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040章 巡视军营
  “姐姐!”洪途一看到自己的姐姐就迎了上去,澳门赌博网站:眼见自己的姐姐面色苍白,心中愧疚,“让姐姐受累了。”

  段夫人的目光柔和,唇角微扬摇头:“你从小到大,姐姐早已经习以为常,这么多年未曾照顾你,反倒有些生疏了。人老了,经不起。当年你掉入荷花池,染了风寒,我在你榻前五天五夜也不曾熬不住,如今……”

  洪途比自己的姐姐小了一轮,一直是姐姐养大。

  段拓听着‘夫人’的话,手一抖,险些握不住酒杯,他觉着一股凉气从他的脚底蹿起来,脊椎骨不由一冷。他自然不知道,他的夫人死去还不足七日,人死不到七日,除非有人做法,或是伤的魂飞魄散,否则神魂都没有全部散去,这只鬼魂进入这具躯体,自然是接收得了一些记忆,但是残存的,并不多。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这个‘段夫人’才赶紧将知道的不着痕迹的表露出来,以免引起这个弟弟的怀疑。

  “老爷。”段夫人上前给段拓行了礼。

  “夫人多礼。”段拓连忙拦着,这可是一个鬼啊,“夫人请坐。”

  很快,家宴又接着进行,段拓连忙派人再给自己的‘夫人’上一份饭菜,等到下人端了饭菜上来,汤却不慎洒在了‘段夫人’的衣衫上,‘段夫人’站起身来,段拓也是立刻呵斥,下人吓得胆战心惊的跪下。

  段拓走近看向‘段夫人’的时候,这个下人却突然目光一冷,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朝着段拓就刺过去,段拓这时候是背对着这个下人,‘段夫人’恰好看到这一幕,一下子就伸出双臂挡在了段拓的面前。

  那刀生生的刺入了‘段夫人’的心口,鲜血迸溅出来。

  “姐姐!”

  在洪途的嘶吼声之中,段拓一手揽住自己妻子的腰身,一脚踢向拔出匕首再度向自己刺来的刺客,他的功夫极好,几下就踢飞刺客的刀,将刺客也踢飞出去,这时候护卫们涌了上来。

  那刺客也干脆,自己爬过去抓起自己被踢落在旁的匕首,朝着自己的腹部狠狠的捅了进去。

  这时候已经没有人去理会这个刺客,洪途奔上前,看着躺在段拓怀里的姐姐,已经断了气,而匕首处涌出来的血却是黑色……

  ‘段夫人’就这样死了,第二日一大早,段夫人为了救丈夫舍命的事情就不胫而走,整个泉州府都知晓,提督府也已经挂起了白帆。

  处真也在天亮的时候得到了陆永恬,替段拓将他女儿的记忆抹去之后,就带着陆永恬直奔琉球。

  夜摇光接到这个消息时,才知道温亭湛到底把这个计划布置得多么的天衣无缝。除了感叹,也只剩下感叹,只怕段拓此刻也是深信不疑,处真就是老天在他绝望之时给他送来的贵人。

  三日后,夜摇光和温亭湛也上门祭拜,段拓的女儿还有小舅子都完全忘记了段夫人真正的死因,就连段夫人的几个丫鬟,似乎也一点都不怀疑,夜摇光想段拓其实早就已经伸手干预内宅了吧。不然段夫人死了的那两日,他如何能让这几个贴身心腹丫鬟都不怀疑那两日段夫人在何处?

  “段大人,节哀。”温亭湛和夜摇光祭拜之后,对一身素衣的段拓道。

  段拓这会儿完全不怀疑温亭湛,依然是一脸悲戚,颇有些生无可恋的点了点头致意,若非知道内情,夜摇光看到段拓这副模样,说不定她这双风水师的眼睛都能被他给欺骗!

  “段大人,尊夫人刚刚过世,温某的确不应该这个时候对段大人说这些话,但温某来此已经七日,却至今不曾去过军营,来时陛下曾吩咐,温某须得七日一封奏疏,眼见七日已到,温某当真不知该如何书写奏疏,还请段大人指教。”温亭湛态度平淡,也算温和的说道。

  “是本官的疏忽。”段拓如今心头大石落下,也不跟温亭湛计较,且温亭湛监军的职务如此,他也没有理由去阻拦,“吕骏,你陪温大人去一趟军营视察。”

  跟在段拓身后的吕骏连忙上前领命,然后对温亭湛道:“不知温大人何时方便?”

  “温某闲人一个,随时都方便。”温亭湛淡声道。

  “既然如此,吕某现在就陪温大人去军营。”吕骏心领神会道。

  “吕大人请。”温亭湛从善如流。

  就这样,夜摇光和温亭湛一道随着吕骏去了军营。

  水师军营就在安县临海的镇上,军营占地很大,没有临海而建,也不是帐篷,但也只是木质的简单房屋,距离海面也不远,站在哨兵台上就可以看到大半的海面。

  按照营区划分,一个营从七百人到一千人不等。灶头,军医,粮草和物资等等都有条不紊,吕骏也没有什么避讳,一一带着温亭湛去看,中午的时候温亭湛和夜摇光就在军营里面用膳。

  军营内的伙食很好,好多海鲜,但夜摇光发现他们似乎都不爱这一口,倒是对着牛羊肉很感兴趣,才想到他们临海而住,只怕鱼虾一类的东西已经吃麻木。

  吃完午膳,休息约莫两刻钟,军啸便呜呜呜的响起,夜摇光和温亭湛就看到一列列士兵迅速的集合,然后按照营区分散,进入不同营区的训练,根据他们本能的反应,不似作假,夜摇光可以看出这些士兵的军人素质很高,且体力也是一等一的好。

  抛开对段拓这个人的成见,夜摇光不得不承认段拓把士兵管理的极好,不禁有些可惜段拓这个人来,若是从一开始段拓没有想为了让温亭湛缩着,而把陆永恬往死里整,只怕温亭湛也不舍得要了他的命。

  “段拓此人过于心狠手辣,唯我独尊,他上任水师提督才两年所以还不显,若是再过几年,只怕他会将这些将士训练成为段家军。”似乎读懂了夜摇光的心声,温亭湛解释道,“他不适合久居高位,尤其是久居一方高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