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052章 步步套入
  “温大人,此时澎湖危急,本官没有闲工夫与你讲道理,耽搁了澎湖大事,若是澎湖被攻陷,你我都担当不起。”段拓对着温亭湛目露凶光。

  “段大人,澎湖已经落入琉球之手,如今的求援,不过是琉球的诱敌之计,若是段大人执意要去,必然会损兵折将,因小失大!”温亭湛沉声,近乎一字一顿的对段拓道。

  “温亭湛,你若再敢多言,本官便以你危言耸听,扰乱军心为由将你杖责一百军棍!”看着面露沉思的将士,段拓站在战船之上,对着温亭湛厉声指责。

  “段大人,温某身为监军,有监守护卫之权,我认为此战不可打,琉球意图不轨,还望段大人以八闽安危为重,切勿草率行事,中了敌军的圈套!”温亭湛据理力争。

  “来人啊,将温监军押下去,无本官的命令,谁也不准放人,若是他私逃,便以逃兵军法论处!”段拓冷然的吩咐。

  水师都是段拓的人,自然是听段拓的命令,立刻上前押住温亭湛,温亭湛浑身一股真气震开,两个士兵就被震飞出去。

  “温亭湛,你敢违抗军令!”段拓顿时大怒,从怀里拔出火铳对准了温亭湛。

  “大人既然要关押温某,温某无话可说,可大人一意孤行,若是造成我军伤亡,大人罪责难逃!”说完,温亭湛很干脆的转身离开了战船,他玄色的衣袍在夜风之中款摆,很快就融入了夜色之中。

  “祖邦,你留下看守大营,看押温亭湛。”段拓的目光冷冷的一瞥,而后立刻大手一挥,根据他们打听出来的情报,琉球派了二十多艘战船偷袭围剿澎湖,所以他带了三分之一的兵力,以压倒性的优势攻向了澎湖。

  然而,他们的船只行了一半,海上风雾大起,好在段拓在这方面是老手,并没有因此而惊慌失措,并且给出了最及时最佳的应对之策,已经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澎湖。

  尚翔根据尚玉嫣的建议,在澎湖设置了十来艘战船,借助他们对海上风向和浪潮的熟悉,和段拓玩着躲猫猫的游戏,目的就是为了拖住段拓。而这个时候,琉球的全部兵力已经对准了金县。

  “姑娘,少爷被段拓软禁。”

  为了不让面上太难看,祖邦没有将温亭湛关押到营地的牢房,而是派了重兵在温亭湛的营帐守着,不准温亭湛出入。

  已经回到驿站,睡到早日才醒过来,修炼完毕的夜摇光立刻就接到了卫荆的传信,对此,夜摇光不甚在意:“早晚,有他们求着阿湛出来的时候。”

  夜摇光很是悠闲的去用了早膳,又亲自弄了些东西,提着食盒,以五行之气温着,提到了温亭湛的营帐内,虽然不准温亭湛出去,可没有不准别人来看望温亭湛。

  “来,吃早膳,我做的。”夜摇光给温亭湛做了一点面食,鲜虾韭菜盒子和大骨头汤,将营地里送来,温亭湛不曾动过的吃食推到一边,把自己的递给他,“我第一次做盒子你尝尝。”

  “我记得这是陕西一代的特色吃食。”看着摆在面前,半月形,两面都煎得金黄色的一个个,闻着一股子说不出的香煎味道,温亭湛食指大动,拿了筷子在手上,也不忘夸赞一番自己家的夫人,“若是夫人不在身侧,我指定要瘦成纸片人。”

  “得了吧,你一贯不挑食,是吃准了我今儿会给你送吃的,所以才没有动这些东西。”夜摇光的视线撇过桌上的饭菜,“要是我不在,你指不定已经吃饱喝足。”

  “吃这些饱的是胃,吃夫人做的,饱的是心。”温亭湛一口下去,表皮香脆,内里有劲道,虾仁和韭菜一荤一素吃起来格外的有味道,“好吃。”

  “那就多吃点。”夜摇光伸手将大骨头汤给倒出来,将小碗递给他。

  温亭湛也不动手,依然拿着筷子吃,然后渴了就伸长脖子,就着夜摇光的手喝上一口汤,吃饱喝足之后叹道:“若是囚徒都有我这番待遇,那恐怕世人都只愿在牢内安度一生。”

  “瞧把你美的。”夜摇光伸手戳了戳他的额头,“你这也叫囚徒,人家对你够客气了,你也不看看你怎么算计人家。”

  温亭湛逼得段拓将他给看押起来,就是一个逃脱罪责的借口。他毕竟是监军,统帅被调虎离山,他留在营地,就得眼观四方,这要无声无息的让琉球将金县给夺取,陛下追究起来,他也是不得不负责。

  如今,段拓将他看押起来,外面发生什么事儿,自然他管不了,也无法知晓,无论是澎湖还是金县的沦陷,都是段拓一个人的责任。

  “技不如人,就只能填坑。”这是夜摇光的词儿,温亭湛觉得挺有意思,今儿就用上了。

  “得了便宜还卖乖。”夜摇光瞅了他一眼,才问道,“你估计琉球要多久能够拿下金县。”

  “凭他们的实力,要拿下金县并不容易。”温亭湛看着收拾东西的夜摇光,心里有一种无言的满足,“琉球的兵力有限,他们如此远攻,其实是借助了天时地利人和,否则将会竹篮打水。段拓在得知琉球的大军已经攻向金县之时,他很可能会选择去攻打琉球岛!但,今日的风向,老天爷不会助他。尚家是选好了日子,而尚翔胆子不够大,魄力不足,就算有尚玉嫣在一侧,也无法说动他不顾琉球岛,而孤注一掷攻打金县。所以派到金县的兵力恐怕只有琉球的三成兵马,金县原就有驻兵和五卫兵马,要想阻拦琉球入攻,十天半月是做不到,可三五日总是没有问题,水师援军从此处而去,加之近日海上重雾阻扰,也用不了一日。”

  “但,你让何定远他们在金县搞破坏。因此,用不了一日,金县就会落入琉球的手中对么?”夜摇光将温亭湛没有说的话说出来。

  “夫人怎地如此看为夫?”温亭湛一脸受伤,“为夫这叫做请君入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