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98章 少年初心方是真
  文赛就在所有学子的震惊之中结束,他们看着站在台上那个云淡风轻,从容优雅的男子。他被正午最炙热的阳光所笼罩,让他整个人都多了一层朦胧感。

  看着他的人都有一种这个男人深藏如水看不懂的感觉。他才华横溢,却喜恶分明,不在乎旁人的看法,不惜得罪诸多以隐世著称的爱菊之人,也张口就贬低;他清贵雍容,却从来不遮掩自己贫寒出身,长于妇人之手;他惊世艳绝,没人看不出他将会是朝中最明亮的一颗星星,不出二十年,那宰辅之位必然属于他,可他却从不张扬骄横,反而于官场格外的谦和,为人处世,即便不足半年,但与他共事的人,包括当初参他的翰林院院士也叹如沐春风。

  然而,就这样一个仿佛璀璨珍珠习惯收敛自己的光芒的男子,他总是无时无刻的一次次刷新世人对妻子的概念。偏偏他的妻子除了幼时抚养他以外,没有给他带来任何荣耀和利益,他甚至可以为了妻子拒绝郡主的主动求爱。

  他的高洁,他的忠贞,他的德行,他的品质,和这个时代出入不小,可却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今日所有参加了这场比赛的学子。

  他站在那里,清风吹动着他的墨发与衣袂,他微微上扬的弧度没有改变,但眼底的疏离尽数散去,他们的目光看到一个穿着与他差不多的少年走向他,瞬间柔和的仿佛阳光都逊色了三分。

  看着相依渐行渐远的两人,那背影说不出的风华绝代,一种超越世俗的风骨,正如他们杏色的衣袍散漫出来的日光一样射入人心。

  “人家都炫富炫权炫势炫才的,你这天天炫妻,你也不怕丢人。”容她矫情一下,虽然她很享受温亭湛这样心口不离的爱着她,但她还是要假装矜持一下,毕竟众目睽睽的。

  “何处丢人?”温亭湛伸手揽着夜摇光的肩膀,“每个人都恨不能让世人皆知自己最骄傲所在,我亦然。”

  “我说阿湛,你这天天甜言蜜语不重样,你就不怕把你脑子挖空了,等到日后把我养成了习惯,你却说不出来,我嫌弃你吗?”夜摇光白了他一眼。

  “我可从不曾对夫人甜言蜜语。”温亭湛一本正经道,“我每一个字都是情不自禁,对夫人的情不自禁,我想只能在我生命的尽头才会停歇。”

  夜摇光觉得她的脸都热了,哪有人能够把情话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她觉得她不能再和这家伙说下去,不然她得凿开地面,寻条缝儿钻进去。

  “我饿死了,我们快去吃饭!”夜摇光哼了一声,就推开温亭湛,先一步朝着他们的院子而去,肯定有人给他们备下了午膳。

  文赛结束了,中午已经过了用膳的最佳时间,加上许多事情需要书院的夫子善后,所以晚上还有个结束庆祝晚宴,夜摇光和温亭湛自然是要有始有终,参加完庆祝晚宴再离去。

  吃完午膳,两人消食一会儿,就各自午休。

  倒是元霆有些按耐不住:“你到底何时动手?”

  “我已经动手。”岳书意整理着他的文书。

  “已经动手?”元霆蹙眉。

  “如温亭湛这人,对付他不得不谨慎行事。”岳书意抬眼看着元霆,“从朝中抓他的把柄根本无从下手,他自身武艺不凡,公然寻人刺杀他,未必能够成事儿不说,极有可能还会被他抓住把柄,全跃便是极好的例子。因此,只能对他使暗招,下毒。然他本人知医理,擅香道。这个毒并不好下,索性我早年认识一制毒奇才,有一种毒需要一步步的引诱,从他吃的糖醋鱼,再到他房中点的香料,最后是他评画时墨中的丹砂,每一样分开都无毒,可三者融合……”

  元霆今日也是盯着温亭湛,他评画之时的确脸色很不易察觉的变了变:“那你还在等什么?”

  “他的毒还没有发作,今晚还有最后一点笔墨。”岳书意淡声道。

  元霆审视了一会儿岳书意,才悄无声息的消失不见,却没有看到他消失之后,岳书意唇角扯出来的冰冷笑意。

  夜间的庆祝宴,人并不少,囊括了所有参赛的学生,大家都很高兴。很多人上前敬酒,温亭湛已经及冠,所以他也是来者不拒,他的酒量又深深的将学子们震撼了一把。

  宴会快到了尾声,那今日画赛夺冠的姓韩的同生才对温亭湛道:“温大人,早间您曾应诺,谁若是画赛取胜,便以诗词相贺,学生厚颜上前求温大人的贺词。”

  温亭湛自然是站起身,那一幅阴阳鱼的图挂了起来,书院备好了文房四宝推上去,连墨都已经研好,温亭湛负手而立,看着这一幅图,只是略一思忖,便提笔蘸墨,在空白处写下:

  万象无形乾坤根,五行有情阴阳分;

  只言此道明者少,皆信丹鼎结长生;

  举世若能知清苦,澳门赌博网站:万丈红尘处处春;

  莫待日落月又升,少年初心方是真!

  温亭湛最后一笔落下,许多人心神一震,这首诗其实并不华丽也不深奥,更称不上唯美动人。但它足够的直白,劝诫、警示、激励,直接让所有学子都热血澎湃,他们看向温亭湛的目光都是肃然起敬。

  搁下笔的温亭湛突然手一抖,他的笔直接落在了砚台之上,脸颊也升起不正常的红晕,众人正担心之际,岳书意突然笑道:“原以为温大人千杯不醉,看来这酒的后劲足,把无所不能的温大人都放倒了。”

  想到温亭湛方才的来者不拒,所有学子也完全不怀疑,唯独夜摇光皱紧了眉头,她也不顾那些人的想法,上前将温亭湛搀扶起来,温亭湛顺势就倒在她的肩膀上,的确一股的酒气。

  “既然温大人醉了,这宴席也差不多该结束,众人就此散了吧。”岳书意顺势站起身道,“温夫人,不如带着温大人回院舍再歇息一日,本官这就吩咐下人去给温大人上醒酒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