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011章 去弘济寺
  关于岳书意如何求得佛瑞之光,其实夜摇光并不想知晓,也没有去围观,不过因为岳书意是从岳府开始,素衣不戴一饰物五步一跪到了弘济寺,这件事一下子轰动了整个帝都,没有人不好奇岳书意这是为何。

  但无论怎么打听都打听不出来,在佛诞的那一日,夜摇光倒是去了弘济寺,天还未亮的时候,源恩就在弘济寺设下了佛坛。夜摇光看着一身狼狈,双膝全是血迹,被磨去很厚的一层皮,有巴掌大的一块疤。

  他的双目也是布满红血丝,等他最后一跪到法坛的时候,几乎是爬不起来,这时候夜摇光的目光被源恩给吸引过去,就见源恩的手变幻了一个佛印,而后一圈金色的光芒,从他的手印之中缓缓升起。

  那一瞬间,夜摇光仿佛生出了错觉,看到了源恩的身体也勾勒了一层淡淡的金光,神圣得令人不敢靠近。有那么一瞬间,夜摇光的视线仿佛被不知名的屏障给阻拦,明明她站的距离源恩那么近,可是她却再也看不到源恩有一丝一毫的举动,仿佛他定格随时都会坐化一般。

  大概是天光的第一缕晨光投了下来,夜摇光觉得源恩身上的佛光突然从金色变成了七彩的光,光芒闪动一圈,就一下子消失不见。

  待到夜摇光能够看清的时候,源恩已经将一个小巧的净瓶递给夜摇光:“不负小友所托。”

  夜摇光接过,感觉到了净瓶超出想象的沉重。而岳书意已经晕了过去,源恩让弘济寺的僧人将他给架下去,温亭湛亲自去给他看了双腿。

  “伤了腿骨。”温亭湛给岳书意处理完伤口之后,上了药才对夜摇光道。

  夜摇光看着昏迷过去的岳书意心情有些复杂:“不会留下隐疾吧?”

  “有你夫君我在,这点小伤还不至于让他日后不能行走。”温亭湛难得不谦逊。

  夜摇光不由噗嗤一声笑了。

  “摇摇因何而发笑?”

  “我发现你越发的被我给同化了!”变得越来越像她的性子。

  “这难道不是夫妻像么?”温亭湛双眸盛满笑意。

  “别贫,我们先去寻老和尚。”夜摇光拉着温亭湛,该来的总是要来,她的事情也算是差不多了,也该去问问源恩到底发生了何事。

  “应当与弘济寺有关。”温亭湛一边随着夜摇光走,一边猜测道。

  “你怎么知晓?”夜摇光疑惑。

  “弘济寺主持净渊大师与源恩大师乃是齐名的得道高僧,虽则高僧胸怀宽广,但到底同行是冤家,便是再好的私交,也不至于让源恩大师在弘济寺做了主。”温亭湛分析给夜摇光听,“且,我们来了这么久,可却一直没有看到净渊大师,源恩大师来了,他应该亲迎才是,否则有失礼数,净渊大师乃是得道高僧,断不会如此怠慢。”

  “你这么一分析我倒是觉得还真的是对。”夜摇光想了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儿,“不会是净渊大师遇难了吧?”

  那就不是小事了,源恩和净渊既然是齐名,澳门赌博网站:那么本事和修为应该也差不多,如果能够让净渊出事儿的,不论是妖魔还是人鬼,那都绝对是厉害的人物。

  夜摇光心略微一沉,但她相信若是于她而言有性命之忧,源恩是绝对不会寻上她。而且源恩来寻她,肯定是已经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先去听听吧。”就算没有月九襄这档子事,源恩帮扶她多少,夜摇光心里记得清楚,只要源恩开了口,她都没有拒绝的道理。

  可是才刚刚出了院门,就遇上了邑德公主,原本以为她是来看岳书意,却没有想到邑德公主对夜摇光道:“温夫人,我想单独见一见她。”

  夜摇光黛眉几不可见的蹙了蹙,却道:“她现如今不能单独与你一见,必须有我在场,否则你们无法通话,且我想问一问她的意思。”

  邑德公主沉默了片刻才颔首:“有劳温夫人。”

  “你先去寻老和尚讨杯茶喝。”夜摇光对温亭湛道。

  温亭湛也没有多言,点了点头就转身离去。

  夜摇光这才通过神识问月九襄:“九襄,邑德公主想与你说些话。”

  因为月九襄被她的符篆封印,没有她施法,月九襄是无法感受到外面发生了什么。

  月九襄沉默了许久,才点头。

  于是夜摇光只能带着邑德公主和月九襄去了为她准备的禅房,邑德公主并没有让自己的丫鬟都进门,全部都守在外面,夜摇光取出阴珠,施法催动:“公主有何话,只管说。”

  邑德公主看着那一颗漆黑的珠子,与上次不一样,她没有看到月九襄的魂魄:“我欠你一声对不住。这三个字浅淡无力,可却还是想对你说一声,当年纵然非我本意,可我到底是害了你的人。”

  月九襄的心情颇有些复杂,曾经恨不能拆骨挖肉的人,站在面前对她说对不住,可这句话又能够挽回什么呢?她的孩子,她的生命么?但到底谁也不是先知,她能够感觉到邑德公主并非她所想的那样蛮不讲理。

  过了许久,月九襄才开口问道:“我只想知晓,若是当初我没有离开,我带着两个孩子上了京城,你会如何?”

  邑德公主仿佛没有想到月九襄会这般问,她微微有些愣怔,才明白了月九襄的意思,于是她目光坚定而诚恳的看着月九襄:“我说过,我从未想过要独占他,我不骗你,我不可能做妾,我是公主,关乎皇室的颜面,可我也不会让你成为妾。那样他会恨我,毕竟我并非一嫁,做平妻也不会让父皇觉着脸上颜面无光。”

  月九襄突然想要苍凉的笑,可她却笑不出来,她曾经看过公主在婆母病重期间写给岳书意的信,这位公主的骄傲和强势从言辞间就可尽显,她认定邑德公主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所以,她从来没有想过邑德公主会退让,她已经争不赢岳书意的情。更不想让母子三人变成人下人,才会毅然带着两个孩子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