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061章 求见温亭湛
  尚玉嫣的面前,澳门赌博网站:有二十条小布条,从她的衣襟上扯下来,代表着她在这个只有一个小铁窗的密室内被囚禁了二十日。

  看着狼狈而来的父亲和哥哥,他们都穿着战袍,但浑身是伤,虽然这里与外面隔绝,她听不到外面的厮杀震天,可她却早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果,所以她只是抬了抬眼。

  “嫣儿……”尚翔噗通一声跌跪在了尚玉嫣的面前,他已经全身无力,终于可以在这个没有人看得见的地方,露出了他的脆弱。

  “父王,用整个琉球无数男儿的鲜血,成全了你的颜面,你现在告诉女儿,值得么?”尚玉嫣语气有些冷漠,这是她的亲生父亲,看着他这副模样,她如何不心痛,可她更心痛的是那些为她父亲而无辜丧生的将士。

  明明,她已经想到了办法,可以说服温亭湛。只要他们俯首称臣,只要他们忍辱偷生,就可以避免这么多人的死去。

  尚翔看着女儿清冷的目光,他闭了闭眼,没有再说什么。每一个男人都有一颗热血奋战的心,身处高位,要他不战而退,将手中的大好河山拱手相送,他不是圣人,做不到!

  可是如今血淋淋的教训告诉他,他错了,但却无法回头。

  “嫣儿,父王是琉球的罪人,父王会以死谢罪,父王只希望你保护你的弟弟,不要让尚家断了血脉。”尚翔满目恳求的看着尚玉嫣。

  尚玉嫣长翘的睫毛颤了颤:“父王,把国玺交给女儿,女儿会保护好弟弟。”

  尚翔从怀里取出一个包袱:“嫣儿,这里面有我们琉球王室的信物,有尚家的一只影卫,你的弟弟和母妃,父王都已经送到了密宫,他们就交给你了。”

  尚玉嫣跪在尚翔的面前,她的眼眶通红,可是却没有眼泪,她端端正正的对着尚翔几个叩首,最后慎重的接过了尚翔递过来的包袱,声音有些哽咽:“女儿,拜别父王。”

  尚翔也是双目含泪,他目光眷恋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这个令他骄傲的女儿:“嫣儿,别报仇,带着你弟弟好好活下去。”

  “女儿一定会好好活下去,无论多艰难。”尚玉嫣保证。

  而后她缓缓的站起身,带着尚翔给的包袱,拖着沉重的步伐,缓慢却一步步坚定的往外走,她刚刚走出大门,就听到了身后刀剑刺入身体的声音,她的身子一僵,泪水终究是忍不住夺眶而出。

  但,她却并没有停顿多久,也没有回头,而是继续向前,目光坚定不移的看着前方的光亮。

  当洪运的大军攻入王城的时候,王宫的大门自动打开,洪运看着那个身子单薄,一身素纱的少女,带着整个尚家的人跪在了宫门口,双手高举琉球国玺。

  “尚氏女携尚氏族人,向天朝臣服投降。”少女的声音清脆的响起。

  洪运翻身下马,他是武将,但他懂在这样的情形下,除非是将琉球所有的百姓全部杀光,否则他不能再动尚家任何一个人,不然,日后他们如何来统治琉球的百姓?

  这时候,已经有琉球的降臣对洪运说了尚玉嫣的身份。

  “小郡主请起。”洪运虚扶了一把,才侧首对着他的士兵吩咐,“你们入城,不得戕害老弱妇孺,及无反抗之人,不得抢掠百姓钱财,不得妄动王宫一物。违令者,斩!”

  “是!”后面的将领齐声应了一句。

  尚玉嫣几不可见的松了一口气,她带着尚家的人纷纷让开入王宫的路,看着一排排身着元朝兵服的士兵涌入王宫,她的面色不变。而是在洪运翻身上马之际,挡在了洪运的面前:“将军,降臣之女恳请见一见监军大人。”

  洪运的身子一顿,他打量着尚玉嫣:“不知小郡主与温大人有何渊源?”

  “请将军代为传话,小女子欠温大人一个约,期望温大人能够不计前嫌,再给小女子一个机会。”尚玉嫣的态度很坦然。

  洪运看着尚玉嫣不是那种想要用美色的女人,再想到她方才的举动,不由点了点头:“本将会代郡主转达。”

  温亭湛收到洪运的传话,那是三日之后,夜摇光和温亭湛登上琉球岛,原本夜摇光也在,洪运还几番欲言又止,甚至给了温亭湛暗示,将夜摇光支开一下,但温亭湛仿佛没有看到一般:“将军有话直言。”

  洪运为难的看了看旁边的夜摇光,最终还是沉声道:“温大人,琉球小郡主尚氏说,曾与温大人有约定,请温大人赏脸见她一面。”

  说完,洪运几乎是下意识看向夜摇光,却没有想到夜摇光一拍手:“好啊,我早就想见一见这位小郡主,却没有想到是这样的情形。”

  这个反应……

  看着也不像是要对付情敌,仿佛更似慕名已久的人物一般的感兴趣。

  “既然夫人想见,若是方便,那就有劳将军安排一下,温某随时都有空闲。”温亭湛颔首笑道。

  温亭湛和夜摇光都是这个态度,洪运自然也是没有了顾忌,所以当日下午,洪运就安排了温亭湛夫妇和尚玉嫣见了面。

  那个少女她因为刚刚丧父丧兄更丧了果,所以她穿了一袭雪白的衣袍,乌黑的发髻只簪了一朵雪白的绢花。纤细单薄的身段,配上略带憔悴的清美容颜,却依然一点孱弱之姿都没有。

  细雪之中,她缓缓而来,正如她身后盛开的白梅花,清美而又不惧酷寒的柔韧。

  “降臣之女,尚氏玉嫣见过温大人,见过县主。”尚玉嫣仪态优雅的行礼。

  “小郡主无须多礼。”温亭湛客气道。

  “琉球已不在,恳请温大人莫要以此相称,尚氏不敢当。”尚玉嫣恭敬的说道。

  温亭湛也没有为难她,而是从善如流:“尚姑娘请坐。”

  尚玉嫣又行了礼,坐在了温亭湛的正对面。

  “尚姑娘两度求见温某,不知所为何事?”温亭湛和别的女人是没有什么客气的寒暄,基本是开门见山,对待尚玉嫣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