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007章 鬼火道
  当天夜里,夜摇光算准了时辰,寻好了地方,做法打开了鬼门,她准备将月九襄送入轮回,虽然已经做好了月九襄的轮回之路定然不好走,可夜摇光却完全没有想到,打开鬼门出现的是一条燃烧着幽绿火焰的道路。

  “鬼火道!”夜摇光惊骇的看着月九襄,“九襄,你杀了大善之人!”

  不但沾染了性命,还杀了大善之人,所以才会出现鬼火道,这种火专门的是燃烧鬼魂,夜摇光迅速的收手关掉了鬼门。

  月九襄也是一愣,她杀了很多人,都是她认为的负心人,她以为从来没有一个好人,却没有想到她所杀之中竟然有大善之人。能够成为大善之人,未必有功德光环加身,但这样的人绝对不论是德行和休养都是没有任何缺陷的人,虽然在这个三妻四妾的时代,这个大善人未必没有诸多女人,可无论他有多少女人,他都做到了不负不伤任何一个女人的心。

  “夜姑娘,我……”月九襄想要解释一两句,但她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她甚至记不得她所杀的哪一个是大善之人。

  “以你现在的模样,还未走完鬼火道,你就会被烧得灰飞烟灭!”夜摇光抓住阴珠,迅速的赶回去,她不能这样将月九襄送入轮回,否则就是要了月九襄的命。

  她一直以为月九襄的罪过怎么也要进入鬼门再去清算,因为她也不曾涉猎这么深,其实也不知道以月九襄的罪孽到底要承受多大的代价。却万万没有想到,月九襄连鬼门都走不进去。

  如果月九襄是全盛时期,也许还能够熬过鬼火道。看不见的她鞭长莫及,自然是爱莫能助,可看得见的致命危险,夜摇光做不到应付了事,将月九襄一丢,那当初她费了那么大劲儿救她又有什么意义?

  “摇摇,月九襄送走了?”温亭湛大门口,提着一盏晚风之中,轻轻摇晃的灯,等着夜摇光回来,见到夜摇光就连忙迎上去。

  夜摇光摇了摇头,就拉着温亭湛进了家里,等到了他们的院子,她才把事情的原委说给了温亭湛。

  “如此要如何才能够扑灭鬼火?”温亭湛眉峰微微一皱。

  “只有两个办法:减轻九襄的罪孽,增加她的功德。”夜摇光叹声。

  “减轻罪孽,是否要寻到被她所杀的大善之人?”温亭湛猜测问道。

  夜摇光点了点头:“九襄只怕都不知道她所杀的大善之人是谁,她杀的人不少,如果一个个去查,只怕不等她入鬼火道,已经魂消魄散。”

  所以,只能走第二条路。

  “如何给一个已死之人增加功德?”温亭湛疑惑。

  “至亲之人,以她的名义行大善之德。”夜摇光皱眉。

  “我已经没有亲人。”月九襄的声音颇有些苍凉的响起,“夜姑娘,你放我走吧,你能为我做到这一步,我已经感恩戴德,既然是我造下的孽,那就由我自己去承担,生与死与他人无由。”

  “你自己明白,你根本走不过鬼火道。”夜摇光语气有些无力。

  她和月九襄非亲非故,是不可能以她的名义替她行善,行了善也惠及不到月九襄的身上,若是她没有将功德光环给温亭湛淬体,倒是可以用功德光环,可现在她手上除了累积的功德,根本没有其他可以帮助月九襄的办法。

  功德和功德光环相差很远,这些功德都是零碎的东西,用它来帮助月九襄,夜摇光倒不是舍不得,而是她没有十足的把握,别到了最后,功德花了,月九襄依然……

  “月姑娘,你当真没有至亲在世么?”温亭湛问道。

  月九襄摇了摇头:“我爹娘去得早,我的祖父母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故去,只有舅父母,可我舅父母那样的人,便是逼着他们,也未必诚心诚意,这行善积德,若是心不诚便无用。”

  “那便用功德试一试……”

  “今夜太晚,摇摇你先歇息,明日再言。”夜摇光的话未说完,就被温亭湛给拦下,温亭湛对着夜摇光温和一笑。

  直觉温亭湛心里有了什么计较,可不方便说出来,所以才会拦下她的话,夜摇光的眉头皱了皱,她看了看月九襄,最后道:“九襄,我先为你护住魂体。”

  带着阴珠回了自己的房间,夜摇光盘膝而坐,取出紫灵珠,手指掐诀催动着阴珠,随着五行之气萦绕,紫灵珠内有水浪一**的散开,夜摇光的五行之气顺着夜摇光的指尖绕过紫灵珠,化成了纯净的五行之水灵。

  一根根细白的银丝,缠着闪烁的星光交错着涌入了阴珠,漂浮在阴珠之上的月九襄,那透明得仿佛看不到的身体被这一股水之灵绕着,一点点的滋养着她的魂体,随着大量的水之灵涌入,夜摇光的脸色稍稍的苍白,而月九襄的身体倒是充实起来。

  “夜姑娘,快住手。”月九襄看到夜摇光的脸色一白,连忙喊道。

  其实不用月九襄喊,夜摇光也准备收手,收敛起息,再服下一粒丹药,运气调息之后,夜摇光才脸色好转起来:“无碍,你不用担心。”

  她自然是量力而行,顿了顿才又道:“九襄我想用抑灵符将你封印在阴珠里面。”

  如此一来,月九襄那些水之灵就不会扩散出阴珠,待到散出月九襄的魂体,依然还流转在阴珠之内,月九襄可以自行再度将之吸纳回去。

  只不过一旦封印,澳门赌博网站:月九襄便不能再自主,也不能再施展一丁点术法,所以夜摇光才没有强制而为,而是问一问月九襄的意见。

  “好,依夜姑娘所言。”月九襄自然没有理由反对,夜摇光为她所做的已经足够的多,她总不能让夜摇光为她耗费大量的修为来维持着她的神魂,“夜姑娘,若是实在无法,就放任我去吧。”

  “能够生,谁愿意死?”夜摇光道,“我会尽我所能,若是还不成,我也不会逞强,便也只能对你说声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