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078章 鬼托梦
  夜摇光他们才上岛几天,可苏钵他们已经上岛半月有余,虽然他们修为比夜摇光高,一两月不吃东西也没有问题,但腹中到底是空了半个月,好不容易闻到了肉香,哪里不馋?

  好在温亭湛烤的比较多,而且一条鳄鱼就好几百斤精肉,七个人外加一只猴子很是大快朵颐的美餐了一顿,吃完之后,戈戊都不由赞:“温公子看着清雅从容,却没有想到还有这手艺。”

  他也闹不清是不是许久没有进食的缘故,还是鳄鱼肉的缘故,第一次吃鳄鱼肉的戈戊觉着这肉真是说不出的好吃。好在他们不是和缘生观一样的清修,否则就只能对着这种美食咽口水。

  温亭湛也慢条斯理的撕着肉递给夜摇光,然后在火光的照应下,目光温热的看着夜摇光:“家有贤妻,总不能做个懒夫。”

  吃得正欢的夜摇光险些被噎住,不由怒瞪了他一眼,真是无时无刻不肉麻兮兮的,这里这么多长辈,也不收敛些。

  “哈哈哈哈,年轻可真好。”苏钵不由朗笑出声,云酉几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夜摇光暗地里伸手拧着温亭湛腰间的软肉。

  温亭湛的笑容不变,不着痕迹的握住了夜摇光的手,然后将一串烤好的肉递给她。

  看着他笑眯眯的模样,夜摇光立刻被美食和美色所虏获,懒得和他计较,又埋头吃起来,这个地方可真是吃了这顿没有下顿,有的吃的时候自然要可着劲吃。

  吃饱喝足,简略洗漱之后,夜摇光自然是不计前嫌的挽着温亭湛就打算睡觉,走到温亭湛坐的地方,夜摇光恰好看着温亭湛正拿着几颗珍珠。

  “这珍珠是不是特别好看?”这种珍珠和一般的海水珍珠不一样,它们有一层薄薄的彩光,在光源的照射下尤为明显,“这种珍珠可是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蚌孕育出来,我用五行之气探了探,虽然没有灵气,但是滋养成法器很容易,拿回去做几套首饰换着戴。”

  温亭湛的指尖摩挲着手里一颗漆黑的珍珠,突然开口道:“摇摇可还记得我们来八闽前,赛马输给了我,答应我一个承诺。”

  “说吧,你想怎么样?”虽然温亭湛作弊,可夜摇光愿赌服输,她自己说的,技不如人,只能填坑。既然掉入了这个坑里,那她就得填上。

  “摇摇送我几颗珍珠吧。”温亭湛托着手中的一颗黑珍珠道。

  “这么简单?”已经做好被温亭湛狮子大开口的夜摇光听了这话,有些狐疑。

  “就这么简单。”温亭湛含笑点头。

  “好啊。”夜摇光巴不得把这只狐狸打发,省的以后不知道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于是将所有的珍珠推到温亭湛的怀里,“任你选。”

  温亭湛也不客气,将自己看上的一颗颗全部捡走,也没有拿多少,而且全是小的,大的一个都没有动。

  夜摇光搞不懂他有什么用意,从里面将最大的一颗黑色的珍珠取出来:“我觉着黑珍珠最符合我家阿湛的气韵,这颗这么大,等我们回去之后,我给你特意做一身衣裳,将之嵌在腰带上,肯定好看。”

  时下有身份的人,都喜欢在腰带上嵌珠宝,玉是最普遍的选择,其次是珍珠,宝石这些一般只有女子才会用,男子都嫌弃太花哨。夜摇光来了这里,也入乡随俗,但凡温亭湛的衣裳,如果腰带上没有玉石,一般都会再腰间给他垂下一个玉质的挂件。

  主要是夜摇光装饰起温亭湛来,比装饰自己更上心,她就喜欢这样完美的温亭湛,浑身上下无一处不透露着精细,看着就赏心悦目。

  “多谢夫人。”温亭湛笑容温情脉脉。

  “也赠我几颗。”突然陌钦的声音插进来。

  “陌大哥要去做什么?”夜摇光虽然好奇着,但是手中捧着的珍珠还是递给了陌钦。

  陌钦几乎是一个颜色拿了一颗,大小都是随意,没有特意去挑选:“珍珠也可以入药啊。”

  陌钦没有欺骗夜摇光,这种品质极佳的珍珠用于一些药方之中,可让很多丹药的效果倍增,他的的确确是突然想到这一茬,才问夜摇光要了几颗,拿回去试试和他以往从南海之中弄出来的珍珠有没有差别。

  “哦。”夜摇光点了点头,这个她也知道,旋即她突然想到一件事,“对了陌大哥,你不是要用阴珠么?你用阴珠做什么?”

  好在陌钦是低着头正在看自己手中的珍珠,所以冷不丁的听到夜摇光这样问,还险些没有回过神,但是阴珠只可能是和温亭湛有关,所以他抬起头时,已经面色如常:“有些私事需要阴珠,等我们分别时,摇光借我一用便是,待到用完之后,我再给你送回来。”

  “好,陌大哥想用,随时可以。”夜摇光点了点头,转过身挽着温亭湛,“今儿已经很晚。我们早些歇息。”

  于是陌钦也去盘膝修炼,夜摇光和温亭湛相互依靠着,金子依然趴在温亭湛的怀里纷纷陷入梦乡。

  夜风冷冷的吹拂着,极少做梦的温亭湛,却在沉入梦乡之后不久,就入了梦境,白雾弥漫的黑夜,能够看到白雾缭绕,可他却伸手不见五指,不知道过了多久,温亭湛耳边仿佛刮起了一道阴风。

  一个清脆带着重音的阴冷之声响起:“好心的大人,请你帮帮我。”

  温亭湛转了身,四周却什么也没有看到,这个声音阴冷却有些稚嫩。

  “你是谁,要我如何帮你?”温亭湛淡声问道,“你先现身。”

  温亭湛眼前白雾一阵高涨,澳门赌博网站:等到雾气散开之后,就有一个面色苍白约莫十岁左右的男童出现在了温亭湛的面前,他的双目死寂,温亭湛几乎是不用想,就知道这个孩子是一个鬼魂,而它的穿着更是春秋时期的装束。

  “我的爹娘不见了,求您帮我找找爹娘……”男童的声音响起的同时它的身影也越来越远,最后消失不见。

  温亭湛才猛然从梦中惊醒,睁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