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036章 真神棍
  “大人无需多礼,澳门赌博网站:贫道之所以寻上门,确然有事须得大人相帮。”处真便开口道。

  段拓紧接着问:“道君请说。”

  “贫道需要一个人,这个人的命格特殊,对贫道有大用。”处真正色道,“只不过这人在知府府衙大牢,贫道昨日去寻过知府大人,可奈何知府大人不愿承贫道之情。”

  “道君想要何人?”段拓便皱眉问。

  处真将一张画像从袖袍之中取出来递给段拓:“这人贫道还未曾见过,这容貌也是通过他的生辰八字,五行六神所推出来,或有些出入。不过牢中人并不多,寻最相似即可。”

  段拓接过来一看,他并没有见过陆永恬,所以也认不出这与陆永恬有着六分相似的人,便将之交给他的管家,给他使了个眼色。管家立刻带着画像退下,虽然他们和知府衙门没有关系,甚至不对付,可自然有属于自己的渠道打听出到底是谁。

  等到管家退下去之后,段拓就顺带挥退了侍卫,慎重的单独与处真道:“道君,不知我这后一件事该如何化解?”

  处真老神在在的伸出手掐了掐,而后高深莫测的对段拓道:“大人这件事并不难,只需要安排一场遇刺,可寻一个人假扮尊夫人,当着府上所有下人的面儿为救大人而死便可。”

  段拓心里惊惧,最后那一点怀疑都消失不见,这个人果然知晓他的事情,压下心里的惊涛骇浪,他努力镇定道:“道君,我的小女和小舅子乃是知情人……”

  “这就更简单,大人让他们二人睡上一觉,贫道施个法,便能让他们将该忘之事忘得一干二净。”处真云淡风轻的说道,“也不会伤及令爱和大人小舅子的身子。”

  段拓那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齐亮无比,又是端端正正的对处真行了一个大礼:“若是段某当真能够渡过此劫,必将为道君奉长生牌位,日夜诚心供奉。”

  “大人无需如此,贫道与大人不过是各取所需。”处真很是洒脱道。

  “段某这就去安排。”段拓已经等不及了,他想要快点绝处逢生。

  处真也不去阻拦他,而是享受着段拓指派的人小心的服侍,大概过了一个时辰,段拓回来了,可脸色有些微妙,他上前对处真道:“道君,您因何要这个人?”

  此时段拓已经知道处真要的人乃是陆永恬,陆永恬关系重大。且这一群人当中,偏偏就是杀了人的陆永恬,换一个他的疑心还不会如此的重,但领教到处真的本事,加上自己确实挂在悬崖上,且他还派人去打听过,处真的确先去了知府衙门,所以他也没有轻举妄动。

  “贫道适才说过,此人命格奇特,正是贫道所需之人。”处真的面色微冷,似乎对于段拓的质问很不悦,“怎么,难道提督大人无法将这人送与我?”

  “这倒不是,只是这人牵扯重大……”段拓斟酌着言辞道。

  “牵扯重大?能够大的过段大人的身家性命?”处真冷笑。

  段拓一时语塞,但太过于巧合,他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忧这是不是温亭湛给他下的套,蓦地他想到了温亭湛的妻子,据说也是这方面的高人,他怎么这个时候就中了阴煞之气?

  “道君,不知段某着阴煞之气因何而来?”段拓问道。

  “这阴煞之气,乃是因为段大人杀伐太重,阴煞之气皆来自于死人,但因着段大人刚阳之气极重,故而一直不曾发作。”处真面色平淡的说道,“只不过大人明年将会是邢克之年,如今年关将近,煞星已成型,大人体内的阴煞之气自然便爆发出来。若非如此,年关便是大人身败名裂之时。”

  对于处真一本正经的胡言乱语,段拓完全不知道是真是假,他有些后悔他素来不信这些,以往也有遇到过类似的人,但他都不屑去结交,所以才导致现在想寻个人问真假都不成。

  “大人这是在怀疑贫道?”看着段拓的犹豫,处真彻底得火了,怒极反笑,“也罢,便当我日行一善,替大人化解了煞气,至于大人其他之事,那就另请高明。”

  说着处真便要往外走,段拓哪里敢真的让处真走,连忙挽留:“道君勿恼,并非段某不信道君,而确然是这是牵扯重大,段某也的确需要费心才能将人送到道君手中,只是段某自己的事儿已经迫在眉睫……”

  “段大人这是何意?”

  “道君手眼通天,还请道君今日解段某燃眉之急,段某总不敢在道君面前耍花样,待到段某之事一了解,段某定当竭力一心为道君抓人。”段拓保证道。

  段拓是这样想的,如果处真帮他把这件事都摆平了,他就没有把柄。处真当真是温亭湛派来的人,比起去劫狱,他杀妻的罪名难道不是更加的对温亭湛有用?这件事捅出去,陛下就算临时换统帅,也无人会不服气,对军心的影响并不大。

  可这件事若是不解决,他头上就悬着一把刀,处真若真是温亭湛派来,杀妻有且需要时间去查,可劫狱是直接性可以人赃并获,虽然他自问可以做到天衣无缝,但架不住温亭湛这人邪门。

  所以,他需要先证明处真和温亭湛不是同伙。

  处真哼声一笑:“若是往常,贫道也就不在乎与段大人多做计较,可贫道明日必须回程,若是段大人今夜无法保证将人送给贫道,那贫道就此告辞。”

  见处真再次提步,段拓连忙拦下:“道君有事好商量,有事好商量,既然道君也急,段某人也急,那段某人便一道行事。只不过段某想要将计划改一改。”

  “段大人请直言。”

  “段某的女儿毕竟年幼,忘性大。可段某的小舅子并不是一个好糊弄之人,段某想要他也亲眼看到段某的妻子是如何被刺杀。”

  言下之意,就是希望处真先把他的小舅子不该有的记忆给抹去,也就是先拿出一点诚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