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129章 不该动了她的男人
  “渡劫期……”这人颤抖着唇瓣,这个少女的气息很是不稳,明明有着高于他们的深厚五行之灵,却仿佛又被什么压制,而不能全部爆发出来!

  另外两人见此,哪里还敢大意,顿时齐齐欺身上前。包裹着厚重五行之气的拳头从三个方向朝着夜摇光砸来。

  夜摇光却不躲不避,那三个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她萦绕而起的五行之气之上,将气流砸出了三个凹下去的洞,却触碰不到夜摇光在劲风之中缓缓飘扬的半片衣角。

  三人惊骇的眼睛都险些凸出来,更是运足了全力,额头上的青筋暴起,似要将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少女给压制下去!

  夜摇光就那样云淡风轻的站立着,她冷然的看着这三人,仿佛一个观战的旁观者一样不痛不痒,随着时间的推移,三人的额头都渗出了冷汗,手开始微微颤抖,脸色也变得泛白,身体的五行之气越发的干涸。

  “差不多了吧?”突然,夜摇光的声音幽幽的犹如地狱般的鬼魅一样响起,她艳丽柔软的唇瓣轻轻一勾,“既然差不多了,那,就该我了!”

  话音还未落下,突然一股狂飙的五行之灵绕着她的周身如火花一般飞溅而起,那些五行之灵,犹如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将他们的三只手臂紧紧的吸引着。他们三人想要撤开都是不能,这才脸色大变。

  夜摇光双手一展,一勾,一翻,一绞,一气呵成。

  五行之气瞬间搅动如同搅拌机,但闻咔嚓一声,三道血飞溅而起,撒向阴沉的墨空,犹如朱砂泼上水墨画,艳丽而又触目惊心!

  在下方观战的墨族弟子吓得脸色瞬间苍白,旋即,三只血淋淋的胳膊被从天空扔到了他们的面前,吓得他们不断的后退。

  砰砰砰!

  三声巨响,墨族最后三位大乘期的修炼者就这样如同不堪一击的布偶被扔到了他们的面前。看着面色苍白,挣扎着还没有死的三位长老,墨族的所有弟子都吓得失了魂。

  而后一股清风伴随着桃花的清香飘来,他们在那一股幽香之中,就看到了那个不费吹灰之力就杀了他们只能敬仰的三位长老,柔软如桃花一般的唇轻启:“你们想活么?”

  吓得魂儿都不全的墨族弟子们完全不知道如何开口。

  夜摇光的眼眸一转,淡淡的扫向他们:“怎么?我的话如此难回答?”顿了顿,她的声音猝然变冷,“亦或是,你们,都想死?”

  眼前的少女美得令人窒息,可称之为当世绝色,可她却令人神魂具颤,人群之中所有人,在看到那少女缓缓举起一只手,那双白皙的手并拢的两只萦绕着看得见的五行之气,仿佛从阿修罗界挥来的夺命刀,他们都相信只要她的手落下,他们就真的要去阿修罗界报到。

  这时候,终于有人颤巍巍的开口:“想……”

  声音弱不可闻,但还是让夜摇光的手顿住了,她的目光看向那发出声音的人,唇角勾人心魂的一勾:“很好。”

  话音一落,她两指一动,从一个弟子手中握着的佩剑之中拔出了剑刃,手一转,那剑刃被五行之气包裹飞去,就悬浮在了那出声的人面前:“握着它,给他们任意一人一剑,你就可以平安的离开这里。”

  所有人瞳孔一缩,看着那个美艳绝伦的少女,宛如看到一个女罗刹!这是他们的师傅、师尊甚至师祖。平日里他们顶礼膜拜的人,到底是多大的仇怨,才会让这个少女要墨族的三位长老死得如此没有尊严?

  “我可没有耐心,说第二遍。”夜摇光的眼眸一冷,森然的看着他们。

  那被威压吓得双腿都有些软的人,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三个龇目欲裂,却动弹不得的长老,努力想着自己在墨族受到的不公,忘了所有的恩情,咬了咬牙一伸手握住剑柄,拖着剑柄走向其中一个长老,对上长老依然含威慑的目光,他的心肝一颤,但到底一狠心,闭着眼睛一剑刺了下去,瞬间鲜血飞溅而起,喷了他一脸。

  “唔!”只听到一声闷哼,那拿剑刺下去的弟子顿时如同烫手山芋一般扔了剑,胡乱的用衣袍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不断的后退。

  夜摇光唇角微微一扬:“好了,你现在就可以离开墨族。”

  那少年恐惧的看了夜摇光一眼,拔腿就踉踉跄跄的跑了出去,仿佛这里是一个人间地狱。

  夜摇光的目光落在还留在这里的弟子,指尖运气,那剑浮在众弟子的面前:“你们也一样,这一剑是你们刺在他们三人身上,还是我刺在你们身上,我给你们选择的机会。”

  弟子们都是惊慌不已,也有一些看到之前跑了的少年,大胆的上前,拔剑刺了一剑,然后迅速的跑开,有了第一个、第二个就自然很有第三、第四个……

  最后人都跑了,还剩下几个不愿意刺的,用剑刺了自己一剑,夜摇光也放任他们走了,看着已经被刺成筛子的三位长老,夜摇光一直用五行之气护住他们,所以他们到现在还活着,只不过千疮百孔,不能动弹。

  “为……为……什么……”其中一个还有点力气的长老,颤抖着唇瓣,低低的问了一声。

  这个少女,他们素不相识,何以结下如此大的仇怨?看她一身正气,明明是正统的修炼者,却不怕种下如此重的杀孽,也要如此羞辱他们之死。

  风,轻轻掀起夜摇光的裙摆,她的眼眸森冷犹如严冬:“你们不该的,不该动了我的男人。”

  她的男人,犹如一块心尖最柔软的肉长在心头,她努力的小心呵护着,不让他沾染杀孽,不让他成为令人惧怕的孤家寡人。

  可这些人,这些人竟然利用她,硬生生的将他逼的入了魔,双手沾满了鲜血。既然,他们如此喜欢鲜血的气息,那她不介意让他们好生尝一尝血流而干的滋味!

  他不能拥有干净的灵魂,那她陪着他好了。

  既然,他为了她甘愿与魔为伍,那么,她又为何不能为他杀孽加身呢?

  他杀了墨族两个长老,一个族长,这个时候她不废了墨族,难道还等着他们再杀上门来,再将他逼入魔道一次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