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102章 五灵石
  艰苦,澳门赌博网站:它不怕,所以它忍住了无数的诱惑,才一步步将它的残暴本性磨去。原本只差临门一脚,可惜它遇上了一个劫数

  对啊,是劫数,它只认为那是上天不认可它,不给它成为真龙的机会。可是当初它何尝不是因为那个人的强大,以利益为出发点,希望那个人能够在它飞升的时候相助,如果它没有贪图这一点便利,依然如同往年那样艰苦,不惧雷劫天罚而独自撑过去,它也许早就已经成了真龙。

  它一味的怨怪人类背信弃义,却完全没有想过有因才有果

  它也已经屠害了那么多的生灵,如今有一个重获新生的机会摆在它的眼前,也许这是上苍的怜悯它,可怜它千年的修炼不易,不是谁都有这样的机会。

  “好,我等你回来。”蛟龙终于答应,旋即它一个翻腾,顿时云收雨歇,雨过天晴。

  夜摇光将龙脉收入罗盘之中,然后摸着罗盘:“下次别调皮了,你可把我吓坏了。”

  罗盘一阵抖动,仿佛龙脉在回应她,夜摇光也不懂它是答应了还是怎么回事,将罗盘收起来,看着他们这一帮人的伤势惨痛,顿时愁白了头发。

  虽然朱灵果没有多大的用处,但夜摇光还是全部倒出来,供苍廉矗等人服用,聊胜于无。就在这时,天空之中有东西砸落下来,夜摇光正准备攻击的时候,金子先跳上去,接住一个,竟然是一块块五色的石头。

  “女娲石?”夜摇光看着样子像,但是拿到手里却不是,这里面蕴含的不是五行之灵乃是五行之气,虽然充沛浓郁,但却没有达到灵元的浓度。

  “这是五灵石!”一块恰好砸在了陌钦的怀里,陌钦举起来,顿时面露喜色。

  五灵石是蕴含着五行之气的灵石,天然形成,不是靠着五行之灵滋养而成,这种石头,陌钦很小的时候见到过,记忆犹新。

  石头雨下了好一阵,约莫有百来个,但是每一个都只有婴儿拳头大知道这肯定是蛟龙送的。夜摇光全部捡起来,和金子递给苍廉矗他们:“苍宗主,三位长老,快疗伤补足修为。”

  四人也不耽搁,从陌钦那里得到了疗伤的丹药和培元丹服下之后,就开始吸纳五灵石内的五行之气,因为五灵石具有五行之气全部,但是他们都不是全灵根,所以他们并没有浪费宝物,比如苍廉矗需要金火之气,吸纳完的还剩余其他三种五行之气的石头就给了苏钵,苏钵刚好需要水木两种气,剩下的还能够在戈戊这个需要土之气的身上轮一圈。

  看着这一幕,夜摇光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但是非常时期嘛,能省则省。

  在包括陌钦在内的五个人疗伤修炼的时候,夜摇光也不敢离开这个地方,得给他们护法,她侧首看向温亭湛,她想问问温亭湛方才那佛印是怎么回事,也想知道温亭湛明明没有修为,又是如何做到,但张了张嘴最终没有问出口。

  温亭湛已经看出了夜摇光的疑惑,但既然夜摇光没有问出口,他也不想欺骗她,于是也装作没有看到,沉默了下来。

  等到几位长老调息好已经是第二日,这一次伤的比之前都重。尤其是苏钵,但是他们坚持要启程,夜摇光也阻拦不了。

  越过了荒山,他们面前是一个峡谷,根据地图上显示,穿过这一个峡谷,他们就可以到达荒海。

  峡谷才刚刚走了一半,一股冷风吹来,绿翠的竹子沙沙作响,冷风之中竟然有血腥味,而且凭他们的嗅觉,很确定这是人血的气息。

  “难道是墨族的人?”夜摇光心里犯嘀咕。他们被蛟龙耽搁了行程,能够超越他们走到前方,夜摇光觉得只有一个可能,墨蘅他们没有走生路,否则就出了岛屿,那剩下的就是从死路杀出来了?

  这个可能让夜摇光的面色有些凝重,能够从死路里面杀出来,墨蘅的实力可想而知,果然不愧是只差一步渡劫期的高手。损伤惨重的墨蘅,只怕会不管不顾的找他们拼命。

  “走吧,总要上前去一看究竟。”深吸一口气,夜摇光道。

  几人点了点头,绕过弯道,走上满是青苔的地板,很快一具尸身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这具尸身正是密若族的人,原本还存的一点侥幸的夜摇光,心直落谷底。

  随着越来越多密若族泰和族的尸身出现,夜摇光神经越发的紧绷。

  “别怕。”似乎感觉到了夜摇光的情绪凝重,温亭湛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温热的手掌握住她的手,“这里距离地道已经很远,如果真的是他们走了死道,侥幸的逃出来,也不可能被追杀到这个地方。”

  “也许死道的出口就在这附近呢?”夜摇光没有那么乐观。

  “可你看他们身上的伤,都是极深极其凶狠的抓痕,看起来不像是人为。”温亭湛又指着那些伤口,“如果死道是活物,不可能这么多年还活着,如果死道是死物的魂体,这光天化日如何能够出来行凶?”

  夜摇光虽然觉得温亭湛说的有道理,但是她还是有些担忧,一路谨慎的越过尸身,很快他们就听到了厮杀之声,因为岛上的五行之气压制,他们根本感觉不到五行之气浮动。只有到了近前,才看到密若族带头的含崆还有泰和族带头的泰休两位长老,他们两人合攻一个浑身漆黑,披头散发,被长发遮挡看不到面容的人。

  不,不是人。

  就在那身形与人差不多的东西手臂劈向含崆的时候,那手犹如树皮一般干枯可怕,而且隔得近了,夜摇光已经感觉到了他身上的妖气。但他用的却又不是妖力,夜摇光不由暗忖:难道是修炼了妖法的人?

  不过这个人的修为真的是了不得,泰休与含崆两人都是合体期的修为,两人联手对付,还隐隐有落下风的趋势。

  “我们上去帮一帮。”苏钵交代一声,就和戈戊一同涌了上去。

  夜摇光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她对讨好墨族的密若族与泰和族都看不上眼,泰和族当年弄了个盗尸案,密若族又因为含幽的关系,对于这种人,她绝对能够见死不救。

  但这是她的情感,她总不能去左右别人吧,对于苏钵他们,含崆到底没有真正做出什么有损他们利益的事情,也不算是敌对,且他们都是修炼之人,宗门和隐世家族也有些交情,肯定是不能对这样的事情视若无睹。

  “这个人看着不好相与,如果不趁机一举拿下,未必不会成为我们的阻挠。”看到夜摇光的反应,温亭湛宽慰道。

  “我知道。”夜摇光点着头。

  四人联手,那妖不妖人不人的怪物终究落了下乘,但是就在苏钵他们四人全力一击,从四面想要将之诛杀的时候,那家伙的身体一阵透明,迅速的消失不见。四人的拳头竟然在半空之中险些打在彼此的身上,好在他们及时察觉,连忙收敛气息旋身撤开。

  “好诡异的秘法。”这种秘法和元霆那种秘法不同,消失的速度远远快于元霆,且不是凭空消失,而是先透明化,旋即才消失。这样在被群攻之时,很容易让围攻它的人,如同方才苏钵他们一样自伤。

  四人四周警惕了一番,却完全没有再发现那人的踪影,含崆和泰休两人才走到一旁将他们密若族和泰和族的两人给扶起来,两人只是受了伤,并没有丧生。

  陌钦也拿出伤药递给了他们。

  “多谢陌少宗主。”含崆和泰休道。

  “你们怎么会在此?”苏钵没有看到混元族和墨族的人,于是便出声问道。

  两人的背脊一僵,一般动手给自己的师弟疗伤,泰休冷声道:“我们被墨族当做了探路石。”

  原来墨族的人被温亭湛随意一指,那一指还真的幸运的是生路,走到了外面的的确确也如同夜摇光所言是出了岛,墨蘅能够甘心就这样离开?当初他们走另外一条路走不通,知晓温亭湛他们这条路走通了就不要脸的退回来,走了夜摇光他们的路,都不愿意放弃。

  更何况是走到了现在,所以他们当下又折回了分叉口,可两个洞一个洞是通往岛中心,另一个却是死路,墨蘅冠冕堂皇的说是为了彼此都有一个活路,不让所有人全军覆没,所以强硬的逼迫了他们选择了一条路,但是他们两族选择的好死不死的就是死路,听到他们的呼救声,墨族的人竟然毫不犹豫的带着混元族的人从夜摇光他们走的那一条路走了,他们损失了过半的弟子,才杀了出来。

  还得多亏那死路不知道怎么困着那一只怪物,只不过这只怪物一出来,就对他们剩下的人下杀手,剩下的一半弟子都死了,若非夜摇光他们及时赶来,并且出手相助,只怕他们两族来的人都要死干净。

  夜摇光心里有些幸灾乐祸,活该。让你们这么依附墨族,被人利用牺牲都是自找的,她一点都不同情。

  苏钵听了之后,倒是没有擅自做决定,而是对夜摇光他们商议:“夜姑娘,如今密若族和泰和族只剩下他们四人,不如让他们四人跟着我们吧。”

  本来苏钵就是他们这群人当中实力最强的,他们又是晚辈,虽然夜摇光是虚谷的义女,可年龄上确实是晚辈,苏钵这样好声好气的商量,并且态度也很明显。

  夜摇光就算有些不愿意,也不好反驳,他们都明白,这个时候不带上他们四个人,早晚要在这个岛上被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

  “苏长老决定便好。”温亭湛温和的笑着。

  苏钵欣慰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对含崆二人道:“含崆长老和泰休长老若是不弃,那就和我们一道去中心岛吧。”

  含崆和泰休这时候对苏钵伸来的橄榄枝感激不已,尤其是经历了墨族的抛弃,他们想他们这么多人,现如今损伤这样的惨重,可夜摇光他们一行人七个人,到现在都还好好的没有任何伤亡,心里更是激动。

  于是含崆和泰休还有他们两各自的师弟就这样加入了夜摇光他们的队伍。

  这一路下来,夜摇光等人都不再遇到危险,颇有些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味道,行了大概三天的路程,在陌钦的治疗下,含崆和泰休两人的师弟也已经好了差不多,只不过修为还没有补足,夜摇光可舍不得将剩余的几个为数不多的五灵石拿出来给他们用。

  三天之后,他们看到了深蓝色泛着一点紫的海面,海面之上波动着腐朽的气息,夜摇光福至心灵:“这就是荒海了对吗?”

  只要度过这片海之后,就可以抵达中心岛了对吗?

  “应该是。”站到夜摇光前方的苍廉矗也是长舒了一口气,他们总算是看到了希望,终于只差了最后一步。

  几人相视一眼,都看到彼此之间眼中的喜悦,就连死伤惨重的含崆和泰休灰白的脸色也多了点光芒。

  “我感觉到这荒海之上有一股不一样的气流。”苏钵走到河岸边,突然开口道。

  这股气流甚是诡异,不过应该和地狱河不一样,没有什么腐蚀之气,因为夜摇光看到海面上有奇怪的鸟儿在盘旋,不过这种鸟儿看起来很温驯,没有长得锋利的喙和爪子,体型也不大。

  “试试看能不能飞渡吧。”海面这么宽,如果不能飞渡,要是泅渡的话,指不定下面有些这么危险的生物。

  “飞渡怕是不能。”戈戊目光犀利的看着海面,否定了夜摇光的提议,而是建议到,“我们试试能不能驾物浮海而行。”

  几人都觉得这个法子比较稳妥,于是纷纷亮出了自己的兵器,有的可以放大的都放大,扔到海面之上,然后一跃到自己的兵器之上,运气将兵器当做竹筏,在海面上划行起来。

  倒是没有什么阻挠,看来这个办法是行得通,一个接着一个,夜摇光也是扔出了天麟,然后对温亭湛道:“阿湛,我们一道,你抱紧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