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039章 湛哥的意图
  在灵玉和给温亭湛使绊子之间,元奕自然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他和温亭湛来日方长,可灵玉数千年上万年才能够有这么一次机会。

  元奕赶往无名岛,夜摇光和温亭湛自然是要急忙赶回去。

  “你为何要助他一臂之力?”夜摇光觉得温亭湛此举隐含着深意,他从来不惧怕元奕搞破坏。元奕又有官职在身,无故失踪,无论元奕给了兴华帝多大的好处,也只会让兴华帝越来越怀疑他。

  这一点,温亭湛不可能不知道,完全可以将元奕扣在大牢内,可温亭湛偏偏给元奕开了方便之门,如今大牢被劫,岑锋有了温亭湛的提前通知,到底没有让段拓栽赃嫁祸,将陆永恬‘杀死’在知府大牢。

  迫于无奈,只能将陆永恬给掳走,陆永恬被掳走,元奕也被‘掳走’这是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元奕想要掺和灵玉之心昭然若揭,温亭湛完全可以死扣着他盯着他不放,若是他执意要去,不管是阴谋还是阳谋,只要动了这个心,温亭湛自然可以拽住他的把柄。

  还有什么比抓元奕把柄更重要?值得温亭湛帮助他名正言顺去寻灵玉?

  “若是摇摇对灵玉有心,我自然不会如此。”月色下,温亭湛握着夜摇光的手,缓步踏在铺了冷霜的青石地板上,虽然是深冬,可泉州的冬日很少下雪,只有阴冷的风呼呼的吹,将他们的袖袍吹得鼓鼓相缠,“既然摇摇无心灵玉,那就让他去,一则没有他碍手碍脚,我们这边行事更快,二则我是想看一看他的实力。”

  “实力?”自然不是个人实力。

  “对,实力。”温亭湛颔首,“此次灵玉争夺,修炼者无数,各门派和隐世家族定然是全力以赴,元奕若是要争夺,实属不易。”

  就是因为不容易,才会露出更多的底牌和实力,他们作为旁观者最容易看得清楚,日后和元奕的交锋不计其数,诚然这一次死扣着元奕,如果元奕不歇了争夺灵玉的心思,温亭湛肯定能过抓住他的把柄,可却无法一击即中。

  既然没有办法重挫,不如成全元奕的心思,看一看他的能耐,日后交手,也知道如何应付。

  “我懂了。”夜摇光点头,这样一来,的确是让他走了他们得到的好处会更加的多,“何定远他们……”

  既然元奕都跑了,小六又已经被掳劫,一起被关押的何定远他们应该被放出来才是。

  “这也是我逼的段拓去劫狱的用意之一。”温亭湛道,“何定远他们原本就是和县衙的衙役发生了冲突才被关押,他们只是伤人,并未杀人,关了这么多日,又发生府衙被劫狱之事,放他们出来也是理所当然。”

  “你下一步打算如何做?”为温亭湛深远的心思再麻木一次,夜摇光不愿意再去猜温亭湛的打算,反正猜来猜去都不对。

  “禁提督,握兵权,挥军琉球!”温亭湛的声音清润,却被隆冬的寒风侵染,犹如战鼓一般震撼人心。

  他带着何定远和陆永恬过来,就是为了给他们大展拳脚,积攒功绩的机会,不将段拓囚禁,如何来掌握大权,然后重用他们?

  “阿湛,你只是监军。”夜摇光不得不提醒。

  本朝监军虽则有军师之能,但到底不是军师,就算真的是军师,那也得听从统帅的安排,如果段拓不能胜任统帅,那也得等陛下再任命一个,温亭湛是绝对没有权利指挥作战,调兵遣将的!

  “摇摇忘了,有个词叫临危受命。”温亭湛细长明亮的凤眸划过满是深意的笑。

  “提督有总兵,有副将。”夜摇光皱眉,“便是他们都不堪大任,总督距离此地快马加鞭也就两日就到。”

  便是温亭湛营造一个危急的局势,再暗中做手脚令八闽水师都听他的话,可到底是没有这样的先例在前,八闽总督一旦接到提督不能胜任,战事又焦灼的消息,不需要陛下调令,他的职责就是迅速的来接手烂摊子,减少朝廷的损失。

  夜摇光就是害怕温亭湛费了心思拿到大权,还捂不热,等到总督一来,就得将大权交给总督,毕竟这种情况就算明知必败,总督也不敢不来,否则八闽要是沦陷,他这个总督得第一个以身殉职。

  总督一来,温亭湛就不得不交上大权……

  “摇摇所担忧的,我都已经想过。”走入驿站,温亭湛握住夜摇光的手,“摇摇什么都不用担忧,只管看着你夫君我,是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甭管是谁,他们唯有臣服的份儿!”

  温亭湛亲了亲夜摇光的指尖,就将她送入她的房中。夜摇光洗漱之后睡下,既然温亭湛让她只用等着看戏,那她就好生的看着这场戏。

  夜摇光安然入睡,提督府却是另外一翻场景,段拓的小舅子洪途今日休息了一日,身子总算是大好,晚上段拓就设家宴招待洪途和处真,一为庆贺小舅子康复,二为了感谢处真。

  酒过一半洪途却没有看到自家姐姐,想到他来了都几日,听说昏迷的那两日姐姐是不离他的床榻照料,下午的时候他也去看过姐姐,但下人说姐姐太过劳累,需要休息,于是便作罢,这个时候还没有看到姐姐,他就有些担忧了:“姐夫,不知姐姐可还好?”

  “你姐姐无事,莫担心。”段拓的目光不着痕迹的看向处真,处真却面色无常,一派闲适。

  段拓握着酒杯的手指紧了紧,于是侧首对丫鬟吩咐:“去将夫人请来。”

  丫鬟行礼退下,很快段夫人就被自己的心腹丫鬟给搀扶而来,段拓看着面色微微有些苍白的妻子缓缓走到近前,天不怕地不怕的八尺男儿不由咽了咽口水,眼底划过一丝惧意。

  因为他清楚的知晓,这个并不是他的妻子,但也不是旁人易容。原本他是想要找个人易容,但处真说如此太容易露把柄,处真竟然抓了一只鬼,短暂的支配着他夫人的遗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