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083章 四大家族赶来
  “你是胸大,澳门赌博网站:还是屁股大?说得好似全天下的女人死绝了,我非你不娶。”夜摇光也懒得顾及对方的颜面,并且用一种挑剔的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墨如云一眼,最后嫌弃道,“我看出来了,你是脸大!”

  夜摇光彪悍的言辞,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惊,他们还从来没有见到这样用词粗俗的夜摇光。作为一个修炼者,夜摇光定然是没有古代大小姐那样的娴静文雅,但也不至于这样……直白。

  不过看到墨如云这幅嘴脸,众人觉得夜摇光这样一点不为过,反而就连苍廉矗几个长辈都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你——”墨如云顿时一怒,她长这么大,素来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顿时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处境,手中凭空出现一把弯刀,“不知好歹!”

  一声厉喝,被五行之气包裹的弯刀就朝着夜摇光劈下来,众人脸色一变,苏钵就要冲上去阻拦,夜摇光却状似身子一跃避开墨如云的刀,却实实在在的将苏钵给拦下来。

  墨如云的修为,从她起势的时候,夜摇光就感觉到五行之气的波动,她们一样是炼虚期,那就让她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女人。

  有了夜摇光这一个举动,苏钵几人也觉得墨如云实在是欠教训,纷纷的让开,倒是墨轻雨看得明白,高喊了一声:“姐姐,快住手!”

  奈何墨如云不会听她的话,看着苏钵明明要阻止,却又半路收了手,只当苏钵是畏惧了他们墨族,心下更加的得意不已,发动的攻势越发的迅猛,不知道是要炫耀还是什么,竟然将五行之气狂飙而起。

  那弯月一般的刀,渡上炼虚期的锋芒,整把刀都多了一重厚重的杀伐之气,这是下了狠手,要将夜摇光给废了。

  夜摇光桃花一般潋滟的眼眸一眯,她身子一跃而起,不断的朝着后方飞掠而去,而墨如云的刀锋直追而上,目光狠厉。若不是这小子长得有几分颜色,而她又经历了方才的一幕,她怎么会委屈自己。

  这个小子不但不感恩戴德,竟然还羞辱她,根本是自找死路。

  眼角冷冽的光一闪而逝,夜摇光一个运气,瞬间将她和墨如云的距离拉远,而后她一个旋身,手中天麟划出,在她转身朝着墨如云刺来的一瞬间,天麟瞬间变大数倍,席卷着肉眼看得见的阴煞之气,狂猛的一刀打在墨如云的刀锋之上。

  墨如云只觉得手腕一麻,一股森凉之气灌入了她的掌心,让她手一僵,她的冰刃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夜摇光给挑飞出去。旋即,冰冷的阴气从她的脸庞一划而过,她偏头间就见到自己一头飘逸的长发飞满半空,顿时惊怒不已。

  然后,她的怒气才刚刚升起来,夜摇光的一掌就重重的打在了她的肩膀之上,这一掌极狠,肩膀一阵剧痛,她被打的如同破布偶,抛出了极远的距离,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心口一痛。

  捂着心口,就见夜摇光手握漆黑的刀朝着她飞扑而来,她的眼眸惊恐的睁大!

  “住手!”这时一道愤怒浑厚的声音响起,一道身影眨眼及至。

  夜摇光顿觉身后沉,就在一掌朝着她劈下来的同时,她的身体被人一拉,旋即那人拉着她,反身一掌朝着偷袭她的人迎上去。

  “砰!”

  剧烈刚猛的力量在她的耳边如狂风呼啸而过,旋即她被人拉着飘落在地,侧首就看到是苍廉矗,苍廉矗面色微白,身子还不住的后退了几步。见此,夜摇光连忙扶住苍廉矗:“苍宗主,你可还好?”

  “没事,夜姑娘无需担忧。”苍廉矗神色和蔼的安抚夜摇光。

  夜摇光目光冷冷的看过去,就见到一个身着玄色衣袍,腰带上绣着一朵白云,看起来五旬左右的男人,这个男人目光锐利的盯着夜摇光。

  “二叔。”墨轻雨和墨如云连忙跑到这个男人的身后。

  墨轻雨正要开口说什么,墨如云抢先一步:“二叔,他们以多欺少,想对我们不利!”

  “姐姐!”墨轻雨不可置信的看着墨如云,见墨如云暗自警告的瞪了她一眼,她怒气冲冲的不再看她,而是扭头对她们的二叔道,“二叔,事情并非如此……”

  还不等墨轻雨说完,墨蘅就抬手阻止,目光冷厉的看着夜摇光:“你堂堂一个男儿欺负一个女子,你们宗门便是这样欺负我们墨族?不将我们隐世家族看在眼里的么?”

  “呵呵呵呵……”夜摇光一串冷笑,“人老了,就要认老,没事不要出来丢人现眼,只会显得你越发的老眼昏花。”

  “放肆!”墨蘅手掌一抬,大乘期巅峰的五行之气浓郁犹如封喉的剑,只是看着他动了动,夜摇光就莫名气息一滞。

  “墨蘅,你莫要欺人太甚!”苏钵几人连忙挺身上前,将夜摇光护在了身后。

  “墨蘅真人,快住手!”随着墨蘅他们一道来的还有一大帮子人,其中有些夜摇光比较熟悉的面孔,密若族的含崆就赫然在其中。

  含崆后一步,看着被苏钵他们挡在身后的夜摇光,当年她和陌钦去密若族,正是他招待,而夜摇光的容貌并没有变化,尽管穿的是男装,可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立刻脸色大变的迎了上来。

  “墨蘅真人,那是缘生观的夜姑娘!”

  墨蘅脸色微变,缘生观的夜姑娘,缘生观除了已经飞升的虚谷真君的女儿,千机真君的世侄女,哪里还有一个夜姑娘?

  “她是女的!”墨如云满眼不可置信。

  “是,那是夜姑娘,墨大姑娘恐怕和夜姑娘有误会。”含崆连忙道。

  “没有误会。”夜摇光上前,冷着脸道,“墨族的教养今日本姑娘倒是开了眼界,既然墨族能够当家做主的人来了,今日若是不给我一个交代,这事儿绝对不能善了,我要看看墨族是不是从来不把缘生观放在眼里,认为五个大乘期,就能够打败我师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