打算起身……”

  “以后我们得改口,叫侯爷和夫人,不能再叫少爷和姑娘,被人听了笑话我们明睿侯府没规矩。”幼离先纠正了宜宁的话,接着才道,“你急什么,我们夫人上面没有公公婆婆,下面无妯娌叔伯,侯爷的亲戚都是隔了房,也管不到侯爷头上来,这侯爷难得还有三日婚假,我们做下人的主子高兴便是。”

  “可是,可是还有好多宾客,前儿姑娘……夫人才说要陪戈姑娘走走,还有小少爷难得回来一趟……”宜宁的声音在幼离的目光下越来越低。

  “这些是主子顾虑不到的事儿,就该我们替主子分担。”幼离挺着她圆滚滚的肚子,“你派人去寻戈姑娘,便说夫人今儿处理府中人情往来的礼单,实在是不能陪她,派个对帝都熟悉的人,让他陪着戈姑娘夫妇,至于小少爷,想必侯爷自有安排。”

  温亭湛自然有安排。宣开阳是大婚前一天才随着宣父宣母赶来,到现在都没有见过夜摇光的面,他早就安排了萧士睿今日去招待宣氏夫妇和宣开阳,就连陌钦也是被他支配着乾阳去招待,所有今日可能上门的人,他都已经全部打点好。

  他素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终于可以开荤了,不吃饱怎么行?

  然而,他却发现他怎么吃都吃不饱。好在夜摇光的修为已经不似以往,看着又被他折腾晕过去的小娇妻,他终于狠下心下榻,抱着她去泡了药浴,才将她放在已经被重新铺好的干净被褥上。

  夜摇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落黄昏,然后她浑身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略略的运气一遍又一遍的洗刷身体的疲惫,奈何修为太低,也就是让她的精神头好了些,依然是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

  门轻轻的退开,她看着目光精神奕奕的男人端着膳食脚下生风一般心满意足的走进来,顿时眼神就变得冷沉冷沉的,看着依然笑得从容的人缓步走到她的身边,夜摇光更是咬牙切齿。

  “摇摇,为何如此看着我?”温亭湛颇为不解的放下手中的托盘,然后揭开一个瓷盅,一股人参乌鸡的香气散开,“看,我亲自熬得汤,摇摇尝尝味道可好。”

  “我在想用眼神杀了你!”夜摇光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她的声音依然沙哑。但她不会和自己的肚子过不去,于是一口将汤喝下去,咬了勺子里面的一片人参,用力的嚼着,眼神颇有些杀气的看着温亭湛,好事嚼着他的肉!

  温亭湛听了就想到了某些美好的回忆,于是喉头一动,眼神一暗。极力的压下了绮念,专注心细的给夜摇光喂食,等到夜摇光吃饱之后,还服侍她洗漱完毕,然后将碗筷递给了门外守着的宜宁等人,挥了挥将她们给打发。

  夜摇光躺下看着依然从容优雅迈着步伐靠近自己的温亭湛,满身都是防备:“你要做什么?”

  “这天都黑了,自然是就寝。”温亭湛说的理所当然,然后慢条斯理动作极为赏心悦目的宽衣。

  “睡睡睡,你就知道睡!”夜摇光忍不住发飙,即便嗓音暗哑,但依然用了力,“回你的屋子睡!”

  “这难道不是我的屋子么?”脱得只剩一袭雪白寝衣的温亭湛坐在了榻沿,一脸纳闷的看着夜摇光。

  夜摇光:“……”

  貌似,他们已经成亲,从此以后他们都是同住一个屋,同睡一张榻。

  但一想到这厮的禽兽行为,她那么求他都不肯放过她,夜摇光顿时不乐意:“我要和你分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