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059章 事情有变
  船缓缓的靠近金县,开着船而来的人全都是温亭湛的人,船却是八闽水师的船,温亭湛要船的理由很简单,他要去把金县拿回来。至于他不带兵马怎么拿回来,温亭湛没有说,经过段拓一事,也没有人敢问。

  码头的栈道上可以看到一群人提着灯笼,在灰暗的早晨静候。火光在风中随着晃动的灯笼摇曳,鹅黄色的暖光投射在波光粼粼的水面,恰似撒了一层细碎的金子泛着光芒。

  夜摇光浅睡了两个时辰,便起身开始修炼,吃了船上准备好的早膳,就听到他们快要抵达金县的消息,于是拉着温亭湛走到了甲板上,凭栏而望,看着小小的金县,比琉球小了很多。晨间的寒雾之中,也只能看到一个精巧的轮廓。

  “那是我们的人?”虽然雾气比较大,可夜摇光的视力非常人可比,她已经看到了码头上等待的人,可都是陌生的面孔。

  “是金县县衙的人。”温亭湛也已经看到了等待的人。

  “金县县衙?”夜摇光狐疑的看着温亭湛,“你何时和金县县衙的人勾搭上了?”

  “金县县令乃是金县当地人,是六年前与余长安同科进士,余长安上京赶考的路上对他有救命之恩。他姓陈,单名一个泰字。”温亭湛解释道,“这次我们能够轻而易举的设伏,少不了他的出力。”

  “这就是人情往来,看来陈泰和余长安的交情不一般。”夜摇光道。

  余长安曾经和他们一道在书院,只可惜他和郭媛相识太晚,不能有情人终成眷属,不过因为郭媛的事情,他们倒是结下了情谊。尤其是后来余长安所在的地方粮食不济,夜摇光又送了好多粮食给他,让他有了一年的喘息之机,将一个贫瘠的小县城治理的井井有条。

  他也因为政绩极佳,虽然还没有做到知府,但如今也是从五品的通判,明年又是三年考绩,如果有空缺的位置,只怕他很可能升为正四品的知府。

  陈泰应该和温亭湛素不相识,这样大的事情陈泰都敢跟着温亭湛干,足见陈泰是一个有魄力敢拼搏的人。

  “情分自然不浅。”温亭湛笑意加深,“不过身在官场,尤其是金县这样的地方,想要出头可不容易,机会难得,关键是敢不敢去抓,抓不抓得住。”正说着,船已经靠岸,温亭湛伸手握住夜摇光的手,“于为官者而言,情谊哪里比得上加官进爵和实打实的政绩来得实际?”

  “你说的也没有错,可若是陈泰与余长安没有这一重关系在,只怕他没有那么轻易的信你。”

  夜摇光不否认温亭湛说得对,人都是现实的动物,可人也是感情动物。有利益自然会让人心动,但有情谊才能够让人情动。心与情的结合,才有了最深厚的信任。

  “摇摇所言极是,这也是人生的一门学问。”温亭湛颔首。

  绝对的利益,自然是财帛动人心。可再深厚的利益,没有一点情分在里面。这种关系永远不可能根深蒂固,澳门赌博网站:随时随地都可能阴沟里翻船。反之亦然,再深厚的情分也未必不会被糖衣炮弹给砸穿。

  “温大人,县衙内昨夜出了些急事儿,大人无暇分身,不能亲自相迎,还望温大人见谅。”是个留着八字胡的男子,笑容殷勤,“小人乃是县衙内的师爷,鄙姓许,贱名一个刊,见过温大人。”

  “许师爷多礼。”温亭湛温和的一抬手。

  “温大人请随小人来,衙门内已经为大人和县主备好了早膳。”许师爷让开路,亲自带队迎着夜摇光和温亭湛去了县衙。

  到了县衙他们略微洗漱一番,用完了早膳也没有见陈泰出现,而且也没有人上面求见,夜摇光扬了扬眉:“阿湛,恐怕有变数。”

  温亭湛的眉宇依然一片轻松:“万变不离其宗,静观其变便是。”

  夜摇光和温亭湛也没有去刻意打听,温亭湛也没有见何定远等人,到现在夜摇光也不知道何定远到底在金县什么地方,又充当的是什么角色,不过她不感兴趣,就没有多问。

  临近中午的时候,陈泰终于急匆匆的赶过来,陈泰已经三十出头,也留起了美须,长得五官端正,很是有精神。

  “温大人,琉球之事有变。”两人互相见过礼之后,陈泰就连忙道。

  “陈大人莫急。”温亭湛态度如三月的阳光一般和煦,“琉球的人没有来,琉球是否已经再度攻打彭县?”

  “温大人已经知晓?”陈泰一惊。

  “琉球能变也就这一点变化。”温亭湛道。

  “不,温大人,琉球还有一个大变故。”陈泰摇着头道。

  “不过一个自以为是的后盾罢了。”温亭湛笑着安抚着陈泰,“陈大人无需多虑澎湖之事,莫说倭国给他们的支援杯水车薪,就便是倭国倾全力相助,琉球也休想夺下澎湖,陈大人只需要守好金县便是。”

  陈泰惊愕的看着温亭湛,琉球攻打澎湖,有倭国的巨炮战舰相助,这个消息他才刚刚收到,温亭湛昨夜据说在对付段拓,连夜就赶来了这里,竟然这么快,比他还快收到了消息。

  “温大人,琉球之人得知段拓离开之后,就反攻而上,吕骏只怕守不住,我军已经损伤惨重。”陈泰不得不面色严峻的强调一遍,“而段拓已死,我军又要面临更换主将的混乱局面……”

  原本就吃了败仗,士气大减,如今又换了主帅,如何能够不让陈泰忧心?

  “陈大人若是信得过本官,之前是如何守着金县,现在依然如何守着,不论是澎湖,还是我军的士气亦或是我军的主帅,陈大人都无需忧心。”温亭湛依然从容淡然。

  他这样犹如一颗寂静黑夜幽幽散着光的珍珠,柔和的态度,出奇的就让陈泰一颗焦虑的心平复了下去。

  “好,既然温大人胸有成竹,下官便舍命陪君子。”陈泰突然很是豪气的对温亭湛道,“温大人只管放心,只要我陈泰在,金县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