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019章 任监军
  听了温亭湛的话,澳门赌博网站:夜摇光觉得有些不大对劲:“琉球不过弹丸之地,几年前朝廷十几门红衣大炮压境的阴影就忘了?便是他们得到了和氏璧,不应该藏着掖着么?”

  若是两方势均力敌,倒也说得过去,可琉球乃是本朝的附属小国,得了和氏璧不愿意献上来,人都有私心,这可以理解。但得了还敢嚣张的自命天命之主,这不是公然挑战朝廷的威严是什么?

  “夫人所言甚是,这琉球当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这尚翔也是做了几年的王,胆儿也肥了。”温亭湛肃容配合着夜摇光的点头。

  夜摇光眯着眼睛盯着他:“你的表情可以再假一点!说吧,这又是谁搞的鬼,元奕还是单久辞?”

  “夫人觉着是何人?”温亭湛转身掀袍坐下来,目光清幽的看着夜摇光。

  “讲道理,此事偏向朝堂,作风更像是单久辞。”夜摇光略一思索才道,“我适才刚接到百里门和陌大哥的传信,姑且先将那一块灵玉认作是和氏璧,可百里门尚且不知,陌大哥也是以推测的语气告知我。和氏璧实则并不在琉球,而在琉球之外的岛上,单久辞只怕是不知道是和氏璧,那就是元奕在搞事情。”

  “夫人就没有想过,是他们两合力布的局?”温亭湛突然道。

  夜摇光眉头一挑:“终于同流合污了?”

  “听夫人的语气,似乎早料想到会有这一日。”温亭湛不由诧异。

  “这有什么不好猜,这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夜摇光冷笑道,“我们去兰县的时候,只怕他们两也是暗中交过锋,自然他们两不会成为同盟,但相比而言,他们两忌惮对方更忌惮你,所以打算短暂的结盟。”

  “是,他们两短暂的结了盟。”温亭湛点着头道,“这事儿多半是元奕告诉了单久辞,单久辞的人捅到了陛下的面前,陛下很是愤怒。”

  “能不愤怒么?”

  泱泱天朝,被小小的一个附属国这样狠狠的打脸,朝廷的颜面,帝王的颜面。若是不狠狠施以颜色,日后如何威震八方,岂不是谁都敢挑衅天朝的威严?

  “因而,这一仗在所难免。”温亭湛漆黑幽深的眼眸有内敛的华光一闪而过,“他们两是想把我调出帝都,这次和氏璧之争涉及到太多宗门,到时候趁乱将我这个凡夫俗子给弄死似乎也不是难事。”

  夜摇光的心里一股子怒火烧起来,虽然敌对,互相算计那是理所当然,可她是温亭湛的妻子,有人算计她的男人,她自然不爽:“你打算怎么回敬?”

  “既然元奕这般想让我去琉球,我自然不能让他失望。”温亭湛笑意盈然,“我打算带着他一块儿去……”

  “好!”夜摇光打了一个响指,“就让单久辞一个人在帝都里蹦跶,我们的势力都在明面儿上,单久辞还不敢去动帝师。而元奕的人却在暗地里,等我们都走了。单久辞到底挖得是谁的肉还不一定!至于去了琉球,哼,谁是谁的鱼肉还不一定!”

  元奕有人,难道他们就没有了?缘生观作为真正的清修,自然是不会参与这种夺宝,可缘生观的招牌好用啊,只要有千机师叔在一日,就没有人敢动她,元奕想要找替罪羊,也没那么容易。

  “夜色不早,摇摇早些歇息,我们定然是要去琉球,摇摇不妨早些做准备。”温亭湛低声叮嘱。

  夜摇光早已经用了晚膳,温亭湛这么晚回来,自然也是用过。于是两人都各自去洗漱,然后休息。

  次日,陛下就昭告天下,宣扬了琉球的数条罪状,其中一条还是几年前琉球先王欺君罔上,陛下不但不计较,依然厚待琉球,于琉球休养生息的这几年,也不曾欺压,琉球却将陛下的仁善视若无睹,反而得寸进尺,养出了狼子野心,陛下是被逼得忍无可忍才痛心挥军琉球。

  有了这道惊动朝野的圣命,再加上陛下当即点将检兵准备大战的紧张局势,反而将五日之后,封岳书意为九州巡抚,择日出京,代天巡情的消息压下得没有激起多大的火花,大多数人的目光都被投在了琉球大战之上。

  因为岳书意这样的职位,哪日出京,走的哪条路,第一个去的县城是何方都是机密,除了陛下以外无人知晓,他们都不敢去打听,也打听不到。

  温亭湛在想办法将陆永恬和何定远都安排到了这一次大战之中。原本夜摇光正在好奇,温亭湛一个文官,这些人如何把温亭湛给绕进去,很快她就知晓。有不少人上奏,认为琉球是附属国,又与他们隔海,就算是辖制琉球的澎湖县也是隔着岸。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因而他们需要一个对琉球较为熟悉的人,这个人自然是曾经出使过琉球的温亭湛最为合适。毕竟当年温亭湛在琉球全身而退,还为朝廷挣得了不少好处,更是不费一兵一卒。

  还有不少人奉迎着温亭湛的才华,什么指不定温大人这一次也能够出师大捷啊,什么温大人冠绝超群,有温大人去定然能够减少生灵涂炭啊。什么温大人智计百出,有他坐镇,此次大战已经胜了一大半……

  将温亭湛都吹捧成一个神人!但,夜摇光却知晓,这些人可不是为了恭维温亭湛,而是现在把温亭湛捧得越高,待到摔下来的时候,才会摔得越惨。看来朝中已经有很多人对温亭湛萌生了嫉妒与痛恨之情,都巴不得温亭湛受点挫,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出乎意料的是,陛下没有当场批准,而是单独召见了温亭湛。就连大总管福禄都不知道君臣二人说了什么话,次日兴华帝下旨,顺应了大臣们的进言,但却令他们瞠目结舌的封了温亭湛为监军!

  何谓监军?

  《史记·司马穰苴列传》:“愿得君之宠臣,国之所尊,以监军。“

  监军有代表朝廷协理军务,督察将帅的权利,可以与统帅分庭抗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