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146章 桃花十里,迎你为妻
  岂料温亭湛却笑着摇头:“非也。”

  众人不可置信的看着温亭湛,这种时候,换了任何一人不是也得说是好吧,哎呦喂,侯爷大人,这可是您的大婚,新娘子一门之隔都听着呢,你就不怕洞房花烛夜泡了汤么?

  然而,在所有人愣愕之间,温亭湛含笑补充:“不是最爱,是唯一。”

  在场的人心不由为‘是唯一’三个字一震。

  除了戈无音笑的如狐狸一般,显然这才是她要的答案:“第二个问题,我非要你说一个摇光的不好之处。”

  这个问题才对了所有的胃口,大家都竖着耳朵听。

  温亭湛一袭大红色的喜服站在初升的旭日之下,格外的耀眼,他春风一般轻轻一笑:“摇摇在我心中,若有不好之处,大概是她如我一般,把我看得比她自己还重。我愿有朝一日,她爱惜自己胜过我,澳门赌博网站:如此这世间便有两个把她看得胜过一切之人。”

  这个回答,就连戈无音都愣住了。

  “戈姑娘,温某算是过关了么?”温亭湛可不想耽搁他抱得美人归的时间。

  戈无音只能让开,然后大门被打开,那一袭艳红色嫁衣的女子,头上已经盖上了半透明的红色丝质盖头,那盖头上印着花纹,加上凤冠前垂了一帘珍珠,后面争先恐后,扬着脖子想要看一看新娘子真容的人愣是只能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轮廓。

  不过即便是一个轮廓,也足够的美丽动人。

  温亭湛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那个少女,他上前牵了她的手,将她牵到了正堂,虽然夜摇光无父无母,但是正堂上依然供奉着柳氏夫妇的灵牌,这是他们商量好了的,两方的高堂都拜的是柳氏夫妇。

  拜望高堂之后,温亭湛就牵着由宜宁递上来的红绸,他和夜摇光一人一端,牵着夜摇光从正堂走了出去。因为夜摇光没有父兄,就连堂兄弟都没有,所以没有人背她上花轿,是温亭湛一步步的牵着,红毯一直铺到了花轿之前,新娘子的脚不能沾地面。

  到了花轿前,温亭湛突然一个公主式的横抱将夜摇光抱起来,放在了花轿之中,这才翻身上马,吹锣打鼓的朝着侯府的宅院而去。

  迎亲的队伍很大,因为温亭湛的名头,还有当初见过温亭湛状元游街之人的传颂,温亭湛大婚这一路,围观的人可真是差点把街道堵死,好在陆永恬与何定远早就领着人开道,而围观的人也知道这是人家大喜的日子,纵然再急切也没有多少人往前面挤,秩序倒是勉强维持了下来。

  夜摇光的花轿虽然是八抬大轿,但是她是顶帐式的花轿,垂下来的帘子从正上方往四周扑散,轿帘子还是半透明的红色,所以她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一路的风景。

  他们一路行来,每家每户都门前都有桃花,要么是种了两颗桃花树,要么是大门前绑了两根桃花枝,风一吹,无数的花瓣随着迎亲的队伍飘飞而去。

  “姑娘,这些可是少爷挨家挨户的亲自去拜访,让他们帮了忙,有的人是一个月前就移植了两颗桃花树,有的则是因为陛下赐宅子,改了路线,移植已经来不及,故而少爷才又亲自登门让他们在今日门前绑上两株桃花枝……”宜宁跟着夜摇光的花轿,低声的对夜摇光解释。

  纵然锣鼓声震天,可夜摇光依然听到了。她的目光看向走在她前方骑在绝驰身上的温亭湛,心里一片融融暖意晕染开来。

  在一个转弯的路口,恰好迎上了他的目光,即便是隔着那么远的距离,还有重重轻纱,夜摇光也读懂了他无声的唇语。

  桃花十里,迎你为妻。

  然后,夜摇光的目光就再也离不开他的身上,直到花轿到了明睿侯府,温亭湛翻身下马,亲自背着她进了正门,才牵了红绸,一路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祝福下走到了正堂。

  在司仪的主持下拜了天地和高堂,然后她被他牵着进入了他们的新房,明睿侯府的主屋。又在喜娘的指挥下,完成了掀盖头,喝交杯酒,坐喜床等等事情。

  “摇摇,等着我。”温亭湛春风满面的留下这句话,就去招待宾客。

  其实一阵折腾下来,现在已经是黄昏,宜宁走了进来帮她卸妆,重新沐浴,穿上了艳红色的寝衣便袍,在本朝这是合乎规矩的,夜摇光觉得比较人性化,否则真顶着那么厚重的凤凰霞披,实在是遭罪。

  等夜摇光用了温亭湛派人送来的吃食,天才刚刚擦黑的时候,温亭湛就被陆永恬和萧士睿给架了回来,看样子好似已经喝晕过去。

  “摇姐姐,允禾我可给你带回来了,不用感谢弟弟。”萧士睿对着夜摇光挤眉弄眼,然后就走了,屋子里伺候的下人也是非常识趣的退下。

  门一关上,一双铁臂就从身后缠上来,灼热的气息喷在了她的脖子上,夜摇光的身子都不由自主的一颤。

  “摇摇,我有东西送你。”说着,就把夜摇光懒腰抱了起来,坐到了婚床之上,完全没有一点醉意,甚至身上都没有闻到一点酒气的温亭湛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精巧的盒子,盒子当着夜摇光的面儿打开。

  竟然是两个戒指!

  戒指是金子底座,但却是玉质的指环,细小的那一个女款是黑玉指环上面有一颗白色的圆润珍珠,而粗大的那一个男款的是白玉的指环上面嵌着一颗黑色的大一圈的珍珠,没有花哨的陪衬,就那么简单大方。

  黑与白的交织,仿若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温亭湛拿起小的那一只托起夜摇光的手,缓缓的为她戴在了无名指上,然后把自己的手伸在夜摇光的面前。夜摇光目光一直止不住的深情凝望着他,取出了另外一只为他戴上。

  他的手撑着她的手,慢慢的他们十指相扣。

  清风白露守卿一世无忧,

  凤冠霞帔嫁君此生不渝。

  两心相悦,一堂缔约,

  红叶之盟,白头之誓。

  “摇摇,我等这一刻等了好久好久……”

  他的声音淹没在对她狂风暴雨的亲吻之中。

  一室春风,被翻红浪,风云交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