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94章 谁在自以为是
  这样的温馨生活,澳门赌博网站:是被他打破。

  他打听到了他们母子的下落,他派人给他们母子送了银钱,最后这一笔钱被她断然拒绝,这件事他记得。那时候他外放在一方做父母官,想要亲自去看看他们母子都是不能,可他一直让人看顾着他们母子。

  然而,接下来的画面,让岳书意惊痛得龇目欲裂。

  他亲眼看着月九襄和他的两个孩子所有遭遇,他们那么小,就被活生生的摔死在她的面前,这群禽兽竟然还用那样灭绝人性的方式将她羞辱之死!

  从岳书意的身体里飘出来,看着挣扎着醒不过来,却无意识的将五指抠入书桌,掀开了指甲,流出了艳红的鲜血而不自知的岳书意,月九襄冷冷的笑着,她有很多办法让岳书意知晓当年发生的种种。

  可她却用了这最费修为的一种,她就是要让他亲身的经历一遍,让他深刻的知道他到底欠他们母子多少,她要他从这一刻起,每一息的时间都活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之中!

  “我想接下来的事儿,你用不上我了吧。”月九襄冷漠的看着元霆。

  元霆阴沉沉的笑着,将阴珠抓在手中,就坐在书房等待着岳书意幽幽转醒。悠闲的看着泪流满面,表情极度痛苦到扭曲的岳书意。

  “啧啧啧,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元霆冷冷的笑声在书房之中响起。

  “你是何人?”岳书意来不及收拾情绪,霍然站起身。

  “我是谁,岳大人无需多问,就不知道岳大人适才的梦,岳大人还记得几分?”元霆唇角一扬。

  岳书意浑身一颤,他旋即目光凛然:“是你,是你捣的鬼!”

  “哈哈哈哈,真与假,岳大人心中自有定论,何故要自欺欺人。”元霆冷冷的笑着,笑声之中充满深深的恶意,“岳大人,枕边人残杀你儿女的滋味如何?”

  岳书意鲜血淋漓的双手深深的扣着桌面,血一点点的溢出来,都说十指连心,他却感觉不到痛意,只因为他此刻心脏紧缩,那抽搐的痛排山倒海一般袭来,让他喉头越发的腥甜。

  “你可知月氏死后还被你的公主娇妻施了法,她的神魂不散,还要忍受恶鬼欺凌之痛?”元霆也不在乎把话夸大一些。

  却深深的刺激了岳书意,他的脑海之中仿佛能够想到她孤苦柔弱被厉鬼撕扯的画面,顿时喉头一甜,他张口就是一口鲜红的血喷了出来。

  元霆见此甚为满意的笑了:“而月氏的神魂在本尊的手中!”

  元霆摊开手,月九襄的神魂就一脸麻木的浮现在半空之中。

  “九襄!”岳书意狂奔而来,身体却穿透了月九襄的神魂,他回过头看着依然在半空之中,目光冰冷无情的看着他的月九襄。

  元霆五指一收,月九襄的神魂消失不见。

  “你把九襄放了,你放了她!”岳书意面目狰狞的扑向元霆,却被元霆一个闪身,他扑在了凳子上,翻过身对着元霆嘶吼。

  “要本尊放过她不难,就看岳大人的诚意。”元霆慢条斯理的说道。

  岳书意瞪着充血的双目看着元霆:“你说,你到底要什么!”

  “温亭湛的首级。”元霆的语气冰冷,他要温亭湛的首级去祭拜他的师兄弟!

  岳书意有一瞬间一滞,旋即他冷冷的问道:“是否我杀了温亭湛,你就放过她。”

  “我会亲自替她超度。”元霆点头,耳力敏锐的他感觉到有人靠近,于是他的身影犹如鬼魅一般飘出窗户,“本尊不给你时限,端看你想月氏多久解脱。”

  “书意!”外面响起了邑德公主的声音。

  岳书意却颓然滑倒在地,他神色有着剧痛的麻木,愣然仿佛失了魂。

  邑德公主这时候推开了房门,看着软到在地靠在靠背椅边的岳书意,连忙飞奔过来,她伸手去扶岳书意:“书意,你怎么了?怎么会倒在此处?”

  岳书意依然垂着头,明明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可邑德公主费了好大的力却也搀扶不起岳书意。

  见此,邑德公主越发的担心:“书意,你告诉我,你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

  “她死了。”岳书意的声音森冷的响起。

  邑德公主的心一咯噔,她仿佛猜到了什么,却又有些不确定:“她……”

  “她死了,她死了十九年,公主你知道么?”岳书意霍然抬起头,泛着血光的眼眸布满血丝,从黑暗之中突然出现,将邑德公主吓了一跳。

  “我,我不知……”她真的不知,她紧紧的抓住岳书意的手,“我真的不知,书意,你要相信我……”

  岳书意一把将邑德公主推倒在地,然后在邑德公主完全反应不过来之际,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是你,是我,是我们害死了她,杀人偿命,我们还有何颜面苟活于世!”

  “书……书……”邑德公主被掐的面色一瞬间通红,看着毫无理智,满目恨意的岳书意,她恐惧的浑身发软,但她不想死,于是她迅速的扯住一旁的飘纱,用力一拉,纱帘带动旁边摆放盆栽的木架轰然倒下,瓷器破碎的声音,将被邑德公主拦在外面的下人惊动。

  他们涌进来之时就看到这骇人的一幕,侍卫赶紧伸手将岳书意劈晕,才解救了险些断气的公主,还有一口气的邑德公主,不顾喉咙剧烈的疼痛,沙哑的吩咐:“今夜……今夜之事,谁都不准……传出去!”

  说完,才晕倒在心腹丫鬟的怀里,岳府一阵兵荒马乱。

  而并没有走远的元霆看到这一幕,才放心的离开,他对温亭湛还是要多放一个心眼,如今的局面很明显,岳书意是初知道的表现。

  而同一时间,将自己所有安排告诉夜摇光的温亭湛,轻声笑道:“听的再震撼,都不及亲眼目睹来的刻骨铭心,纵然岳书意当时惊痛不已,但他对我多有防备,他未必会全信,等有人寻上门之后,他自然会给出最真实最直接的反应。这一局,我们什么都不用再做,便等着元奕被元国师的人一步步拉入万劫不复便是。”

  到底是谁自以为是,很快自然见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