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145章 大婚
  褚绯颖扯了扯唇角:“妍姐姐,你若是不想一个月后,你和陆大人的洞房花烛夜成为憾事,我劝你还是别去招惹侯爷,如果到时候灼华姐姐不护着你,我觉得你们夫妻的大婚估计会很精彩。”

  一直没有说话的单凝绾在一旁点头如蒜捣。

  卓敏妍想了想温亭湛的手段,脖子缩了缩,然后往门外看了看,确定没有温亭湛的身影,才站起身:“灼华姐姐,天色不早了,你和侯爷的婚礼我按规矩是来不了,虽然我也想多陪陪你,可我的事儿也不少,我就先告辞了。”

  夜摇光好看的黛眉扬了扬,无声的点了点头,让宜宁送人。看着卓敏妍逃跑似的模样,不由表情奇怪的看向褚绯颖几个:“阿湛,有那么可怖么?”

  褚绯颖几个齐刷刷的摇头。

  夜摇光的眉头就皱了皱:“既然如此,你们几个在怕什么?”

  “我们什么都不怕,灼华姐姐啊,你肯定还有好多事儿,我们也不耽搁你,我们这就告辞。”说着生怕夜摇光挽留一般,拽着单凝绾就跑。

  然后不等夜摇光的目光投过去,罗沛菡和百里绮梦也连忙告辞。

  开玩笑,她们敢对着夜摇光说温亭湛什么地方不好?夜摇光和温亭湛素来无话不说,保不齐这会儿她们才说完,人还没有回到家里,温亭湛就知道了她们说了啥,到时候指不定怎么折腾她们家的男人或者没出嫁之人的父兄……

  夜摇光越发的怪异,坐在桌子上撑着下巴沉思,到底温亭湛做了什么,让她们如此避之唯恐不及。

  很快一道阴影就挡在了她的前面,夜摇光都不用抬头都知道是谁,掀了掀眼皮:“方才我和她们说得好好的,一提到你……”

  夜摇光少不得抱怨一通。

  “挺聪明。”温亭湛说了三个字,就在夜摇光的对面坐下来,然后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夜摇光。

  夜摇光被他火辣辣的目光看得脸色发热:“你看什么看,又不是没看过。”

  “这样的摇摇,还当真没有见过。”温亭湛的目光是越发的炙热。

  夜摇光觉得四周的气温都在上升,看着那泛着兽光的眼眸,她觉得不好,于是迅速的站起身要跑,可惜她的速度没有温亭湛快,一下子就被温亭湛给牢牢锁在了怀里。

  夜摇光旋身运气,一掌朝着温亭湛劈过去,澳门赌博网站:温亭湛身子往后一仰,另一手一抬就握住了夜摇光的手腕。

  夜摇光想挣扎却发现她如今筑基期的修为竟然打不过温亭湛!

  而后她的手一麻,就看到温亭湛低着头在她被钳制的手上落下一吻,接着他一个用力将她拉入了怀里,铺天盖地的吻就落了下来。

  最后免不了又被温亭湛拉着这样那样折腾了一番,若非她的亲戚还没有彻底走,只怕真的就被吃干抹净了。

  这个可恶的男人将她的嫁衣脱得干干净净的时候,竟然还无耻的说:“虽然,摇摇身着嫁衣的样子美极了,可我更喜欢摇摇不着一物的样子……”

  天啊地啊,这一定不是她的小相公,被折腾之后的夜摇光怒从心中起,翻身就掐住他的脖子:“说,你是何方妖孽,假扮我家阿湛。”

  哪里知道,她这光溜溜的骑在人家身上,顿时又把兽性给激发出来,又被温亭湛一个翻身压在身下:“自然是贪图姑娘美色的妖孽!”

  而后夜摇光作死的又被折腾了一通……

  好在后日是大婚,所以温亭湛还是极有分寸的在第二日离开了南园,回到了明睿侯府去等待着新娘子的到来。

  第二天,夜摇光哪里也没有去,什么也没有做,就在南园里躺尸一整日,因为夜摇光没有兄弟姐妹和亲戚,所以晒嫁妆这个流程就省去。她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找回她原本的小相公!

  三月九日,这一天夜摇光还在睡梦之中就被摇醒,沐浴更衣净面,然后而是上妆梳发等等一系列流程,等到夜摇光穿戴好,太阳都照射下来。不知道坐了多久,大概有小半时辰,门外响起了鞭炮声,然后就是嫁妆被抬出去。

  夜摇光的嫁妆全是温亭湛和幼离费心思准备,有八十一抬,本朝对于女儿出嫁的嫁妆没有身份限制,只要家里出得起,愿意出,那随便陪嫁多少。而且是在出嫁当天,先把嫁妆在规定的时辰送到男方家里,让男方已经到位的宾客们看一看,才到迎亲的流程。

  说来惭愧,夜摇光都不知道她的嫁妆具体有些什么,昨日幼离在她的耳边念了一遍,她也就心不在焉的听了一遍,恐怕她是结婚前最轻松的新嫁娘。

  等到嫁妆最后一抬被抬出去,大概都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但是没有过多久,就听到迎亲的奏乐之声,夜摇光莫名的有些紧张。不过,她并没有紧张多久,虽然也有人按照习俗拦亲,给温亭湛设关卡为难他,但不管是文的武的,温亭湛那些陪着他迎亲的人都是摆设,就他自己一个人,就用了一刻钟的时间不到,就从大门口过关斩将到了新娘的房门外。

  守在夜摇光房门外,最后一关是昨日才赶来,怀了六个月身孕的戈无音,别人怕温亭湛,戈无音可不怕,而且她正无聊得发慌呢。

  这俗世的婚礼戈无音也是头一遭参加,知晓可以为难温亭湛,戈无音哪里会客气:“温公子,这想把摇光娶回去,可不容易。”

  “戈姑娘请出题。”因为云夫人三个字,温亭湛不喜欢,所以即便戈无音和云非离成亲了许久,但温亭湛依然称呼她为戈姑娘。

  戈无音和云非离都不在乎这些,一个称呼而已,戈无音不甚在意的开口:“好啊,那我就问你两个简单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摇光在你心中,是不是你此生最爱?”

  这种明显放水的问题,原本闻到火药味一副兴致勃勃的人顿时大失所望,心里一阵难言的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