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060章 避不了的大战
  陈泰太忙,就和温亭湛说了些要紧的事儿,连午饭都没有办法和温亭湛一道用,就匆匆的离开。夜摇光和温亭湛又在县衙用了午膳。

  “琉球终究还是走上了不归路。”夜摇光轻叹一声。

  她原本以为有尚玉嫣在,琉球的事情就应该很快的尘埃落定,可惜也不知道尚玉嫣出了什么变故,她明明在金县求见了温亭湛,可却失约了。琉球接受了倭国的‘好意’,用了倭国从其他地方引进的巨炮战舰,对朝廷开了战。

  却完全不知道这是温亭湛一早就已经计划在内的变故。段拓死了,温亭湛怎么可能放过吕骏,否则以温亭湛的能力,哪里能够会让段拓已死的消息这么快就泄露?

  琉球是打着和陈泰一样的想法,以为温亭湛是想要亲自掌军权,等到浙闽总督来了,就会和浙闽总督对上,两方僵持,只会让军心大散。这就是他们的趁虚而入的机会。

  可是他们却算漏了一点,那就是温亭湛费了这么多心思,根本不在乎那些虚名,真正掌握大权的人,何必要计较别人眼里发号施令的人是谁?

  温亭湛推了洪家的人上位,在这个紧要的关头,再爆出段拓通敌卖国的消息,加上澎湖吕骏的大败,只会更加激起水师的怒气。洪征洪运父子临危受命,就算浙闽总督来了,也只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全力支持。

  到时候,会是万群众齐心的局面。

  至于倭国……

  “阿湛,你对倭国到底有什么安排?”夜摇光觉得温亭湛既然很早以前就已经派人潜入倭国,那一定不会对倭国不采取一点行动。

  “倭国正是政权纷争的时候。”温亭湛唇角噙着一抹笑,“我只是动了动手脚,很快他们就会自顾不暇。尚翔是吃了雄心豹子胆,连倭国的国情都不知,就敢和他们达成联盟。”

  夜摇光蓦然想起,在正史上倭国这个时期也是乱的很,将军府的继承人衰落,其弟弟和管领会合谋,在京都掀起一场大乱。虽然太祖的蝴蝶翅膀改变了他们的历史,但不知道会不会也影响了倭国。

  “到底是高看了尚玉嫣。”温亭湛其实对尚玉嫣还是抱着一点希望,希望她能够凭一己之力独揽大权,将尚翔给软禁起来,那么不论是琉球还是他们都不会造成这样大的损伤。

  原本以为这一战,可以没有硝烟,可惜……

  “女人狠起心来比男人都毒,可女人很不容易狠下心。”夜摇光明白了温亭湛的意思,尚玉嫣看清了一切,未必没有洞悉尚翔和倭国的同盟,但是她做不到撂倒从小疼爱她的父亲,因此局面演变成了这样。

  “眼大肚小。”温亭湛这四个字是评价尚翔。

  “其实尚翔并不蠢,他未必没有看懂,只是他到底是王,他和尚玉嫣不同,他不甘心罢了……”夜摇光轻叹一声。

  哪一个国王,面对入侵者,就算明知道可能不敌,就会乖乖的束手就擒呢?做了国王那么久,让他连争都不争一下,就沦为丧国之君。换了任何一个人都做不到。尚玉嫣是因为身为郡主,她不懂身为国王的心。

  “我的摇摇,把人之常情看得比谁都透。”温亭湛眼眸浅浅的柔光划过,“尚翔会有今日之举,也是无可厚非。”

  “权利会让人丧心病狂,但有时候尊严却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尤其是帝王尊严。”夜摇光站起身,推开了窗户,作为修炼者,她已经听到了炮火巨浪的声音,海面上波动的气流也已经不稳,充分证明着距离他们远处的海上在激烈的交战。

  这一战一直持续了半个月,新年夜摇光和温亭湛是在金县度过。浙闽总督在段拓死的第二日就到了军营,但那时候洪运和洪征已经在危急时刻受温亭湛的托付披上战甲,调兵遣将准备出发澎湖救援。

  浙闽总督赶来之后,什么话也没有多说,只是对着洪运和洪征父子敬上了一杯酒,亲自目送着他们的战船离开,而他本人留在了营地坐镇。

  金县在外人的眼里一直是被琉球的兵马驻扎着,但这些琉球的兵马早已经在温亭湛的控制之中,在琉球和洪家对战了近半个月之后,温亭湛突然放出了消息,金县的琉球兵马全军覆没。

  其实这个决定,温亭湛并不想做。因为要打击琉球的士气,绝对不能是个假消息,必须要让整个琉球看到真正的全军覆没,这些被温亭湛制服的琉球将士就必须真的成为死人。

  这是温亭湛第一次下令屠杀了这么多人,这一切的起因都只是因为倭国都在温亭湛的搅乱下退了军,不再支援琉球,可尚翔依然不愿意放弃最后一兵一卒,不愿意就此罢战。大有要拖着八闽水师全部陪葬的决心,洪征那一个老将军,就已经在澎湖大战之时丧生。

  也正是收到了这个消息,温亭湛才下了决心。

  金县的收复,让打了半个月,已经疲惫的水师们振奋不已,同时金县的琉球军全军覆灭,近三成的兵力,再加上这半个月和洪家的人作战丧生的兵力,澳门赌博网站:琉球大军才知道他们现在已经薄弱的不堪一击,他们再往前冲,除了无畏的牺牲,再也没有别的意义,一下子士气猝然减弱。

  洪运丧父,心中对琉球的恨意反而更加的激发,用了三日的时间,攻上了琉球岛,琉球自此落入大元的版图。

  琉球王宫,宫娥侍女都在慌乱的逃窜,满脸血污的琉球王尚翔,搀扶着受了重伤的嫡子尚玉珏缓缓的走到了一间密室,这间密室四周都是铜墙铁壁,就算是火炮都攻不进来。

  厚重的铁门被打开,里面端坐着一个披散这头发,一身素白的少女,这个少女正是尚玉嫣,在尚玉嫣要赴约去见温亭湛的那一夜,她被最信任的哥哥和父王用酒迷晕,醒来之后就被关在这里,三餐有人送,可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