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079章 不准送戒指
  温亭湛这样一惊醒,和他依靠在一起的夜摇光也猛然惊醒过来,夜摇光还有些迷蒙:“阿湛,怎么了?”

  伸手揽住夜摇光的肩膀,温亭湛低声说道:“无事,天色还早,摇摇再歇会儿。”

  “你是不是做了噩梦?”夜摇光眯着眼睛看着他。

  温亭湛点头:“嗯。”

  夜摇光立刻没有了瞌睡,仔细的看了看温亭湛的面相,有了当初的事情,夜摇光有些心理阴影。不过温亭湛的面相看不出什么来,而且想到了在这里和她形影不离,夜摇光也就稍稍安心,但还是问道:“阿湛,你梦到了什么?”

  “梦到什么?”温亭湛重复了一句,摇了摇头,“我忘了。”

  听了这话,夜摇光就一点都不担心了,能够忘了证明至少不会是现在发生的事情,那就算担忧也没有办法,而且温亭湛都忘了,她难得逼迫温亭湛去想么?

  “那我们再歇会儿。”夜摇光又靠在温亭湛的身上,唇角微弯的闭上了眼睛,再度进入了梦乡。

  温亭湛却无心睡意,他低着头看着夜摇光熟睡的小脸,在她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神识问着魔君:“为何会有鬼魂托梦给我?”

  事实上,这个梦他并没有忘记,但是他却知晓,如果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梦,事情关乎他,夜摇光少不得又要将之揽到身上,他舍不得她再奔波,这个荒岛之上,怎么会有人死,而且这个人的穿着还是春秋之时,那么久远。

  “应该是你夫人身上阴珠之故。”魔君分析道,“不过你夫人和那怪鱼处了一日,身上有那怪鱼的气息。那气息很是可怕,连我都觉着不适,更遑论只是一只小鬼。可他却又心愿未了,感觉到了你身上的功德善意,才会入你的梦。”

  “其实你可以阻拦它入我的梦对么?”温亭湛一针见血的问道。

  “自然,可我为何要阻拦?”魔君反驳的理所当然。

  温亭湛也没有说什么,而是问道:“这只小鬼在岛上?若是我不完成它的心愿,可有妨害?”

  “若是常人的话,这只小鬼只怕就会缠上身,但你夫人身份特殊,你的身子也特殊,最多是你在岛上的时候,它会每晚来求你,但等到你离开这片岛之后,便会与它再无瓜葛。”魔君对温亭湛道,见温亭湛沉默了下去,又准备入睡,大有不愿干涉这件事的架势,魔君不得不多说一句,“不过既然它已经入了你的梦,你与它已经有了机缘,它的父母定然是会在你或者你夫人的帮助下寻到。”

  “那就看一看天意安排吧。”温亭湛闭上眼睛。

  既然于他没有害处,这个岛上的事情已经太多,他不想为了这只鬼连累到了其他人也随着他涉险,自己没有能耐完成的事儿,就莫要往自己的身上揽,这是温亭湛的处事原则。

  若是他不刻意去寻,依然应验在了他们的身上,那就是天意安排,到时候再看看是否要度化这只小鬼。之后,温亭湛就没有再做梦,一夜到天亮夜摇光醒来。

  “摇摇为何今日这般早?”看了看天色,温亭湛觉得比往日夜摇光起来修炼的时辰要早,天空之上的暗色还没有全部退去,在担心是不是他昨晚扰了她的好眠。

  “你别多想,我是起来烤些肉干。”夜摇光洗漱之后,就去寻了苍廉矗,苍廉矗的芥子里面还放了不少鳄鱼肉,这样放着总不好,毕竟芥子和空间不一样,可没有保鲜度,肉在里面会腐烂。

  所以夜摇光知道之后,就决定全部烤成肉干,肉干可以摆放很久,这样他们若是饿了还可以充饥。

  为此,夜摇光等人耽搁了半日,夜摇光的速度算是快了,但是由于工具和条件有限,还是不太方便,不过好在夜摇光用的是五行之火,而不是普通的火,又节约了不少时间,半日就将七八只几百斤的鳄鱼给烤干,原本只有两只,是戈戊等人看着夜摇光这手法,又拽着苍廉矗去了昨日的河边,将苍廉矗没有带回来的鳄鱼肉从新挑着干净的带回来。

  这一下子把几个人的芥子都给塞满了,嚼着夜摇光烤出来还是热的肉干,云酉道:“夜姑娘该去给自己弄个芥子了。”

  修炼之人几乎是人手一个芥子,虽然芥子的储存很受限制,空间也是不算太大,但有比无好很多啊,尤其是夜摇光这种经常随处走的人。

  “是我疏忽,回去就准备一个。”夜摇光前世,会炼制芥子的人都已经不存世,更别说传说一般存在的空间,所以她根本没有这个习惯。今天,澳门赌博网站:就吃了这个亏,她和温亭湛都是背着包袱。

  “等回去,老夫送一个夜姑娘。”苍廉矗开口道,“那东西宗门里有不少储备,可惜这次没有多带一个来,夜姑娘喜欢镯子,戒面?”

  “那就先谢过苍宗主。”夜摇光求之不得,苍廉矗送给她的肯定是亲自炼出来的芥子,苍廉矗的修为和身份地位,用的材料肯定不一般,那么芥子的空间也会更大,“指环吧……”

  “芥子只能是镯子与指环么?”不等夜摇光说完,温亭湛就抢先一步道。

  夜摇光一愣,温亭湛很少会打断她的话,她的话有什么问题么?不就是一个指环……

  蓦地想到了当初在昆仑山的路上她弄了一个狗尾巴戒指,然后对温亭湛说了戒指的含义,只怕温亭湛心里为此而膈应,不喜欢任何人送她戒指,尤其还是一个男人,虽然什么别的意思都没有。

  “不然,也可以是簪子,坠子,任何可以携带在身上的饰品都可以,不过一个形态罢了。”苍廉矗倒是觉着没什么,只当温亭湛是一时好奇。

  “那就劳烦苍宗主给摇摇做个坠饰吧。”温亭湛就直接替夜摇光做了决定。

  夜摇光的手腕上有一个储灵气的手串,再戴一个镯子肯定不好看,也正是因此,夜摇光应该才会想要一个戒指,但是戒指这种东西,他不知道那个故事以前还好,现在是绝对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