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053章 开始策反
  “是是是,你不但请君入瓮,还一箭双雕。”夜摇光连连点头道,“这会儿你让何定远把他们放进去,坑了段拓一把,等他们到了你布置已久的金县,就让何定远将他们给捏在手里,不论是尚家还是段拓,都是你的棋子,输赢都是你说了算。”

  “哈哈哈,这才是真正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温亭湛揽着夜摇光的柔软的腰肢,唇边的笑意晕染着他两个深深的酒窝。

  “就是不知道,尚家那位聪慧的小郡主何时能够洞悉你的阴谋。”对于这位能够猜中温亭湛心思的女人,夜摇光还是蛮期待,毕竟到现在能够猜出温亭湛举动的女人除了她,再没有旁人。

  而她则是被温亭湛耳濡目染,且温亭湛从不在她面前保留。尚玉嫣则是通过收集关于温亭湛的事迹来琢磨,对于尚玉嫣的智谋,夜摇光很服气。

  “待到琉球收到金县被收入囊中的消息时,她就应该明白。”温亭湛当然一笑。

  段拓的大军被琉球的军队绕着澎湖绕了足足两日,这该死的寒雾才散去,可还不等他大刀阔斧的施展拳脚,琉球的军队就直接将澎湖给弃了跑了。段拓还没有好大喜功到,认为琉球的人是看着天气转变,自知不敌所以将声势浩大夺取下来的澎湖就这样又还给他的地步。

  他心里隐隐意识到有什么大事情发生,直到他刚刚登上澎湖岛,就接到了来自营地的消息,澳门赌博网站:在他被琉球兜着圈子这两日,琉球看似二十几艘战船,实际上除了基本的掌舵人,根本没有士兵在船上,那些寒雾之中看不清的人头攒动,不过是迷惑他的假象,琉球真正的大军早已经绕过了这边,借着西北风吹向了金县,而被称之为固若金汤的金县,不过是两日的功夫,就被琉球拿下。

  入伍三十多年,他一路顺风顺水,并不是没有经历过战役,哪怕是曾经生死一线,敌人的大刀差一点从他的脑袋旁削下去,他都不曾生出过今日这样惶恐的心。

  他觉得事情,似乎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

  “大人,现如今不是担忧之时,我们要尽快想办法将金县打下来。”吕骏也是脸色苍白,金县易守难攻,他们根本不知道金县怎么就这么容易被琉球给打进去,蓦地,他想到了一个可能,“大人,你说金县会不会出了叛徒?”

  “便是真出了叛徒,难道就不是你我的罪责么?”段拓冷声道。

  他是八闽水师提督,不论是金县还是其他地方的水师都归他管束,他养出来的人成了叛徒,那他是什么?

  “大人,我们有没有可能将这个叛徒按在温亭湛的身上?”吕骏的眼底划过一丝阴鸷的光。

  段拓也是仿佛在黑暗之中寻到了光亮,他缓步走到无人的地方,示意吕骏跟来,才低声道:“你说说你是如何作想?”

  “大人,温亭湛的言行可以做文章。”吕骏连忙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几日前他就说澎湖有危险,可当真我们收到澎湖危急的求援时,他又说这是琉球的计。他温亭湛难得当真是神么?一想一个准儿?指不定他为了大权,和琉球有所勾结……”

  话,点到为止,段拓也是心狠手辣的主儿,该如何操作比他更清楚。

  “可他是监军,我们都无权定他的罪,更无权……”段拓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弄不好,我们反倒要被他给整死。”

  “大人何时变得如此畏首畏尾?”吕骏颇有些气性的说道,“我们擒拿他,他做贼心虚,殊死抵抗,大人万般无奈只得痛下杀手。”

  “哈哈哈哈……”段拓朗笑着伸手拍了拍吕骏的肩膀,见引来了不少人的目光,变顺势道,“此计甚妙,此计甚妙啊!”

  “属下这就去整顿回程。”吕骏颇为谦逊的行了个礼。

  段拓挥了挥手,他负着手站在海岸边,看着寒风中波涛翻滚的浪潮,心也随之起伏不定,望着泉州的方向,有些期待,有些刺激,也有些忐忑,但终究还是随着浪花席卷最后沉入海底,无法揣测。

  他却不知道,他这一趟回到泉州等待他的究竟是什么。

  温亭湛在营帐被看守了两日,除了生活所需,基本是不会让他离开营帐,直到金县落入琉球的消息被传来。看守温亭湛的祖邦,终于不再淡定,他立刻传消息给段拓之后,就不自觉的走到了温亭湛的营帐前,来回踱着步,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要掀开这道帘子走进去。

  从黄昏到天黑,帐篷内点起了烛光,他的身影明明倒影在帐篷之上,可温亭湛至始至终视而不见,根本没有唤他进去,他想了想许久,挣扎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掀开了帐帘子走了进去。

  温亭湛恰好和夜摇光正在用完膳,吃的是夜摇光亲手做的焖饭,用了糯米和粳米,还有些菌类与鸡脯肉加上土豆豌豆和胡萝卜一道焖,刚刚起锅不久,在外面徘徊了一下午的祖邦没有觉着饿,这一进来吸了一口味道,顿时肚子就不争气的叫唤起来,闹了一个大红脸。

  “祖将军若是不弃,就一道用膳。”温亭湛语气随和的邀请。

  原本想要礼貌拒绝的祖邦,看着那泛着油光,散发着幽香的焖饭,硬生生的将话咽下去:“多谢温大人盛情,末将就却之不恭。”

  这里也没有下人,夜摇光就亲自给他盛了一大碗,闹得祖邦连连称不敢,毕竟夜摇光还是有县主头衔在。

  夜摇光笑道:“我们没有那么多讲究,吃吧。”

  说着,又给他盛了一大碗鲜嫩的鱼汤,以及一条肥美的鲫鱼。

  原本有一肚子话要说的祖邦,吃了两口放,就什么都忘了,一个劲的扒饭,活像好几顿没有吃一般,最后将一大碗鱼汤喝下去,把鱼肉也吃的干干净净,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碗,才有些讪讪的笑着:“县主的手艺真好,温大人好福气,除了幼时在家中母亲做的能够和县主相比,末将再也没有吃过这般美味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