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985章 八神简
  等喂饱了仲寒琪,长建才想起夜摇光,有些尴尬的道:“师妹,适才怠慢了。”

  “我又不是外人,还需要师兄你招待我么?”夜摇光摇着头道,“这小家伙生下来到现在一直是我用灵气护着,它是饿坏了。”

  虽然是天生灵体,根骨需要灵气,但血肉还是需要食物的营养补充。

  “喝了三大碗羊奶。”长建也说道,“是个大胃。”

  “他爹娘,日后每年会来缘生观看他一次,这事儿我已经应允。”虽然她做得了主,可还是要打个招呼。

  “应该如此。”长建颔首。

  “对了,三师兄,大师兄和二师兄都不在么?”夜摇光突然开口问。

  “二师兄就是个闷葫芦,一心只有修炼,除了师傅就没人拉得出来他。大师兄是因着昔日有渊源之人拿着信物求上门,不过已经去了一个月,想来应该快回来。”长建解释之后问道,“怎么,师妹是遇上了事儿?这不是还有我,我虽则修为比不上两位师兄,可未必不能替师妹解忧。”

  长建的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夜摇光自然不能藏着,因此将竹简和玉简取出来,放在案几之上,推到长建的面前:“我得到了两块简,想知其来意。”

  长建伸手触碰着两块简,将五行之气融入其中,却发现被其完全吸纳,而后边沿有幽绿的光一闪而逝。他将已经熟睡的仲寒琪小心的放下,又仔细的拿起来触摸了一会儿,才道:“这极有可能是八神简。”

  “八神简?”夜摇光来了兴致,疑惑的看着长建。

  长建点头:“我也只是听师傅授课时说过,师傅也是听师祖说过,八神简一直是存在传说之中,说是上古时期,神妖魔大乱之时,出现了三大妖孽:鬼母、妖帝,魔主,他们各统一方,为祸人间,制造杀戮。神界却疲于应付,最后一场恶战,几乎是神妖魔鬼同归于尽。而后为了给人间疗养生息的时间,有神君穷尽神力,用金银铜铁,玉石竹木八种中最至灵的一块为简,以八大神兽为神锻造,分落人间八方镇守,让妖魔鬼怪不再横生。”

  好吧,夜摇光听着觉着很神话,她想这其中肯定有水分,或者夸大成分,可这八块简肯定是有镇煞大妖魔之用。不过夜摇光也知晓,这定然是非一般的人锻造出来,其用处就是降妖除魔。

  “多谢师兄告知,寒琪就交给师兄,我回去了。”夜摇光站起身道。

  “师妹,为何这般急着走……”

  还不等长建挽留,夜摇光已经带着两块简消失在他的视线范围内,只有夜摇光的声音还远远的传来:“家有望妻石。”

  夜摇光回到南园的时候,是夜幕刚刚降临的时候。远远的,她就看到了温亭湛负手站在院子里,微微仰头看着明月。少年一袭纯白色的精致束腰长袍,银白色的月光洒落,将他笼罩,令他的发丝都散着华光。

  看着他这副模样,落在树梢上的夜摇光不由笑出了声。

  温亭湛的耳朵微微一动,脚在地上一踏,一个纵身如仙鹤般优雅飞起,朝着夜摇光的方向飞跃而去,夜摇光却也不动,就等着他在屋顶、树木之上几个轻踏借力,就朝着她飞跃而来。

  但见他长臂一伸,就揽住她的腰身,将她抱了一个满怀,而后足尖一点,在夜摇光原本落下的树干之上一踏,就揽着夜摇光从屋顶飞。

  月沉如霜,少年侧首望着她,她也回首凝望着他,他们的唇角微扬,目光专注的天地间就只有彼此。身影掠过皓月,飘然落在庭院之中。

  温亭湛双手揽着她的腰身,额头抵上她的额头:“摇摇,为何回来得这般快?”

  夜摇光伸手捏了捏他的鼻子:“原本以为家里有一块望妻石,这会儿才知晓原来是一尊望妻玉。”

  听了夜摇光的话,温亭湛的唇角展开,露出了两个迷人的酒窝。

  夜色静好,岁月无声;情暖融风,心怡流云。

  顾念夜摇光来回赶了两趟,温亭湛也不想耽搁夜摇光休息的时间。连话都没有多说上几句,就催促着夜摇光去沐浴休息。

  第二日,温亭湛不用早朝,因为陛下今日要去围场狩猎。夜摇光进入围场之后,都很是震惊,在帝都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山脉,后世的这个地方可全都是高楼大厦。

  围场的外围已经扎了营帐,看来围猎不是一两日。陛下钦点的人并不多,每个人也只能带两个家眷,当然人也是不少,上午的时候几乎都忙着分配各自的营帐。下午也就各自休息,晚上陛下倒是弄了一个类似篝火晚会的宴会,与众臣亲近。

  真正的狩猎乃是第二日,不拘男女,都可以参加围猎。陛下已经好几年没有亲自参与围猎,身子骨每况愈下,今年服用了温亭湛给褚帝师的丹药,又吃了夜摇光给萧士睿,却被萧士睿献上的桃子。

  仿佛自己年轻了二十岁一般生龙活虎,于是打头带着众人围猎:“今儿谁拔了头筹,朕就将这把佩剑赏赐他!”

  看着帝王从腰间解下来的佩剑,并不花哨奢华,看着反而带着一点古朴的味道。不管如何,从帝王身上下取下来的东西,那都是寓意非凡,一下子所有的王公大臣,尤其是年轻一辈的武将,目光都晶亮无比。

  兴华帝的目光扫过所有人,最后落在温亭湛身上:“温允禾,你可是文武双状元,你的文朕已经看到,你的武朕至今还不曾目睹,今日让朕开开眼界……”说着,又指着那一群勋贵子弟,“让他们好生学学,何为国之栋梁!”

  兴华帝的这话不可谓不重,这是赤果果的在给温亭湛树敌啊。

  温亭湛却依然不卑不亢的躬身道:“回禀陛下,术业有专攻,微臣习武意在强健体魄,只恐令陛下扫兴。”

  “哈哈哈哈,这打猎也不能只凭一股子蛮力,朕今儿看看朕的右通政可有力所不能及处!”说完,兴华帝就一甩马鞭,一马当先的朝着深林飞跃而去。