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009章 我深信你
  “伯府的嫡公子,澳门赌博网站:和青楼名*妓……”夜摇光轻声一叹。

  她想到了阮思思和梁成蹊,何定远这个人他们见过几回,虽然毛病不少,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但还是极其有原则有血性的一个男儿,夜摇光对他还是蛮欣赏,加之他现在似乎跟着温亭湛一道,也就不得不为他叹息一声。

  “席蝶可是和阮思思不同。”夜摇光只需要一个表情,温亭湛就知道她的心思,“席蝶手上可是还有聂平祚和她母亲席氏的婚书,只要这婚书一拿出来,她就是聂家长房嫡长女,这个身份足够配得上何定远。”

  “你这个时候翻出来,不会是他们两已经两情相悦了吧?”夜摇光觉得温亭湛想个计划,从来都是把好处占尽。

  “是何定远跪在我面前,只要我能够让他将席蝶明媒正娶过门,他便一生为我效力。”夜摇光问了,温亭湛自然不会隐瞒她,“何家自从和永安王府断了之后,就一落千丈,现如今也就那一块伯府的牌匾还值钱,长房挖空心思想要重振何家,自然打小一辈的婚事主意。奈何这一辈高门大户看得上的就只有何定远,其他的都看不上,他最近可是被逼婚逼得都不敢回府。”

  “那席蝶对他呢?”席蝶既然愿意帮助温亭湛利用何定远,恐怕对何定远没有多少心思。

  “你夫君我是那种,为了自个儿牺牲无辜之人的性命与幸福的人么?”温亭湛伸手点了点夜摇光的鼻子,“我自然是问过席蝶,席蝶对何定远只怕唯有感激与感动,不过她也答应,只要能够为她母亲正名,只要她能够为母亲报仇,她愿意嫁给何定远。”

  “聪明的女人啊。”夜摇光赞叹,“她要为母亲正名,那就会成为聂府嫡出的大姑娘,到时候必然要住在聂家。她孤苦无依,又让聂家的丑闻被掀开,逼的现在的嫡母成了继母,弄得家无宁日,到时候聂家只怕要好生折腾她,所以她早早的给自己想好退路,把婚事定在对她一心一意的何定远身上,这待嫁女聂家想磋磨也磋磨不了多久,如果何定远再三五不时的让姐姐妹妹上门寻她,以她的机警,顺顺利利的出嫁不是难事儿。”

  “我家摇摇一眼就看透她的心思,便证明我家摇摇比她聪明。”温亭湛不忘奉迎一下自己的夫人。

  夜摇光白了他一眼:“你不用这般狗腿,我不会计较你去青楼的事儿。”

  温亭湛却是一愣,他可是听了好些女人因为自家夫君去了一趟青楼要死要活,为了不让夜摇光多心,他一直没有主动提及。

  “你是为了正事,我又不是蛮不讲理的女人,我连这个都要与你闹。那你摊上这样的女人,你不嫌累,我都替你累。”夜摇光无奈的说着,双手捧着温亭湛的脸,让他正对着自己,四目相对夜摇光认真的说道,“阿湛,就如同我去兰县,单久辞追了上去,还因为救我抱着我走了一路。你不曾苛责我一般,因为你信我,你尊重我,你知晓那是情非得已是一个道理。我不是瓷娃娃,经不起任何风吹雨打,我的心也很坚强,你不用无时无刻这样神经紧绷的呵护着我的心。我怕你有一日也会心累。我不计较,不是不在乎你,而是我深信你,并且深爱着你。”

  “摇摇,你说什么?”温亭湛呆呆的问道。

  看着他这副模样,夜摇光露出见鬼一般的目光:“我说你不用……”

  “不,是最后一句话。”

  夜摇光一愣,旋即才反应过来,然后非常郑重的说一遍:“我说我深信你,并且也深爱着你!”

  温亭湛长臂一揽,就把夜摇光紧紧的抱在怀里:“摇摇,你真好。”

  夜摇光:……

  她是有多失职?就说一句爱他,就把他感动成这样!

  “温亭湛,你别给我装可怜,弄得我好似不曾对你表过心意一样。”夜摇光推开温亭湛,“你别忘了当初你回乡祭祖,我在永安寺之后的山谷,我就对你表白过!”

  “就那一次。”温亭湛很是委屈。

  夜摇光:……

  想辩驳,却真的找不出辩驳的话,最后只能强硬道:“我刚刚不是又说了一次!”

  “嗯,有两次了。”温亭湛低落的点头。

  夜摇光伸手扶额,恋爱的男人也都这么幼稚吗?

  最终夜摇光深吸一口气:“别摆出这副德行,我日后多说几次便是。”

  “这可是夫人你自己允诺的。”温亭湛立刻来了精气神,漆黑幽深的凤眸哪里还有一点黯然。

  顿时明白了自己又被他哄骗的软了心,夜摇光不由咬牙切齿:“温亭湛,你要不要脸,连这个都要算计!”

  “为自个儿谋福,何关脸面之事?”温亭湛理直气壮,就在夜摇光拳头捏得咯吱咯吱响的时候,温亭湛立刻又包裹着她的手,“摇摇,我们家马上就要来客人了,你这副模样我倒是觉得美不可言,可若是被客人看到,岂不是损了你温柔娴淑的美名?”

  “去他娘的温柔娴淑……”

  “姑娘,少爷,国子监祭酒岳大人登门拜访。”就在夜摇光的粗口爆了一半,外面响起宜宁的声音。

  夜摇光那点火气立刻就没了,因为她的注意力被转移:“岳书意,这个时候寻上门干嘛?”

  今儿一大早,岳府就对外宣称昨夜岳府有刺客潜入,想要谋害岳书意,只不过却刺伤了公主,还打晕了回府的岳湘龄。

  “是我让他来一趟。”温亭湛牵着夜摇光的手去了待客的正堂。

  岳书意虽然穿戴整齐,可面容却分外的憔悴,他前夜才受了伤,昨日又照顾了邑德公主一整夜,确定邑德公主脱险之后,又接到了温亭湛的信,就即可赶来。

  “岳大人。”

  “温大人。”

  两人各自见了官礼,温亭湛才招呼岳书意落座,命人奉茶。

  见岳书意这副模样,温亭湛也不打算拐弯抹角,便直接问道:“不知岳大人和月夫人是否和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