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037章 段拓入局
  当然,澳门赌博网站:段拓的诚意也在里面。毕竟他女儿还是知情人,他不可能杀了女儿,如果没有给处真将人送来,处真可以就此撤手。

  “段大人是武将,却颇有些买卖经。”处真也不知道是真心赞扬还是讥讽。

  段拓却完全当做赞扬:“段某幼时家贫,便是做小买卖糊口。”

  “既然段大人如此有诚意,那贫道也退让一步。”处真便道,“等到段大人准备妥当之后,带贫道去便是。”

  段拓求之不得,立刻积极的派人去准备,他的小舅子本就在他的关押之中,要将之迷晕,根本不是难事,因此只用了两刻钟的时间,他就带着处真去了客房,他的小舅子已经安然躺在榻上。

  抹去和混乱一点记忆,尤其是对毫无反抗之人,于他们这些修炼之人很容易,除非是千年难遇的那种意志力极强的人,显然段拓的小舅子并不是那样的人。处真很容易就侵入他的神识,继而将他的记忆抹去,又做了些手脚,弄完之后。处真拂尘一挥,原本应该再过一个时辰才能醒的人,登时开始有意识。

  段拓有些紧张的凑上前,对上小舅子睁开的眼眸,他依然心虚,并且已经做好随时将之打晕的准备。

  段拓的小舅子迷迷糊糊的伸手揉了揉额头:“姐夫,我这是怎么了?”

  小舅子态度如此温和,段拓大喜过望:“你不记得发生了何事?”

  “我……”他仔细的想了想,才道,“我是奉母亲之命来看望姐姐,方才不还好好的与姐夫闲聊……”

  后面的事情,他完全想不起来。

  段拓的心顿时平静了下来:“你突然晕厥过去,如今已经两日,我寻了大夫也找不出因由,还是这位道君今日登门,说你被妖气缠身,才会昏迷不醒,是道君救了你。”

  段拓小时候走街窜巷,这种话听得耳朵都起茧,这也是他为何不信这类人的原因之一。

  “多谢道君相救。”段拓小舅子连忙掀开被子向处真行礼。

  处真不闪不躲的受了,毕竟他是真的救了这人,如果他不上门,穷途末路,甭管理由多蹩脚,段拓为了自己肯定会杀了这个人。

  “你身子还虚,好生歇着,我让你姐姐吩咐厨房做些滋补的汤药给你送来。”段拓安抚一番小舅子,就恭敬的送处真离开了屋子,送到给处真准备的厢房,“道君就在此稍作歇息,段某人这就去安排一些事宜,担保明日之前,定然将人送到道君的手中。”

  “有劳段大人,段大人切忌,贫道要活人,至于伤残倒是无妨。”处真似乎因着之前的事情还有些不愉,故而对段拓很是冷淡,一进门就拂尘一动,将门给关上了。

  他越是这般,段拓反而越发的放心,于是连忙派人召集心腹,商量着今晚如何将陆永恬从知府衙门给掳劫出来。自然,他是不会将真正的理由告诉他们。

  就在他们密谋的时候,温亭湛和夜摇光已经吃饱喝足,段拓的人也已经到这里来看过,监视温亭湛和夜摇光的人直到日落黄昏才离去。在段拓看来,温亭湛和夜摇光插上翅膀,也不可能一个时辰就从这里飞到府衙去。当然,他却不知道,夜摇光和温亭湛不需要一个时辰。

  半个时辰,天刚刚黑的时候,夜摇光和温亭湛就悄无声息的潜入了知府衙门,得了信的岑锋在约定好的院子里等候多时。

  岑锋的旁边还有一个人,这个人正是岑锋从大牢里面提出来的元奕,看到夜摇光和温亭湛到来,岑锋道:“人我带来了,我先去处理公务。”

  时辰还早,作为知府,岑锋的事情还有很多。

  “牢房的滋味可好?”等到岑锋一走,夜摇光就忍不住讥讽元奕。

  “有吃有喝,无纷扰,无争端,无算计,甚好。”元奕环臂靠在院子里的藤花架子旁。

  “看来你很喜欢,那不如在里面呆一辈子。”夜摇光冷声道。

  岂料元奕回答:“若是可以,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去处。”

  “你这样的人,便是去天牢也污了地方。”如何可以,夜摇光现在就想将这个人掐死。

  “我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之事,让你如此气愤?”元奕颇为不解夜摇光的怒火源自何处,他似乎没有得罪她吧?

  和温亭湛之间,他们互相算计,到目前为此吃亏的似乎也是他才是。

  “为一己之私,罔顾人命,你的修炼便是如此修炼的么?”夜摇光质问。

  “哈哈哈哈,我道是为何。”元奕这才明白,那双明亮的眼睛划过一丝不屑的冷光,“莫说那人非我所杀,便是我所杀又如何?你有你的修炼之法,我有我的修道之途,就因我与你所思所想不同,你便有资格谴责于我么?”

  夜摇光一噎。

  元奕冷哼:“你是我见过最蠢的女人,不要把你的愚蠢强加在别人的身上,等到你那日成了这修炼之界的女皇,再来发号施令。”

  “你不是第一个说我蠢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夜摇光平静的说道,“可我的心永远不会累不会倦,我也永远不会觉着牢房是个好去处,这就是你这个聪明的人和我这个愚蠢之人之间的差距。”

  元奕目光一沉,他不想和夜摇光说话,于是转眼看向一直不曾开口的温亭湛:“倒是不曾想,你们和岑知府还能够有渊源。”

  岑锋这人他查过,素来和温亭湛与夜摇光没有交集,且这个人刚毅得令正常人抓狂,偏偏他还不是一个省油的灯,故而九年就成了泉州知府,令许多痛恨他的人都只能磨牙。

  原本元奕以为这个人在这里,只会拖温亭湛的后腿,毕竟岑锋以六亲不认的铁面无私著称,可却没有想到就是这样一个人偏偏还给温亭湛开了后门,他不相信是温亭湛抓住了岑锋的把柄,岑锋这种人若是有把柄落入人手,只怕第一反应就是去自首其过,定然不会让任何人有能够威胁他的机会,所以岑锋和温亭湛之间只能是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