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062章 最聪明的女人
  “温大人,澳门赌博网站:县主,请容妾冒失,妾可否与温大人单独一谈?”尚玉嫣有些歉意的看着夜摇光。

  夜摇光挑了挑眉,看向温亭湛。

  “尚姑娘有话可直言,本官无话不可对夫人言。”当然,除了魔君的事情,但是尚玉嫣肯定不可能会说魔君的事情,所以温亭湛不需要避讳。而且,他也不习惯背着夜摇光去见女人。

  尚玉嫣目光微微一愣,迅速的垂下眼帘,掩饰那一闪而过的艳羡:“温大人,妾想请温大人庇护。”

  “庇护?”温亭湛摇着头,“尚姑娘,你可知这世间,只有一个女人值得本官去庇护,也唯有她,本官愿意庇护。”

  尚玉嫣的手微微一颤:“温大人切莫误会,妾早闻温大人对县主的情深义重,并无非分之想,而是希望温大人能够让我尚氏子孙,不用远离故土,哪怕是平民百姓,也让他们能够在生在的地方生老病死。”

  这是尚家的根,而他们是降臣,如果去了帝都,就处处低人一等,她想要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去保护她的弟弟,如果她是个男儿,倒未必不行,可她是女儿身,只怕连婚事都已经不再由己,她如何去保护弟弟?

  “尚姑娘,这不合规矩。”温亭湛否决。

  哪里有降国王室子孙,不留在帝王的眼皮子底下,而是依然遥居故土?更何况,降国的王室,陛下为着彰显自己的宽容大肚,怎么也得封个爵位,就更不可能让其留在琉球。

  “妾知晓这是不情之请,可妾相信温大人定然有能力办到。”尚玉嫣第一次抬起头,毫不避忌的看向温亭湛,“只要温大人能够助妾一臂之力,妾愿意为温大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尚姑娘聪慧过人,可本官从来不需要女子为左膀右臂。”温亭湛伸手端起茶杯。

  端茶送客。

  尚玉嫣咬了咬唇,她的目光划过一侧不言不语的夜摇光,一咬牙道:“温大人,如果妾能够覆灭密若族呢?”

  温亭湛和夜摇光都霍然看向尚玉嫣,就连温亭湛和夜摇光都不敢说这句话。温亭湛尚且要控制琉球,来盯着密若族的一举一动,可尚玉嫣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她却敢开这样的口。

  “尚姑娘,密若族和本官无仇怨。”温亭湛不动声色道。

  “是么。”尚玉嫣又垂下眼帘,“妾一直想不明白,为何温大人要攻打琉球,妾想了很多理由,都想不透。”

  “皇命不可违。”温亭湛很官方的回答。

  “妾承认温大人料事如神,也信温大人六年前就能够知晓陛下对琉球的收服之心,可妾不信温大人六年前就知晓今时今日,陛下会派温大人前来。”尚玉嫣忽而一笑,那一笑犹如梨花盛开,说不出的清雅动人,“温大人并非一个会为他人而费心费力之人……”说到这里,她顿住了看向夜摇光,“自然,除了县主之外。温大人也不是一个汲汲为营之人,若说是为了加官进爵,温大人也不需要如此锋芒毕露,急于求成的非要来琉球镀一层金身。妾相信,只要温大人想要功绩,有千万种方法。而来琉球并不是最好的一个,因为温大人此来,不但为文臣所忌惮,只怕连武将也害怕温大人让他们成为无用之人。”

  温亭湛低着头喝了一口茶,没有说话。

  尚玉嫣看不懂这个雍容华贵的男子,所以她鼓起勇气接着道:“在妾上次求见温大人之前,也就是接到金县‘落入’琉球手中,可琉球却指挥不动的消息之时。妾就在想,如温大人这般智计无双的人,为何会走了琉球这一步并不高明的棋子。那定然是有温大人必不可来的理由,而且这个理由,让温大人可以不顾自身,将文韬武略全部暴露。试想,这世间除了县主之事,还有什么值得温大人这般?”

  夜摇光静静的听着,她原本就知道尚玉嫣聪明,可却在这一刻才真正的深刻的体会到了尚玉嫣的聪明。

  “继而,妾便又想到县主与琉球从无恩怨,那这祸又是从何而来。很久之后,妾才想到了一个词——怀璧其罪。”尚玉嫣轻嘲一笑,“县主是世外之人,妾查到四年前县主和温大人在蓬莱一游,恰好密若族的族长四年前也去了蓬莱,并且在蓬莱陨落这件事妾知晓,故而才大胆的猜测,县主与密若族有恩怨。温大人要琉球,是为了监视着密若族的一举一动,不知妾所想正确与否?”

  “尚姑娘若是男儿身,琉球就不会有今日。”温亭湛给尚玉嫣极高的评价,也算是间接的承认了尚玉嫣的话。

  “不,妾若是男儿,此时已经随着父兄殉国。”尚玉嫣却摇头,“因为天朝有温大人,琉球走到这一步是迟早。”

  “尚姑娘既然猜中了所有,不应该怨恨本官么?”温亭湛反问。

  “恨什么呢?”尚玉嫣的目光澄澈,“陛下对琉球有势在必得之心,没有温大人,也有旁人。弱肉强食,恒古不变的道理。倘若琉球强盛,也不会落入如此局面。要怪,只能怪我们自己太弱。况且,若是换了一个人,未必能够让我尚家再留一条根,要知道尚家宗室的头颅可以请功呢,胜利的人总有理由将无力反抗的弱者说成死不悔改的暴徒,而后残忍的砍下他们的头颅,以此来得到满足,彰显他们的强势。”

  “尚姑娘不仅有大智慧,还有大胸襟。”夜摇光都忍不住赞叹。

  这是夜摇光两辈子见过最聪明最豁达的女人。

  “县主能够不置一词,静听妾与温大人言论,县主的心胸也非一般女子能及。”尚玉嫣同样对极少说话的夜摇光很是赞扬。

  “哈哈哈,我这是信他。”夜摇光忽而爽利的笑了,对着尚玉嫣挤了挤眼睛,“信他就好我这一款。”

  尚玉嫣没有想到夜摇光是这样的性格,让人忍不住的亲近。

  而温亭湛却是满含纵容的看了夜摇光一眼,才对尚玉嫣道:“尚姑娘,一个月的时间,你若能够实现你的承诺,本官便满足你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