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114章 魔君的灵魂印记
  “这元国师不会以玉皇大帝自居吧?”夜摇光把‘玉皇殿’三个字这样理解,澳门赌博网站:心里对元国师无语到了极致。

  “不,是灵玉,这里有一块玉皇!”陌钦瞬间反应过来。

  温亭湛还在苦恼要如何解释这个牌匾真正的含义,没有想到陌钦知晓玉皇,挑眉看向陌钦。

  “玉皇……”苏钵几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何为玉皇?”夜摇光一脸茫然,没有听说过!

  “玉皇,玉之皇者,孕天之灵,扫地之气,藏阴阳之力。”陌钦对夜摇光解释,“玉皇要如何孕育无人得知,我也只是在我曾祖的手札之中看到过寥寥数笔的记载,不过玉皇被称之为天胎,一旦它脱胎而出,天地变幻,可所得者不论是任何生灵,从灵魂洗干净。”

  “可以洗涤灵魂?”夜摇光难得拔高了一次声音,“这岂非逆天之道?”

  万物生灵,善恶自有天道,这是夜摇光所信奉的法则。

  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世间还有那样一种存在,可以将近乎灭绝人性的丑恶洗去,夜摇光有那么一点不能接受。

  “摇摇这世间万物,存在即是合理。”温亭湛轻声道,“这东西不易问世,便是问世,你看看元国师也未必能够得到。你的信仰没有错,是非功过,由他人去说。我们忠于自己,坚持自己所坚持的便是。”顿了顿,温亭湛又道,“既然玉皇被称之为天胎,元国师的气数,未必不是他痴心妄想,镇压了天胎,而落入了如今的境地。”

  “你说得对。”夜摇光眨了眨眼睛,点着头道。

  “看来其他人都还没有深入到此处,那我们便先进去看看。”戈戊开口看着苏钵和云酉。

  两人心领神会,他们三个人站在前方,双手运气按在那艳红色的大门之前,含崆和泰休以及苍廉矗他们挡在夜摇光他们的前面,谨防大门打开,里面会有暗器。

  也许是外面所设的危机太多,也许是不喜欢把自己的宫殿弄得乱七八糟,这里面不但没有任何机关,这道门也是轻易的合苏钵三人之力,就被推开。

  大门推开,却是一座空荡荡的屋子,几人都是小心谨慎,每一步都不会轻易的落下,然而他们在空旷的宫殿内走了一圈,都没有遇到任何危险。

  “这里定然还有道路。”温亭湛突然出声。

  因为魔君已经将元岗那一段扣押关于玉皇宫的记忆传给他,为了不引起怀疑,他还是装模作样的到处敲击了一番,这些格子形状的墙壁其实隐藏了无数的机关,但是有了元岗的记忆,温亭湛敲击的全是安全的,很快他就敲到了一个空格子,那不一样的回声顿时吸引了全部人的目光。

  “我来。”云酉上前一步,掌心运气,暗格的外面轻易的就被击碎,出现了一个花瓣状的石台按钮。

  “云长老,我来看看。”温亭湛出声。

  云酉将位置让给温亭湛,他端详了一会儿,才伸手开始扭动。

  “咔嚓咔嚓……”虽则齿轮转动一般的声音响起,众人的心也是一阵砰砰砰的跳动,就怕温亭湛一个不慎就触动了机关。

  不知道温亭湛扭转了多少次,泰休和含崆额头上都紧张出汗渍,才听到轰隆轰隆的声音传来,而后他们旁边六块格子墙壁升上去,露出了一条通道。

  众人看了看彼此,沉默无声的有秩序的走进了通道。通道七弯八拐,最后他们进入了一个幽暗的露天宫殿。

  宫殿一望无边,唯一的光源,便是从上方那道巨大裂缝中,隐泄下来的无数星光。

  数十根高达百丈的盘龙金柱,屹立在这茫茫虚空,直探天穹。

  “这是如何形成的?”苏钵作为星宿宗的长老,他们星宿宗也有一个巨大的观星台,比之缘生观更加气势恢宏,可是与这个相比,瞬间将他们星宿宗的对比成了小孩子玩闹的田野一般不堪入目。

  不止苏钵,其他人的心里也是震撼无比。

  “这是幻象所致,还是真的是夜空?”苍廉矗有些不确定,他记得他们入海的时候就是晚间,破冰门确实耗费了一些时辰,但也不至于一下子过了一天一夜,可这星空这样的真实而又令人震撼。

  “是奥妙无穷的星象大阵,元国师便是以此来压制玉皇脱胎。”苏钵解释道,“这个星象大阵,让四周的时序都已经颠倒,在这里永远是黑夜,永远只有至阴之气,天胎既然是胎,那就需要阴阳交替来孕养。”

  “元国师可真是我辈第一人。”云酉不由冷声一叹。

  涉身俗世成为国师,敢对即将化真龙的灵蛟抽筋挖骨禁锢神魂,还敢用这样大的逆天星象大阵来禁天胎……

  这些事情,任何一件,他们都是想都不敢想!

  “一、二、三……七十九、八十、八十一。”夜摇光没有注意那星空,而是将大殿内的盘龙金柱数了一遍:“有八十一根。”

  一根金柱旁,夜摇光背着星芒,静默而立。耀眼的星辉在她的身上披上了一袭轻纱,衬托着她妙曼的身姿更加的婀娜,圣洁的光晕仿佛从她身上散开,风牵起的发丝,也染成了银色

  在泄下的星光内,隐约可见地宫面貌,像是古时帝王的祭天之阵。

  外有八十一根盘龙金柱,维立四周,交错有致。

  内则由十字鱼丝线延展而出,间或有四个太阳神纹,对应着乾、兑、离、震、巽、坎、艮、坤八个方位。

  地宫幽冷,寒气顺着金柱而上。

  温亭湛忽然脸色微变,一股灼热感从脖子蔓延上来,如地狱之火,烧遍全身:“你这是何意?”

  这是他脖子上阳珠内的魔君不受控制的缘故,看着夜摇光被这宫殿所吸引,他不着痕迹的侧身,让夜摇光不容易看到他,用意念质问魔君

  “这里有我的灵魂印记。”魔君的声音有些抑制着激动传来。

  从籍籍无名到名震天下,出生入死,当年他为何会在阴阳谷的逼迫下自爆躯体,就是因为他被抽走了一缕神魂。却没有想到这一缕神魂,竟然被封印在了这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