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096章 三个选择
  “轰”一声巨响,脚下的地面又是一阵明显的颤抖,唯一的出路就此被完全封死,

  一时间人人脸如死灰,他们被困在这个通天道中,走到这一步便再没有回头路,众人方才明白青石门上欲生者出,求死者入的含义。

  墨如云想了想,强自镇定道:“以为这样就能困住我们了么?山壁对我们这些修炼者来说和豆腐没有区别,我们这么多人就是对着那方山壁去挖,不用半天,也能挖出一个通道来!”

  夜摇光却严肃着面色,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愚蠢。”

  看到那巨大的有来无回的石门,连温亭湛都觉得自己有些失策,元国师的机关术数的掌握恐怕已经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地步,竟然能够打造出这样的一条通道,就犹如一条首尾相连的蛇,背后还有令人无法察觉的齿轮。

  “小心。”

  “大家当心!”

  几乎是魔君的声音在温亭湛的脑海之中响起的一瞬间,他的脸色随然一变,高喊一声的同时,蓦地一把抱住夜摇光,修长的身躯紧紧包裹住她,把夜摇光护在了石壁和结实的胸膛之间,整个殿内的阴风蓦地扩大了一倍,无数道冷风从四面八方灌了进来,一道道罡风犹如利刃,

  温亭湛脖子上的阳珠由着魔君操控着,一股股刚阳之气将他和夜摇光笼罩住,无数的阴煞之气形成了犹如实质的箭矢射过来,被炽烈的刚阳之气消弭无形。

  噗噗!

  仿如利剑刺破皮肉的声音响起。

  没有躲闪过去的几个人身上竟被切出了几道口子,鲜血飘飞,他们都是元婴期以上的修为。连护体的五行之气也没有丝毫作用,地上那一堆堆的珠宝在阴风之下频频爆裂开。一滩滩化尸水流淌在地上,那周围连地面都被侵蚀得陷落了一层。

  这样惊骇的一幕,让修为高的几位长老级别的人,迅速的运气各自护住各自这边修为较低的人。

  长明灯的灯火被吹得不住晃动,但偏偏就是不会熄灭,脚下的影子不停闪烁,忽明忽暗,在这样的环境里,大殿似乎也全都晃动了起来!真个儿似入了阎王殿中,诡异万分众人惊魂未定,突然听得一道悠远清脆又透着几分得意的长笑声,从四面八方传了进来,声音嘹亮,宛如一个鲜活的人笑在耳边,整个山腹内一片回音,然而那笑声竟然不是在场任何一人的,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犹如鬼魅,只听得众人脑中轰然一响,头皮麻一股冷意窜上了脊背浑身的寒毛一根一根竖了起来,

  这暗道之内,竟然还有其他活人!

  墨如云面色如土尖声叫道:“什么人装神弄鬼!出来!”

  然而那人却似根本没有听见只顾着一阵长笑许久,那笑音方才停下来。

  “夜摇光,温亭湛,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破这个局,哈哈哈哈……”

  是元奕!

  方才之所以没有听出来,是因为元奕的声音在阴冷的风中变了音质。

  一听此言,众人不由得齐齐刷刷的看向夜摇光和温亭湛。

  墨如云直接尖锐的质问:“你们是不是合伙来坑害我们!”

  夜摇光翻个白眼:“墨大小姐当你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值得我用性命来陷害你,还有你们可不要忘了,是你们求着我打开石门!还有,上这个岛,可不是我拿刀逼着你们上来!”

  墨如云张嘴想要反驳,却被完全找不出话。

  这时候元奕的声音又响起来:“哈哈哈,温亭湛,你不是聪明么?说实在,这么多年我难得遇上一个有意思的对手,没有一点修为,却能够屡次让我受制于你,你死了,我也会觉着可惜……”

  仿佛长叹了一声,那叹息还未落下,蓦地他们面前三个洞口冷风又刮了过来,紧接着元奕的声音再度响起:“我给你三条路,一条生路,一条死路,一条能够追上我的路。是生是死,就看你的选择。”

  冷风回旋,再无语音。

  “他走了。”温亭湛忽而低声对夜摇光道。

  这是说元奕走了。

  “一定有出口,元奕如果在外面不可能声音传的进来,那他方才就在里面。既然他能够出去,那就一定有出口。”夜摇光迅速冷静的说道,这三条路,夜摇光直觉是一条生路也没有,她不信元奕。指不定是想玩一出猫捉老鼠的戏码。

  一下子众人也冷静的许多,他们也觉得是这个理。

  “不,元奕的声音是从外面传来。”温亭湛沉静温润的声音响起,“我方才听到了水声。”水声是魔君在元奕两次说话的时候感应出来,顿了顿温亭湛道,“我相信,有一条是生路。”

  “有水声的是追上元奕的路。”既然元奕站在水的旁边传来声音,那么他肯定是要走那条路。能够追上元奕的路未必是生路,但一定不是死路,夜摇光这样想。

  “嗯。”温亭湛颔首,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回想着方才他们进来之前,他所看到的一切,这是元奕给温亭湛出了一道推理题。

  温亭湛习惯到每一个地方,都将四周的位置打量清楚,他站在外面的时候,的的确确是听到了水声,似乎是从他的左手边传来,可是他们进来了之后,走了多远,这个环形的路他们到底又在什么方位,还有那一道门,是经过建造的齿轮转移过,否则不会不知不觉的又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到底转动了多少个面,多少角度,稍有偏差他就会算错位置,一旦算错位置,他们就必死无疑。

  墨如云看着温亭湛紧搂着夜摇光,还闭上了眼睛,完全不知道温亭湛在沉思,只觉得温亭湛是埋头在了夜摇光的脖子里,这个时候他们两还在这么多人面前卿卿我我,简直是不知廉耻。

  “你们不知……”

  “啪!”

  墨如云的话音还没有出口,一股劲风袭来,一巴掌就甩在了墨如云的脸上,清脆的声音在刮着的阴风之中格外的明显。夜摇光没有动,她的巴掌是通过阴珠的力道扇下去,这个环境下也只有通过阴珠才能够使得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